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64章 山中何事(四)

第64章 山中何事(四)

 热门推荐:
    “你干什么,林雪。”刘子余的脖子被林雪的双手给钳住了,不是很紧,但是也让人感觉不舒服。

    “让你身临其境。”林雪收回手,面无表情地说道。

    说实话,刘子余一开始是被吓到了,毕竟他正聚精会神的听着故事呢,忽然脖子就被两只冰凉的手给勒住了。

    不过当他抓住脖颈上的手时,只觉得细腻柔软,虽然清凉,但是也有着人的体温。

    那只手明显要比自己的小一些,所以刘子余的双手能够完全包住。

    “松手。”林雪挣扎了两下,收不回手,于是淡淡的说道。

    刘子余身为当代社会好青年,自然是有些不舍的松开了手,于是才发生了开头一幕。

    坐在林雪旁边的夏鹿鸣张大了嘴巴看着这发生的一切,随后她略带疑惑地扭头看向坐她旁边的楚含韵。

    这样的方法,大姐头怎么没有告诉过自己。

    大姐头之前对她说自己是一个恋爱大师,所以教了夏鹿鸣很多的方法,虽然有些方法,夏鹿鸣感觉不太合适。

    但也有些方法付诸了行动,例如厨房那一次,本来后面还有些剧情要进行的,但当时看着刘子余,心里太过于害羞了,所以并没有实施出来。

    大姐头,她...当时居然还要自己亲上去,大姐头说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一吻定情是恋爱剧里常备的因素。

    也不知道大姐头从哪里学来的这些,问她,她也不说。

    “喂,你们几个能不能尊重一下说故事的人,我的故事还没讲完呢。”

    “您继续说。”

    刘子余捧哏让何云飞很是满意,他一下子又进入了剧情,脸上布满了恐慌神色,他压低声音说:“我看到这一幕,不禁惊叫出声。而他也因此发现了我。带着狰狞的表情,一步一步朝我靠近,一点也不像他平时的样子。”

    “我一边后退,一边惊恐的问他,你要干什么。而他没有说话,只是朝我紧逼着。他当时的表情我敢发誓,绝对是我这一辈子以来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的脸异常的扭曲,这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那张脸,我光是看上一眼就觉得渗人。”何云飞声情并茂的说着,脸上的惊恐之意更加浓重,就好像他说的那张脸现在就在他面前一般。

    李昕瑶咽了口唾沫,山风吹的她汗毛直立,身子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我被他逼到了角落,只能看着他靠近,他张着嘴发出怪异的声音,像是在说话,但是零碎的听不清楚。等到他的脸贴在我面前,我才完全听清楚。”

    “他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听了好久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他说,你看到我脖子上的手了吗?”

    “我当然没有看到,只能硬着头皮摇了摇头。听到我的话,他的脸歪曲的更厉害了,我甚至感觉他的五官都快要硬生生移位。他漏出来的呻吟声也愈发痛苦,然后他猛地用双手掐住我的脖子,而声音跟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含糊不清的说,快...快帮我扯开那只手!”

    “但我哪看的到他说的手啊,于是我试图把他的手移开,但发现这根本办不到,哪怕用尽全力,也撼动不了他一丝一毫,甚至他见我这动作掐的更紧了,我开始渐渐呼吸不上来。”

    “我没办法,只能伸手去摸他的脖颈,这一摸,更加的惶恐不安,他的脖子那有一双看不见的手!而他见我好像摸到了,立马说,快...快用力扯,我看见他嘴角血都涌出来了,连忙抓住那只看不见的手,往外拉。”

    “说来也奇怪,我只稍微用了点力,那双手就跟消失了一样,怎么也摸不到了。我这朋友也得到了解脱,居然还能笑着跟我说谢谢,不过他脖子上铁青的抓痕依旧令人毛骨悚然。”

    何云飞的话戛然而止,没有继续往下说。

    过了几分钟,刘子余问:“这就完了?”

    “嗯。”

    “你这故事太无聊了吧,后面不应该还有什么其实这鬼并没有消失,而是转移到你身上的桥段吗。”

    “真人真事吗,真在我身上的话,那我现在脖子上怎么没有抓痕。”

    “放你的狗屁,你和我是初中同学啊,有这事我会不知道?”刘子余无语了。

    “牙白(糟糕),忘记还有这一茬了!不,那我接着往下说。”

    何云飞的脸沉了下去,火光只能照亮他半张脸。

    “天真的我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但过了两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我发现我脖子上被那朋友掐出来的痕迹非但没有消失,还更加严重了。我慌忙的想找我那朋友问清缘由,于是我一大早就等着他来学校,但等来的却是他惨死家中的噩耗,学校这边表示不明原因窒息而死。我调查了我朋友那边的事,他们那边曾经小学时候也有过一起神秘窒息的案件,而死的人正是我这朋友的朋友......”

    过了好一会,何云飞也不发言,只是低着头,有些诡异。

    正当刘子余想问这个故事结束了吗的时候,何云飞突然抬起头,露出一张扭曲的脸,以及他的脖子上那一圈手指红印!

    “快...快帮...我扯开那只手。”

    何云飞逼近着李昕瑶,脸上是一副异常狰狞的表情,而声音也好像因为痛苦而含糊不清起来。

    李昕瑶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整个身子如同筛糠一般颤抖起来,让她怀中一直受挤压的松鼠感觉到剧烈的不适。

    “别别别过来,我我我不会帮助你的。”少女害怕极了,一旁的刘子琪都安抚不了她,而何云飞也越来越靠近了。

    啪的一拳,何云飞痛叫出声。

    好拳法!

    刘子余心中惊叹道。

    ......

    “嘶,轻点轻点,肿了肿了!”何云飞咧着嘴吸着凉气,对着一旁帮他脸上涂抹跌打损伤药的罗捷说道。

    而一旁楚楚可怜的李昕瑶一个劲的道歉鞠着躬,表示自己不该用这么大力的,实在太对不起了。

    何云飞还能怎么办,只能选择原谅她喽。

    毕竟起因是自己吓她,要命的是自己忘记这个弱气少女只是表面弱气,实则一拳能把大男人都打哭。

    “这就叫自作自受。”一旁吃着零食的刘子余笑着说。

    “你这厮,知道我摆那个表情,脸都快抽筋了吗,还有脖子上的痕迹,可是我用很大力气掐出来的,这都是我的努力啊,嘶~”

    刘子余看着脸两边有些不对称的何云飞,忍着笑意说:“那真是对不起你的努力了,明明是那么烂的故事。”

    “至少吓到了一个人,嘶。”

    “然后挨了一拳?”

    何云飞沉默了,他觉得刘子余有些欠打。

    为什么挨这一拳的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