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67章 树林深处的身影

第67章 树林深处的身影

 热门推荐:
    买来的零食也吃的差不多了,众人把垃圾装到袋子里面,下山的时候带着走。

    “想不到都十点钟了。”刘子余看了眼手机说道。

    “才十点啊,不过我都有些累了。”何云飞打了个哈欠,显得有些疲惫。

    “你唱歌都靠吼,能不累吗。”

    “不觉得激情满满?”

    “只觉得有些吵而已。”

    何云飞听到刘子余这家伙的话,就觉得自己要和他讲讲道理了。

    “都是男人,别动手动脚的。”

    “今天我就要和你比划比划了。”

    与这一边的男生打打闹闹不一样,女生那边就安静的多。

    除了大姐头一直举着手机在转,让夏鹿鸣有些头晕眼花。

    “大姐头,你能好好坐下来吗。”

    “这地方,信号时好时不好,我在找个相对可以的地方。”

    “所以找到了吗?”

    “并没有。”

    “大...大姐头,我这里还能发消息。”李昕瑶刚给她妈妈发了个平安的消息,弱弱的跟楚含韵说道。

    李昕瑶其实心里是有些怕这位热情过头的大姐头的,她看自己的眼神跟以前被自己揍哭的男生一模一样,感觉像是在馋自己的身子一般,让李昕瑶她感觉到有些不舒服。

    楚含韵看了下她胸前的松鼠,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挤到她和刘子琪身边,看了下手机,信号高了一格,她惊讶道:“怪了,还真的信号好了一点。”

    夏鹿鸣看着她们,自信的一笑,指着李昕瑶胸前的松鼠道:“这都是因为森林精灵的原因,而且我也知道为什么它会贴近你了!”

    李昕瑶被夏鹿鸣的答案惊呆了,小声问:“为什么?”

    “经过今晚的星光洗礼,我与命运的沟通更加顺畅,终于在千丝万缕中被我察觉出来了。”夏鹿鸣顿了顿,眼睛扫着眼前的几人,然后伸出右手指着李昕瑶道,气势十足道:“你就是森林之女!自然的宠儿。”

    “森...森林之女。”

    李昕瑶喃喃道,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还有这样一层身份。

    刘子琪投出羡慕的眼神看着李昕瑶,原来自己的好姬友居然是神秘领域的人,可惜自己因为家训不能成为魔法使,该死的混蛋老哥,他这是磨灭了未来魔法世界的新星啊!

    楚含韵看着这两个初中少女,似乎已经惨遭夏鹿鸣毒害了,但也没有开口说什么,毕竟都是她的翅膀,顶多再来两个中二病而已,傻傻的还挺可爱。

    林雪看着这几人,没有说话,不过她觉得很有意思。

    魔法使小姐,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这样的人,和刘子余才能走到一起吧。

    毕竟自己只是身负诅咒的月之恶魔罢了。

    她低垂眉目,像是在逃避着什么。

    ......

    又过了会,刘子乐把篝火火弄小了点,对着他们说:“准备休息了,明天早起爬山,到山顶去,之后就可以回家了。”

    “朕有些累了,小罗子,给朕侍寝吧。”

    “给爷爬。”罗捷笑呵呵的对着何云飞说。

    何云飞正要走进帐篷,突然意识到一件事,然后从包里不知道拿了什么出来。

    然后问罗捷他们:“你们谁要上厕所吗,跟我一块去吧。”

    刘子乐道:“这样吧,你们女生现在这守着,我们男生先去找个地方上厕所。”

    楚含韵点了点头,她看见李昕瑶扭捏的模样,双腿不时摩擦着,就知道这孩子也被尿憋久了,但又不好意思说。

    毕竟要知道,这野外可没有厕所这种东西,只能找个地,就地解决。

    刘子余四人拿着小手电,往前面不远处的树林里走了进去。

    “有点黑啊,这大晚上山上还是有些阴森恐怖的,难怪这么多鬼故事从山里取材。”何云飞不时用手电往四周照着,不过除了看见树,什么也没看见。

    “怎么你怕了,你不是还讲鬼故事的吗?”刘子余走在最后面,揶揄道。

    “讲鬼故事和怕不怕鬼是两回事好吗,而且我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鬼怪这种东西我是不信的,就是怕这山里面奇奇怪怪的动物啊,都说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你看李昕瑶那只松鼠,明显违反了这个规定。”

    “不是还有我们陪你吗,你是大的还是小的啊。”

    “大的...”

    “.......”

    听到何云飞的话,众人沉默了。

    “大哥们,你们一定要陪我啊,别把我丢在在荒郊野岭的。”何云飞哀求道。

    “行吧,行吧。”

    众人在树林深处,找了个一般人不会来的地方上厕所,从生物学来讲,这是一个生态循环,从自然中获取,又回归自然中。

    何云飞找了个地,正在舒舒服服的解决生理问题,肚子里面的异样也渐渐消失,整个人似乎也轻松不少。

    不过这个时候何云飞感觉有点不对了,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灯光了,其他人呢?

    “老刘?老罗?老老刘?”

    无人应答,只有山风不时吹的树叶作响。

    “你们有没有搞错,别搞我啊,我知道你们就在这躲着。”何云飞咽了一口唾沫,大声道。

    依旧没人应答,安静的有些渗人。

    这时候,还应景的传来几声鸟叫声,幽静的树林里多了几分诡异的气息。

    何云飞后背发凉,急忙把屁股一擦,就准备提上裤子走人。

    刚走没多远,后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何云飞心里一乐,好家伙,原来你们在我身后啊。

    他转过身,把手电往后面一照,后面什么都没有,何云飞有些纳闷,这时候从某颗树后面突然探出了一个头。

    这是张什么脸?

    不似正常人的土黄皮肤,吊梢眉,深邃到看不清眼球的眼眶,以及那诡异到渗人的笑容。

    何云飞瞬间感觉一股凉气直从脊椎冲上脑壳,整个人只想拔腿就跑,这是个长发飘飘的女人啊!和自己来上厕所的可没有女人啊。

    “你在那站着干嘛?”此时,何云飞的背后传来了刘子余的声音。

    何云飞挤出一张快要哭出来的脸,嘶声裂肺的叫喊:“快跑啊。”

    然后就是朝刘子余那飞奔而去,脑子里面只有快点远离这个女人的想法。

    一点也看到刘子余那偷笑的表情。

    ......

    楚含韵正戳着手机,忽然抬起头,过了一会问夏鹿鸣她们:“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有,我怎么好像听到了惨叫声?”

    夏鹿鸣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好像是有,听声音,像何云...飞的。”林雪刚刚似乎对于何云飞这个名字卡壳了。

    李昕瑶听到后,由惨叫联想到出事再到被抛尸野外,整个人又开始簌簌发抖起来。

    果然,自己就不应该为了锻炼胆量看恐怖片的。

    “要不要去看看?”李昕瑶带着点哭音道。

    刘子琪跃跃欲试,看起来有些兴奋。

    楚含韵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准备站起身来带她们去树林看看。

    不过这时候,李昕瑶吓的声音都抖的不行了,指着远处一个朦胧的身影,道:“那...那是什么....”

    长发飘飘,身高却有一米八以上。

    手里提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就在那静静站着。

    再定睛一看,就能看见她脸上那诡异到看一眼就毛骨悚然的笑容。

    李昕瑶害怕到尖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