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80章 游戏厅见闻(终)

第80章 游戏厅见闻(终)

 热门推荐:
    楚含韵倒是来的挺凑巧的,恰好在刘子余和黄毛男他们对峙的时候带着夏鹿鸣和刘子琪她两过来了。

    看见这种情景,立马大喊了一声,威势十足,要不是刘子余听得出是大姐头的声音,说不定还会被吓一跳。

    黄毛男几人一开始还被楚含韵惊到了,不过在看到楚含韵只是个女孩子以后,脸上的忌惮不仅没了还泛起一些猥琐的笑容。

    “怎么,你要为你男朋友出头?陪我们玩玩,我们可以考虑放过他哟。”黄毛男眼直直的盯着楚含韵那异于常人的胸部。

    男朋友?!

    夏鹿鸣睁大了眼睛,她现在对于这个词极为敏感,她之所以回来找刘子余,正是楚含韵提醒了她,她正在和刘子余约会!

    约会之后说不定就是告白,然后顺理成章成为男女朋友。

    夏鹿鸣听楚含韵她说的头晕乎乎,脑子里转动的都是男朋友这个词。

    因此在黄毛男说出男朋友后,夏鹿鸣挺身而出,大声道:“达令才不是大姐头的男朋友,我...我,达令也没有女朋友。”后面一句话声音小了很多。

    “没事没事,你陪我们玩玩也行。”那180多斤的小绿明显喜欢夏鹿鸣这款的女生,看见夏鹿鸣离他们这么近,忍不住探出手去。

    夏鹿鸣又不傻,看见他的动作也知道往后退,不过好像不需要往后退,因为少年已经站在她面前,伸出了一条不算粗壮的手臂横在了她面前,而这只手也紧紧的抓住了小绿的手腕。

    “你小子好大的力气,快放手。”绿毛男龇牙咧嘴,感觉到了从手上传来的疼痛。

    “可恶呀你小子!”

    “小心。”

    站在一旁的红毛男见到刘子余的动作,他的暴脾气当场就忍不住了,对着刘子余脑袋就是一拳打去,一旁的楚含韵不由大声提醒。

    刘子余作为一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本来是不想靠动手解决问题的,毕竟这样不好,不利于社会和谐。

    不过别人打他,他不可能站着让别人打吧。

    所以刘子余往后猛退,抓住小绿的手也骤然用力,尽然把这个180几斤的胖子给拉的一个踉跄,往刘子余这边倾倒。

    本来一般人踉跄一下也没什么事,重新站稳就行了,不过小绿的情况不一样,他是站稳了,但旁边却袭来了呼啸而至的一拳,这拳正中小绿眼睛,让他惨叫出声。

    “这可不是我打的。”刘子余笑着说。

    红毛男恼怒无比,绿毛男的惨叫让他有些愧疚,但他觉得这都是刘子余的错,因此他并没有停下自己的拳头,继续往刘子余那招呼着。

    混混打拳很没有章法,往往打完一拳后,只会本能出下一拳,却没有想过下一拳打哪,需不需要留手去抵挡别人的攻击。

    刘子余这次没有躲,或者再用巧劲让小绿挨打,一方面着实没有时间让他再完成刚刚的动作,另一方面,刘子余也想打打看。

    所以刘子余也出了一拳,打在了红毛男的拳头上。

    物理学中表明,力是相互的。

    不过人和人的体质是不一样,有些人能一个滑铲让老虎享受一顿美餐。

    所以刘子余感觉拳头有些痛,但是还在忍受范围内。

    但红毛男那边就不好受了,他的脸色肉眼可见的涨红起来,最后和他头发颜色相差无几,而另一只手捂着红肿的拳头痛叫出声,整个人也立马和刘子余拉开了距离,一点都没有再来一拳的想法了。

    “我这是正当防卫,是你先动手的。”刘子余表示无辜。

    在一旁的黄毛男和蓝毛男两人面面相觑,这才几秒钟啊,怎么已经有两个人已经没了战斗能力了。

    “你小子...”黄毛男的气势弱了下去,本能的喊了刘子余一句但后面的话却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是上去打架?但真的打的过吗?

    如果狠话说的太过,会不会挨揍?

    黄毛男有些骑虎难下。

    “你们在我的店里面干什么?打架吗?”

