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63章 山中何事(三)

第63章 山中何事(三)

 热门推荐:
    “瑶瑶,你真的要养它吗。”

    “嗯,我已经决定了,不要为我担心。”李昕瑶捏紧粉拳,似乎在表达自己认真的态度。

    “我是在为松鼠担心。”

    “......”

    刘子琪的话让李昕瑶刚升起的勇气和决心,一下子如同漏气的气球一般,消失殆尽。

    “现在你们谈什么养松鼠的问题啊,你们不觉得这只松鼠大有问题吗,怎么会有松鼠离我们这么远,恰好还能游到我们身边来,我现在感觉这座山都开始诡异起来了。”何云飞瞪大眼睛露出一脸惊恐的样子,故意用着阴森森的口气说着。

    李昕瑶听了何云飞的话后,打了个寒颤,脸色也跟着白了几分,脑袋里面一些过去听的鬼故事不由自主的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

    她看了眼肩膀上人畜无害的小松鼠,战战兢兢的说:“它...它看起来挺可爱的,不会...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可爱只是它的伪装而已,谁知道这幅皮囊背后藏着什么心。”何云飞发着怪异的嗓音靠近着李昕瑶,看着她害怕的样子,本能的就觉得很有意思。

    “斯!”李昕瑶背上的松鼠冲着靠过来的何云飞叫了一声。

    “我靠,这东西还听得懂人话的吗。”何云飞怕这松鼠跳到自己脸上,退了几步惊讶的说道。

    罗捷眯着眼睛说:“是只神奇的动物,有点好奇是不是体内构造与其他有些不同。”

    林雪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只松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它能够找到自己这群人,因此她也有些好奇。

    “这是大山里面的精灵哦,能带来好运的。”夏鹿鸣肯定的说道。

    不过可惜没几个人信她的说法,除了愚蠢的刘子琪。

    “哇,瑶瑶,这是大山里面的精灵,我觉得你可以养,它应该是养不死的!”

    刘子余:?

    别傻了,不认真养,还是会养死的。

    “我觉得你可以养着试试看,这只松鼠挺有灵性的,而且本身也比较亲近你,这也许是缘分吧。”刘子余看着李昕瑶以及她肩膀上乖巧的松鼠,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过他也害怕到时候李昕瑶又把松鼠养死了,于是又说:“我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养宠物的,但如果你已经决定要养了,就应该去查查他们适合怎么样的环境,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

    “这个到时候我问问我那些动物医学的朋友,看看怎么才养的活野生的松鼠,你到时候按着他们说的来就好了。不过下次再见这只松鼠的时候,它可要活蹦乱跳的,这是你和我们大家的约定知道吗。”刘子乐笑着说。

    “好...谢谢大家。”李昕瑶高兴的说着,同时心里在为自己打气,这次一定不会再把宠物养死了。

    “我也想养一只这么听话的松鼠。”刘子琪闷闷不乐,她到现在还摸到过这只松鼠。

    “琪琪,我们可以一起养的。”李昕瑶看着刘子琪的表情,伸手把松鼠呈到她的面前,认真的说。

    刘子琪小心翼翼的把右手探了出去,而这次松鼠没躲了。

    “软乎乎的,好可爱!”刘子琪感受到手心的温度,忍不住在松鼠身上到处摩擦着。

    “小心点,别被咬了。”刘子余看着大大咧咧的刘子琪,有些头疼的说道。

    “跳跳乖的很呢,不会咬人的。”刘子琪笃定的说着,虽然她那大大咧咧的动作在说话的时候停了下来,却又不舍得把手从松鼠身上挪开。

    “跳跳?”李昕瑶迷惑的吐出这两个字。

    “瑶瑶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我觉得它摸起来超级舒服啊,所以叫跳跳怎么样?”

    你说的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刘子余心里默默吐槽。

    而李昕瑶想了想,眉眼弯弯,点点头对着手上的松鼠说:“好啊,那以后你就叫跳跳了。”

    松鼠自然是不会说话的,它只会张着圆溜溜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如同不会动的玩偶一样呆在李昕瑶的手中。

    ......

    幸好刘子乐带了指南针,不然自告奋勇带路的夏鹿鸣不知道能把众人带到哪个山沟沟里去。

    直到他们一行人回到营地前,夏鹿鸣还一直觉得众人走错了方向。

    “不可思议,居然真走回来了,可是星光明明告诉我不应该走这边的,难道是因为山是环状的?”夏鹿鸣少女非常的惊讶。

    “是你记错路了。”刘子余无情的打破夏鹿鸣的幻想。

    这个时候天色已然不早,将准备好的露营灯点亮,驱逐即将到来的黑暗。

    在帐篷前面点燃了一团篝火,火种是捡来的松球,再加上回来途中捡来的树枝,点起来的火也颇为旺盛。

    刘子余他们这帐篷选的地方并非什么树林茂密之处,而是光秃秃的一片,不知道是否是之前在这露营的人清理过了。

    在山上点火可得格外小心,不然真点着树木又不能灭火,后果就是牢底坐穿。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刘子余他们已经饱餐了一顿,大家围成一个圈坐在火堆旁,映的脸通红的。

    人吃饱了,总会产生一种应该做什么事的**,至于到底应该做什么事,其实心里也是弄不清楚的。

    “我们讲鬼故事吧?”吃饱了没事干的何云飞提议。

    “鬼...鬼故事,这不好吧。”李昕瑶听了何云飞的话后捧着跳跳,往刘子琪那边又靠了一点。

    “嘿嘿,现在这个氛围才适合讲。”看着少女的反应,何云飞想讲的冲动更大了。

    夏鹿鸣嘎巴吃着买来的薯片说:“找个地方看星星吧,向它祈祷的话,星光庇佑你们的。”

    “看星星待会也能看,好了,我接下来讲一件真人真事,你们仔细听好了。”何云飞压低声音,火光映照着他的脸,显得有些渗人。

    “我以前读初中的时候,有个好朋友,他是农村来的,不爱说话,但干事挺勤快利索的,所以和他成为朋友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一件事。”

    何云飞看了看众人,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不过,我这朋友吧,很奇怪,喜欢穿高领的衣服,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脖子永远是没有完全漏出来的,像是刻意在隐瞒着什么。但是我也没去深究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他的秘密,有些秘密有些一旦被发现,那对谁都没好处。”

    刘子余想说话,但是何云飞正在兴头上呢,怎么能让人打断自己。

    他接着说:“而在一次巧合下,我无意中发现了他的秘密,没错,就是他脖子上的秘密。”

    此时的何云飞露出了可怖的面容,声音幽幽的传出:“他的脖子上有两道铁青的抓痕,就好像是被人用手紧紧掐住一样。”

    山风吹来,刘子余感觉自己的脖子有些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