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无题

 热门推荐:
    “子乐哥哥?”

    看着那个女人一步一步靠近,李昕瑶都有些崩溃了,不过刘子琪突然疑惑的冒出了这么一句。

    林雪看了看这个女人,身上的衣服果然是刘子乐的,等看仔细了,就会发现这张脸不真实,很明显是面具。

    手里拿的也不是什么利器,只是折叠爬山杖。

    刘子乐摘下面具,和煦一笑说:“怎么样,这个面具吓人吧。”

    不过当他看到眼睫毛上都挂上泪珠的李昕瑶时,连忙向她道歉。

    “子乐哥哥,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坏了,跟我那混蛋老哥一样。”刘子琪皱起眉头,不满的说着。

    刘子乐立马甩锅:“这是刘子余提出来的,我只是恰好带了这个面具,所以配合出演而已。”

    刘子琪半信半疑,不过想想自己那混蛋老哥,这样的事做的也不少了,于是安慰李昕瑶道:“瑶瑶,没事了,要怪就怪刘子余。”

    林雪默不作声,刘子余的妹妹果然如同刘子余说的一样,蠢的有些可爱。

    碰巧带着这种面具干嘛?不就是为了吓人准备的吗。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有些想上厕所了...”李昕瑶声若蚊蝇,面色涨红,不靠近点细细聆听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那...额..刘大哥你就守在帐篷这吧,我们去上厕所了。”楚含韵在怎么称呼刘子乐上停了一会。

    刘子乐点了点头,把面具往包里一放,装作什么都没有干的样子。

    楚含韵她们往刘子余那边不同的方向的树林里走了进去。

    没多久,刘子余他们三人也回来了。

    看着脸色煞白的何云飞,刘子乐忍住笑意,带着关心的神色问:“这是怎么了,我听见你们的惨叫声,就去找你们,不过没找到,就先回营地。”

    刘子余也装模作样的说:“不知道啊,何云飞跟看见鬼了一样,撒腿就跑,我和罗捷一阵好追。”

    罗捷笑着点点头。

    何云飞露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两只眼睛警惕的往四周观察着,然后紧张兮兮的说:“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我要说的事,你们千万不要怕。”

    刘子余忽然感觉这句话有些耳熟。

    “放心,我们见多识广,我们不会怕,你说吧。”

    “我刚才...看见变态杀人犯了。”

    众人正襟危坐,表情严肃起来。

    “变态杀人犯?”

    “没错啊,长着那样一张脸,还带着恐怖的笑容,不是变态杀人犯是啥。”

    “怎么样的笑容?这样的?”刘子余露出一副和煦的笑容。

    “不是这么开朗的。”

    罗捷露出一副阴鸷的笑容,何云飞摇头道:“不是这种坏人脸啊,是恐怖啊,恐怖懂吗,没看过惊悚片吗?那种笑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啊。”

    刘子余等人沉默了。

    何云飞瞪大眼睛:“怎么,你们不信我吗?真的是非常危险的人啊,我看到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是我们不信你,是我们真没看见,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夏鹿鸣她们呢?”刘子余问。

    “他们上厕所去了。”刘子乐转过身在背包里翻找着什么。

    何云飞脸色又白了起来,连忙说:“变态杀人犯就在外面啊,太危险了,我们得去找她们。”

    “你说的是不是这幅笑容。”刘子乐忽然转过脸,露出土黄的模样以及那副诡异的笑容。

    何云飞张大嘴巴,脑子跟宕机了一样,过了一会才怒道:“你们耍我!”

    “抱歉抱歉。”三人笑了起来。

    “耍我很好笑?”

    “不是笑你,我们怎么会笑你呢?我们只是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可恶啊,刘子余肯定是你出的馊主意,老夫和你拼了。”

    ......

    外面自然没有什么变态杀人犯,不过是场闹剧而已。

    楚含韵她们自然也没遇见什么,上完厕所就回来了。

    然后看到刘子余他们三人给何云飞捏肩捶腿,献着殷勤。

    楚含韵眨眨眼,不可思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夏鹿鸣笃定道:“一定是邪恶的魔法。”说完,她仔细观察着周围,像是在确认有没有残余的邪恶的魔法痕迹一样。

    何云飞坐在凳子上,喝着快乐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上完厕所还要喝水,晚上自己去吗?

    “小刘子,肩膀用力点,没吃饭吗?”何云飞皱起眉头,训斥着刘子余。

    “行了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刘子余按着他的肩膀道。

    “这不是你们对我幼小的心灵造成伤害的补偿吗,怎么?这么快就出尔反尔了?”

    “得勒,何大爷,这个力度怎么样,还可以吗。”

    “嗯,巴适得很,小罗子,别停下来啊。”

    “......”罗捷眯着眼又继续给何云飞捶着腿。

    刘子乐这个戴面具的人倒是没有干什么,毕竟年龄比他们大一些,何云飞也不好使唤他,在他奉上一罐快乐水后,何云飞就大发慈悲的放过他了。

    女生就在旁边看热闹,刘子琪还趁机偷偷摸摸拍了刘子余几张照片。

    就这样众人又玩了一会,不过由于爬山的原因,到这个时候大家的精神状态都很疲惫了。

    “晚安各位,如果晚上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叫出来。”刘子乐打了个哈欠,众人的帐篷隔的并不远,基本上属于相邻搭建的,如果碰到什么事,这样支援也比较快。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回到自己的帐篷,刘子余看着林雪跟着夏鹿鸣进了帐篷后,才放下心来,然后进了自己的帐篷。

    刘子余钻进睡袋里面,躺了几分钟后感觉没什么睡意,于是睁着眼睛看着帐篷顶发呆,又过了一会,想跟扑街老哥说两句闲话,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发出来轻微的鼾声。

    刘子余又重新闭上了眼睛,想着就这样闭着,到了某个时候自己总会睡着的。

    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刘子余感觉自己已经处于一个半梦半醒的状态了,忽然听见了隔壁帐篷发出了声音,好像是有人从帐篷里面出去了或者是有人从帐篷里面进去了。

    刘子余打起精神来,细细聆听,并没有听到隔壁帐篷有什么叫喊声,所以不是有人进去了,而是有人出去了。

    隔壁是夏鹿鸣她们那个帐篷吧,刘子余心想,他们扎的帐篷,男生的在两侧,女生的在中间。

    这么晚了出去干嘛?刘子余有些疑惑,不过他也怕有人遇到危险,所以准备起身去看看。

    拉开帐篷拉链,捎上个小手电,刘子余将头探出帐篷外面,发现帐篷外没看到人,只有微弱的篝火光。

    不过等刘子余走出来后,他发现夏鹿鸣她们的帐篷果然被拉开了,还真有人走了出去。

    不过刘子余他也不好钻到夏鹿鸣她们帐篷里面去看看是谁出去了,因此他决定自己单独去找找看看。

    不过刘子余还没走,帐篷里就探出了个小脑袋,和他四目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