    这时候,走来了几个人,中间的是一个年轻男人,大概二十几岁的样子,他的身边跟着的也看不起来像安保人员,但是整体好像以年轻男人马首是瞻。

    这个年轻男人,刘子余好像在哪见过,不过不记得了,毕竟人一生能看过的脸不知道有多少张,不可能每一张都有记得清楚。

    年轻男人看向黄毛男的眼神充斥着厌恶,毫不客气的骂道:“小黄毛,你要在这里闹事?谁给你的胆子。”

    黄毛男几人明显有些畏惧,小绿都不哀嚎了,老老实实的站着,黄毛男赶忙贴过去,掏出根烟递给年轻男人,赔笑着说:“陈哥,陈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小黄啊,以前在武馆学过的,还在你手下练过几回呢。”

    年轻男人明显对黄毛男没什么印象,拧着眉摇着手说:“别靠我这么近,我不抽烟,你嘴里烟味太重了。”

    他也没再看黄毛男这几人,主要着实有些辣眼睛,看向夏鹿鸣几人那边,颜值就不知道拔高了多少个档次,这么一横向对比,立马对于夏鹿鸣她们好感提升了不少。

    虽然不是有意忽视其中的男性,但先看女性是男人的本能吧,当然有有例外专门先看男生的。

    不过当年轻男人看到刘子余时候,咦了一声,然后走到刘子余的面前,看了好久说:“我记得你,你是那个功夫少年?”

    功夫少年?!

    刘子余隐藏在记忆深处并且上了无数把锁的社死事件,在年轻男人的发问下,冲出了枷锁,焕发出无限生机,导致刘子余脑子里全是五连鞭的画面。

    刘子余只想矢口否认,没想到那年轻男人已经拿出手机,打开某款点开收藏夹,然后指着屏幕上说:“这就是你吧。”

    看着视频上五连鞭打的有模有样的人,刘子余只想说这不是我。

    “前几天你们去爬山了吗,好玩吗?”

    “你怎么知道我去爬山了?”刘子余有些奇怪,这件事除了一同去的几人,不应该有人知道啊,难道这年轻男人还和其他人有关系?

    这个年轻男人刘子余也想起来了,是那天在茶香厮守那碰到的难缠家伙,好像说是新城武术协会的,一上来就夸自己骨骼惊奇是个练武之才,幸亏那天溜得快,不然也是个麻烦的事。

    “这张照片不是你吗?”年轻男人指着手机上的一张图片说道。

    刘子余定睛一看,好家伙,这是新城山山顶那的天桥合照,而且除了自己,其他人全部打了马赛克。

    主昵称‘桃子罐头’,30万粉丝,而这条图片动态下面的就是少年练武成长日记这个视频。

    这让刘子余想起来了,这个视频好像是两个主一起合作的,刘子余当时也没多想,也不敢多看,甚至连那两个主昵称都没记住,毕竟实在是太过羞耻。

    桃子罐头?

    桃子罐头!

    刘子余想起来这个熟悉的了,这特么不是蠢妹妹的企鹅号昵称吗!

    黄毛男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毕竟年轻男人的态度,是个人都看出来了,对于自己爱搭不理,对那边的毛头小子倒是问东问西还脸带笑意。

    不过这年轻男人也不是什么能惹的茬,年轻男人叫陈明果,家里不仅开了这家游戏厅,还有个武馆,有正式执照的。

    黄毛男以前还在那边练过,对于他有多少本事,自问还是了解的。至少真打起来,自己这四个人还不够他招呼的,况且身边还带着这么多位师弟或者学员。

    “所以,你们是怎么回事,我这可不欢迎闹事的人啊。”陈明斜着眼果瞥向黄毛男那边,颇有气势的把声音拔高,让黄毛男几人有些局促不安。

    黄毛男看出来了,这陈明果不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

    黄毛男苦涩的笑着,对着刘子余说:“其实,这都是些误会,没有闹事的意思,是吧,兄弟。”

    “你和谁称兄道弟呢。”刘子余丝毫没有理会黄毛男带着哀求的目光,这种人欺软怕硬,实在是不值得可怜,“至于闹没闹事,你心里清楚。”

    “这...这都是误会...”

