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66章 似此星辰非昨夜

第66章 似此星辰非昨夜

 热门推荐:
    山间总是很安静的,远离尘嚣而颇有一番风味。

    难怪自古以来,隐士都喜欢归居山林。

    除了寂寥一点,在其他地方不可多见的美景,在这里面却是寻常之物。

    像今天这样的繁星点缀,刘子余感觉自己好些年没有看见过了。

    众人找了个好地方坐着,抬着头望着天,其中夏鹿鸣最为兴奋。

    “啊啊啊,我感觉我体内的魔力开始沸腾了!”夏鹿鸣发出来奇怪的声音。

    “我感觉我也...我没有。”刘子琪被刘子余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后,后面的话被她吞到肚子里。

    “知道那颗星星是什么吗?”

    刘子乐指着天上一颗明亮的星星说。

    夏鹿鸣不说话,刘子余怀疑她不知道,所以你当个的星光魔法使?

    “天狼星。”罗捷笑着说。

    “可以啊,小伙子,那这颗呢?”

    “金星。”

    罗捷对答如流,刘子余心里感慨不愧是什么都懂一点的懂王。

    夏鹿鸣皱着眉头看着天空,对她来说,这些星星并无区别,就算肉眼看上去,光亮有强弱之分。

    但是作为星光魔法使,她对这些星星是一视同仁的,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你可以叫织女,它也可以叫织女,所以夏鹿鸣对于它们只有一个统一的名称——星星!

    于是夏鹿鸣不再苦恼,反而神气十足起来。

    刘子余莫名其妙的看着情绪突然高涨的夏鹿鸣,怎么,还真有什么星辰伟力传递给你了?

    ......

    众人就这么百无聊赖的看着星星,即便初看时心神荡漾,只觉美不胜收,看久了也会觉得单调乏味。

    这时候,夏鹿鸣突然唱起歌来:

    “广阔无边的天空它知道吗,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你,仿佛向着目标不断前进。其实追求的是,永远不会完结的永恒..............”

    这首歌刘子余听过,名字叫一番星,原作者是为纪念自己最喜欢的、温柔而敬爱的爷爷逝世而作。

    夏鹿鸣的声音不似平常那般开朗明媚,而是带着化不开的愁绪,哀婉悠长,让人在赞叹她的唱功了得之余,也被她歌声里饱含的复杂情绪影响,如同尝到了苦涩的柠檬一般。

    刘子余安静的听着,风轻轻吹着。

    “生命皆会闪耀,生命皆会痛苦

    正如雨后晴空,一切都会周而复始

    ..........

    小小的爱之碎片,让我倍感温暖

    如那照耀着我的长庚星那般温柔

    如同坚强地走完这一生的你一般。”

    一曲终了,无人言语。

    刘子余抬头看了看长庚星,也就是金星,它的光芒果然很是温柔。

    “唱的很不错。”刘子乐从来不吝啬自己的赞赏,何况夏鹿鸣确实唱的动人心弦,一番星总的来说是一首忧思的歌曲,但后面又脱离了往日的追忆,展开对未来的向往。

    “太伤感了,太伤感了,不行,我也来歌唱一首。”何云飞看着情绪都有些低沉的众人,开始扯着嗓子唱歌,什么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

    看着输出全靠吼的何云飞,根本谈不上半点唱歌技巧,众人的兴致也起来了,跟着一起吼了起来。

    毕竟耳熟能详的歌曲,即便全部歌词记不大全,但是**部分吼两句也是没问题的。

    其中刘子琪的声音在其中格外明显,和其他人根本不在一个调上,至于林雪,那声音估计也就在旁边的刘子余能听到几句。

    她嘛,和蠢妹妹平分秋色。

    何云飞的歌唱完了,刘子乐这个麦霸也忍不住了,来了首比较经典的粤语歌光辉岁月。

    至于评价,中规中矩,唯一优点是发音挺标准。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

    ......

    “接下里谁来唱。”刘子乐看向众人,俨然是莫名开始了一个轮流唱歌的游戏。

    “我我我。”夏鹿鸣举起手。

    “你刚刚才唱过了。”刘子余提醒道。

    “那是情不自禁,我还没好好唱。”

    “那你再来一首?”

    “好好好,我想想,唱首千里邀月好了。”

    “你背叛了你头顶上这片的星光了吗。”

    夏鹿鸣听到这句话,有些苦恼,达令好像说的也有道理。

    “信仰是在心中,而非表面。心中的信仰是自己的,表面的信仰是他人的。”林雪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夏鹿鸣眨眨眼,开心的说道:“没错,就是这样,难道我以后只能唱和星星相关的歌了吗?达令你太狡猾了。”

    刘子余瞅了眼林雪,见她偏过头去不与自己对视,于是说:“请开始你的表演。”

    千里邀月总基调是首欢快的歌,与夏鹿鸣清脆悦耳的声音很搭配。

    “你要来一首吗。”刘子余轻声问林雪。

    林雪瞥了他一眼,不说话。

    “这是默认的意思吗?”

    “我拒绝。”林雪淡淡的说。

    “夏鹿鸣姐姐你唱的太好听了,能教我怎么唱歌吗?”刘子琪闪着星星眼,诚恳的对夏鹿鸣说。

    夏鹿鸣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了一样,连连挠头,面对热情的刘子琪左右言其他,就是不讲唱歌方面的事。

    最后只能抓住刘子琪的手,发出悲伤的声音:“子琪妹妹,你的嗓子被诅咒了,我的魔力过于微弱,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刘子琪如遭雷击,要不是李昕瑶扶着她,恐怕都要倒在地上了。

    不过很快,她又振作了精神,又诚恳的说:“夏鹿鸣姐姐,那你教我做魔法使吧,我会努力学习,打破这个诅咒的。”

    夏鹿鸣有些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们刘家的人,敢做魔法使,我打爆他的狗头,有一个算一个。”刘子余轻飘飘的说着,他斜睥了刘子琪一眼。

    刘子琪看着他的眼神,脑海里被敲头的记忆疯狂涌动,明明他这次还没动手,但是头已经痛了。

    “那...那我还是不要做魔法使了。”刘子琪弱弱的说着,有些狡黠的眼珠子转动着,随后她带着希冀的目光看向刘子乐,希望他能插手帮助自己。

    但是刘子乐在旁笑而不语,并没有什么行动,让她有些心灰意冷,看来是做不成魔法使了。

    之后众人又开始唱唱闹闹,罗捷唱了首好几年前的非主流歌曲,刘子余也跟着唱了起来,像是在野外开起了一般,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合唱,很有意思。

    月光皎洁,星光闪烁。

    篝火旁的人,皆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