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49章 所以取名字这件事还是挺难的

第49章 所以取名字这件事还是挺难的

 热门推荐:
    真是冒失的少女啊,刘子余看着奔跑的夏鹿鸣,心里不由无奈的感慨,于是张嘴向她大声叮嘱:“喂,你小心点啊。”

    不过少女好像并没有听到,反而越跑越快,此时此刻自己仿佛都能感受到她内心的急迫,她在着急什么呢?

    但是刘子余还没能好好想想这事,就看见少女开始跌跌撞撞起来,整个人已经控制不住的往下倾了。

    刘子余的身体在暗骂糟糕这样的念头升起之前已经开始动了,所幸两人的距离不是很远,刘子余赶在夏鹿鸣摔倒之前就扶住了她。

    不过夏鹿鸣还是狠狠的撞到了自己的身上,双手撑在了自己胸口。

    过了有一会了,夏鹿鸣的喘息声还没有提下来,刘子余刚想开口问问有没有事,安慰几句,不过这个时候她抬起了头。

    刘子余只是低头看了一眼,便沉浸在了她的目光中,至少这一刻刘子余有些无法自拔。

    眸中风情万种,待与谁人说。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不要动不动就演起了校园偶像剧的剧情啊。”气氛粉碎者何云飞横插一脚。

    罗捷眯着眼,颇为感兴趣的看着刘子余这两人。

    刘子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还放在夏鹿鸣的背上,这是刚刚怕她摔倒的本能动作。

    收回手,刚想说两句缓和一下气氛,夏鹿鸣却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襟,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似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刘子余有些紧张和担心,忙问:“夏鹿鸣你怎么了,是身体上不舒服吗。”

    夏鹿鸣没有说话,她紧紧看着刘子余,刘子余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异常的执拗,而她双手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达令,你想要和我签订恋人的契约吗?”

    像是将鼓起的全身力气用尽一般,少女吐出这句话后,头忍不住低了下去,双手也无力地松开了刘子余。

    夏鹿鸣这番话让刘子余很是惊讶,这真的是告白吧,少女急冲冲过来就是为了向自己表白吗,但自己的答案呢?

    而夏鹿鸣低下头一秒钟不到,她又抬起了头,还带着一丝懊悔的情绪,她懊恼着自己又在逃避什么。

    于是夏鹿鸣定定地注视着刘子余的眼睛,这次她在等他的回答。

    面对这样的夏鹿鸣,刘子余本能的想逃避,眼睛它在逃避着少女灼热坚毅的目光。

    何云飞难以置信的看向罗捷,从他的眼神中何云飞知道自己没有听错,不属于他的恋爱故事惨烈的发生在了他面前,没有一点点防备。

    “我...这。”刘子余有些口干舌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夏鹿鸣此时握住了他的手,希望他能给一个答复。

    阳光开始刺眼了,刘子余莫名就有这种感觉,他看着眼前的少女,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也许我们签订不了吧。”刘子余叹了口气,他也不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拒绝,但他看见少女的眼泪在眼眶打转时,却没有再说什么。

    “达令你这个笨蛋!”

    夏鹿鸣跑了,跟她来的时候一样快。

    何云飞张了张嘴,拍拍刘子余的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只是感觉我对她的感情还没有到恋人的程度。”刘子余面无表情,不过这只是为了避免更多表情显露。

    的确是才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才短短几周的时间,尽管发生了一些事,甚至两人串门的次数也挺多的,自己也习惯了夏鹿鸣时而中二时而正常的样子。

    但是,恋人的话,这样子是不行的吧。

    夏鹿鸣对自己的感情会比自己对她深多少呢?不对等的话,总是会有人受伤的。

    即便是无聊的青春,这样的事能避免就避免吧。

    刘子余抬起头,亭亭如盖下,晦朔不明,如人心情。

    ......

    “以后呢,你也会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男生,到时候爸爸就该在你心里面让位了,哈哈哈,不过想想也是件好事。”

    喜欢的男生吗?

    但喜欢的男生不喜欢自己怎么办。

    为什么爸爸不能讲清楚呢,夏鹿鸣哭的很伤心,为什么不讲清楚就离开自己的身边。

    那自己不懂的问题究竟从哪里才能得到解答。

    夏鹿鸣伏着头,肩膀颤动。

    “为什么伤心呢,魔法使小姐。”

    夏鹿鸣抬头看着坐在她旁边的林雪,面色清冷的很,不愧是月之恶魔。

    林雪看着眼睛红肿的夏鹿鸣,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一个人躲在这种地方哭泣。

    夏鹿鸣并不想跟月之恶魔谈论刘子余的事情,哼哼鼻子,支支吾吾的说:“我没有伤心,只是,只是有一点难过而已。”

    “一切都是星光的意志吗。”林雪好像没听见夏鹿鸣的话,而是自顾自的开口。

    夏鹿鸣立马摇头说:“星光没有教过我这些,是我自己的决定。”

    “所以懵懵懂懂的受伤了吗。”

    夏鹿鸣有些不明白林雪在说什么,但却感觉她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达令是我的。”夏鹿鸣擦了擦眼角后,嘀咕了一句。

    林雪挂起一丝微笑,默默不语。

    之后有那么几天,夏鹿鸣和刘子余都没有说过话。

    刘子余的晨跑也染上了寂寞的颜色,不过想来都是自己做的孽,不过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毕竟两人也是邻居啊,但自己该做或者能做什么呢,刘子余也不清楚。

    今天已经是九月二十九号了,马上到来的就是七天长假。

    人总是在患得患失中感到悲伤,当这种痛楚来袭时,全身都开始冰冷起来。

    “心不在焉的话,就要把心里在意的事情处理好。”已经坐在旁边的林雪淡淡道。

    刘子余对于林雪也很抱歉,明明当初决定帮助她,但是一直到现在自己都没发挥什么作用来,现在更是因为夏鹿鸣的事情而自顾不暇。

    林雪仿佛知道刘子余的心思一般,说:“我以前就说过,不必要因为在自己能力以外,帮不到别人而感到歉怀。”

    “你是有能看穿人心思的神奇能力吗。”

    “我对于微表情有些研究,例如你什么时候撒谎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刘子余面无表情的说:“你真的是个可怕的女人。”

    “呵。”

    体育课上,夏鹿鸣又一次站在了刘子余面前。

    这一次刘子余有些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