    “你这小黄毛,之前我就听说了有混混喜欢在我店里闹事,我今天特地来看看,还真就被我逮到了。”陈明果气势汹汹的逼近黄毛男。

    “陈哥,陈哥,我是真不知道这是你的店啊,我赔钱,赔钱可以吧。”黄毛男苦笑着,从兜里掏了几百块钱出来,伸出手抓着要递给陈明果。

    “谁还缺你这点钱?”黄毛男手上的钱被陈明果打落在地,他抓着黄毛男的领子一字一句的说:“两个选择,第一现在自己滚出去,别让我见到你再来这边闹事,不然后果你知道。第二,我把你打出去。”

    黄毛男忙不迭的从地上拾起自己的钱,应声说:“好的,陈哥,我马上滚,马上滚。”

    随后颇为狼狈的往外走去,其他几人也连忙跟着离去。

    “最近要评奖了,所以不适合惹是生非,不然这群混子早该被我拖出去打一顿了。”陈明果笑着说,和刚刚咄咄逼人的模样判若两人。

    “没事,我没吃什么亏,谢谢你了。”刘子余笑笑,就是手有些痛而已。

    楚含韵走了过来,捏了捏刘子余的手臂,说:“没看你长几斤肉,还挺厉害的,我还以为要靠我上场呢。”

    “听这话,大姐头你还挺厉害的吗?”

    “哼,我可是学过好多年的空手道的,打那几个羸弱的混混还是没问题。”

    大姐头说这话的时候,显得还挺骄傲,刘子余不知道她说自己能打这么开心干嘛,话说回来,新城一中学习好的人都能打吗,吴立君这个年级第二也挺有一手的,对了,林雪除外,是个正常体质的学霸。

    “大姐头,你用词不当,羸弱有瘦小的意思在里面,那绿毛男可不瘦小。”

    “你以为你在上语文课吗,闭嘴吧刘子余。”楚含韵勃然大怒。

    而一旁的夏鹿鸣看着这两人,有些呆呆的不知道干什么,她感觉似乎有些不对,但说不上来,似乎这时候站在达令旁边的人应该是她才对吧!

    “你们的关系还真好啊,让我这个大人可很羡慕。”陈明果笑着说。

    “好?一点都不好。”楚含韵一点不给这家她经常来的电玩城的老板面子。

    “我也这么觉得,大姐头。”

    “你!”听到刘子余的话,楚含韵瞪大了眼睛,指着他的鼻子气的身子都颤动起来。

    女人真是奇怪,明明是一样的话,为什么从男人嘴里说出来,她们就会莫名其妙的生气。

    夏鹿鸣看着他们两人,像是领悟到了什么,走上前去,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她抱住了刘子余的胳膊。

    刘子余侧过头,看着夏鹿鸣的脸。

    楚含韵的手指在这个时候,不由落了下去。

    什么情况!

    陈明果和那些他的师弟们,一个一个都蒙了,突如其来的状况预兆着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

    不过,事实上并不会发生什么喜闻乐见的修罗场,因为今天是夏鹿鸣和刘子余的二人约会。

    “达令,谢谢你。”夏鹿鸣抬头看着侧过脸的刘子余,虽然他看起来有些呆愣愣的,不过这种抱在怀中的感觉让夏鹿鸣心跳难以平静。

    “哦。”刘子余现在并不知道夏鹿鸣在谢什么,只是本能的应了声,着实是少女柔软的部分太过令其心猿意马,导致思绪杂乱如线球。

    “我...我都说了,我和他关系不好...”楚含韵干笑着。

    没被人注意到的刘子琪,偷偷摸摸拿出手机,拍了张照。

    .............

    大姐头走了,没有和刘子余他们去看电影,虽然刘子余有过邀请,但她好像在避嫌一般,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其实来也没关系,毕竟又不是只有刘子余和夏鹿鸣两个人看电影,还有一个蠢妹妹。

    陈明果他们自然有自己的事不会跟来,他莫名其妙的邀约也被刘子余拒绝了,什么体验武馆教学,刘子余并不感兴趣,刘子余表示他只想好好读书,虽然过去正常的高中生活似乎有些回不去了,但是现在的高中生活好像也不错。

    刘子余看着手牵着的另一头,是个中二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