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73章 长假结束了一半(三)

第73章 长假结束了一半(三)

 热门推荐:
    看着挡在何云飞前面的刘子乐等人,刘子余知道自己这时候想去捂住何云飞的嘴已是奢望。

    所以只能咬咬牙说:“我也有你干的蠢事。”

    何云飞摊摊手,露出不在乎的神色,互相伤害吗,无所谓,他脸皮厚。

    何云飞清了清嗓子,神秘兮兮的说:“你们知道刘子余高一给女生送情书被痛骂一顿的事吗!”

    夏鹿鸣:Σ(っ°Д°;)っ

    情书?夏鹿鸣慌了。

    林雪的脸也在微微抽动着,像是在用力克制自己的表情一般。

    罗捷则是眯眼呵呵笑着,那件事自己当然知道。

    而其他人则是好奇,刘子余给人表白还被骂?难道是说了些不恰当的言论。

    刘子余脸色微变,关于这件事的起始马上在脑子里面循环播放着,让他没去阻止何云飞继续说下去。

    “那是个明媚的春日,如同开放的花朵一般,许许多多年轻男女心中情爱的种子也在生根发芽。而我们的刘子余也是其中一位,他手持装在粉色信笺里的情书,在大中午给一名学姐告白。”何云飞顿了顿,又开口道:“刘子余跑到别人教室门口,带着青涩的表情,请人将学姐带了出来。我至今还记得那天,刘子余将手中的情书递给学姐时,学姐查看情书的脸色变化。”

    “由最开始的脸红喜悦到深深皱眉,挤出微笑问他是不是送错了。而刘子余呆呆的说,你不是386的许婷学姐吗,没送错啊。听到这句话,许婷学姐就勃然大怒,开始痛斥刘子余渣男海王,情书对象都送错了。然后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搞的其他几个班的人也出来看热闹,而我们的刘子余则是一脸茫然。直到学姐把情书甩到他脸上,我去瞅了一眼,好家伙,这家伙开头第一句就是亲爱的赵香玲学姐,如此渣男行径,我是真没想到。”

    说完,何云飞忍不住摇了摇头,好像对于自己错交朋友而叹惋。

    刘子余这时候反应过来了,那件事虽然丢脸,在大庭广众下被那女生骂了足足十分钟,但是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刘子余刚想辩解一二,夏鹿鸣就带着一脸悲伤的表情问他:“达令,你怎么能这样,你变了。”

    我变了?这话说的好像你认识之前的我一样,不过好像她还真的认识自己,但是刘子余他却没有丝毫印象,也一直都没有过问这件事。

    林雪的眼神则是非常冰冷,让坐在不远的何云飞在那刻感觉自己的学霸恐惧症可能复发了。

    像刘子琪和楚含韵她们就是带着鄙夷的目光,李昕瑶则是一脸害怕,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刘子乐倒是只在笑,他毕竟是看着刘子余长大的,这倒霉堂弟是个什么样子自己还是知道一二的,不开口纯属看热闹不嫌事大。

    “别胡说八道了,明明是和陈嘉庚打赌输了,我帮他去送情书而已,结果他信笺上面写着的是致许婷,但情书却是给赵香玲学姐的,我挨顿骂也很无辜啊。”刘子余受不了他们的眼神,连忙解释道,想起那天在众人眼前被许婷学姐痛骂,其他人指指点点的场景,就觉得尴尬异常。

    “罗捷也是知道这件事的。”仿佛又回到了那天,刘子余脸色都白了,他可记得那件事传到班里面后,明明始作俑者是陈嘉庚,但自己被人喊海王喊了好长一段时间。

    “诶,是这样吗?”夏鹿鸣眨眨眼。

    罗捷呵呵笑着说:“哈哈哈,当时子余的表情可是特别有趣。”

    何云飞嘿嘿一笑:“差不多差不多,故事什么的都是要加以篡改补充的。”

    “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刘子余拧着眉,颇为无奈,这家伙肯定是因为昨晚的事故意报复。

    林雪的脸色缓和下来,不过这样的微表情估计也就刘子余看得出来,没与林雪长时间接触的人根本看不出林雪表情的变化。

    “何云飞,你忘了你去年跑错厕所的事了吗!”刘子余冷笑道。

    何云飞脸色大变:“不是说好不要提这件事情了吗。”

    在公共厕所跑到女厕所里面,特别是刚好里面有人,差点被当成流氓被抓起来,幸好何云飞赔礼道歉及时,而且还表明自己是个高一学生,因此才逃过一劫。

    “这一件不行吗,那还有其他呢。”

    何云飞露出苦涩表情,说:“刘大哥是小弟错了,晚上那饭我请你,你别说了行了吗。”

    “你说的可是我不愿回想起来的黑历史。”

    “所以刘大哥想要怎么样。”

    “得加餐。”

    “好。”

    .....

    下山骑车倒是省力很多,至少林雪感觉如此,所以她到了山底也并没有昨天上山的辛苦疲惫。

    到了山底将自行车还回去,几人就去坐了返程的大巴。

    这次大巴回去的人比较的多,40个位置差不多都坐满了。

    就剩几个单独的位置,和三个两人连座的位置。

    五个女生连座自然会多出一个位置来,而车上那些留下来的单独位置旁边都是陌生的男人。

    因此这次,坐在刘子余旁边的是林雪。

    刘子乐他们都坐在陌生男人的旁边。

    和平时坐同桌不一样,大巴上座位更加贴近一些,尤其是大巴经常转来转去,两人的肩膀时不时撞在一起。

    “我有些累了。”林雪的声音不大,不过坐在旁边的刘子余却能听得清楚。

    “所以睡一下吧。”刘子余漫不经心道,林雪坐在靠窗的那个位置,她靠在那倒是挺好睡的。

    林雪嗯了一声,看着坐在旁边的少年,精妙的谎言是骗不过自己的,她很明白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却一直逃避,善于学习的少女却不善于感情。

    她把头靠在了刘子余的肩膀上,长长的麻花辫垂到刘子余的手掌中。

    坐在后方的夏鹿鸣还在和楚含韵有说有笑,没有人看得到这一幕。

    窗外的景色在迅速后移,想留意的东西却又抓不住,甚至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转瞬即逝,恰如人世间很多的事物。

    林雪闭着眼,刘子余僵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