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82章 长假的尾尾声

第82章 长假的尾尾声

 热门推荐:
    刘子余并不知道刘子琪的日记,更不知道其中的内容,毕竟那是私人物品,就算是愚蠢的妹妹也是有**的。

    不过事实上,假期最后几天也并没有像刘子琪日记里那样,好像就只是一天天在写作业一样。

    而且正是因为刘子琪天天在那磨洋工,才会把不多的作业熬了三天才完成。

    刘子余倒是在度上把握的刚好,玩归玩,学习归学习,两者都不马虎。

    光从量上看,刘子余的作业是刘子琪的好几倍,不过刘子余在10月5号这天就把作业全部完成了。

    夏鹿鸣自然也凑热闹,但着实在基础方面有些差,写起来的速度只是比刘子琪快一些而已,但贵在坚持,像10月5日下午蠢妹妹跑去找李昕瑶玩去了,但夏鹿鸣还在刘子余家里和刘子余两人一起写作业。

    当时没意识到什么,等到了晚上刘子余躺床上的时候,才愕然发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说没有发生什么逾矩的事,只是真的单纯在写作业,刘子余辅导她而已。

    但现在想来,这样的回忆竟然增添了不少暧昧的色彩。

    少女认真书写,时而蹙眉,时而抿嘴,时而张着大大的眼睛询问解法,时而在自己独立完成某道题后眉开眼笑。

    这样闪过的少女画面,在无声的夜晚,异常清晰,每一帧都令人怦然心动。

    ..........

    长假后半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甚至外出也只是散步买菜而已,并没有再去实施一些玩乐的假期计划。

    假期期间,刘子余他们也有和‘抛弃’他们父母有过视频通话,不过好像此时他们正悠闲的在海边度假。

    刘子余想不懂,为什么夏鹿鸣的妈妈能够如此心安理得的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度假,而把夏鹿鸣独自留在家中。

    难不成是给自己和夏鹿鸣创造机会吗?

    刘子余沉默了。

    因为他觉得好像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刘子余没告诉夏鹿鸣他的猜测,或许这都是套路,女人间的套路。

    ————

    10月7日,天气转凉,晴了6天的长假终于在这天有了些下雨的迹象,明明是早上但是不开灯的话,屋内是昏暗昏暗的。

    这一天晚上,刘子余的父母回来了,当然,夏鹿鸣的妈妈王若宜也回来了。

    “你们要吃饭吗?”在餐桌上,还在那用筷子夹牛肉的刘子余看着开门进来的几人,有些愣神,然后冷不丁问道。

    “爸爸妈妈!”刘子琪开心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穿着拖鞋跑到了门口。

    夏鹿鸣自然也是看到了推门而入的三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刘子余的爸爸,看起来有些严肃的样子,让夏鹿鸣有些局促不安。

    不过在看到王若宜朝自己眨眼示意后,夏鹿鸣稍稍放心了点,老妈之前说这次给自己开路去了,当时还不懂是什么意思,现在好像知道了,老妈真是让人脸红,明明现在和达令连男女朋友都还不是。

    刘子余的父亲刘承思有着一张宽厚的脸,栗色深邃的眼睛不时闪烁着锐利的光芒,的确让人觉得严肃正经,难以接近。

    不过那样的表情只是对待陌生人的,当刘子琪跑到他面前的时候,他那张脸立马就挂上了笑容,高兴地张开手接受了刘子琪迎面而来的拥抱。

    “怎么不给老妈一个拥抱吗?”杨洁笑着说。

    刘子琪嘿嘿笑着,松开了刘承思,又抱住了杨洁。

    刘子余看着,不禁有些羡慕刘子琪,也就蠢妹妹能有这种作态了,自己长大了也不适合有这种动作,而且估计按他爸的性子,他还没跑到面前,刘承思就要抬脚准备踹人了。

    “你们要吃饭吗?”刘子余看他们没人搭理自己,又问了一声。

    这个时候抱着刘子琪的杨洁说话了:“不用了,我们吃过了,若宜别在门口站着了,先进来再说。”

    明明是你们三个挡在了门口,王阿姨进不来而已,刘子余默默吐槽,然后又扒了几口饭到嘴里。

    刘承思头抬了起来,眼神越过了扒饭的刘子余,看向他旁边的夏鹿鸣,而夏鹿鸣也是感受到了目光的注视,整个人都是一僵。

    不过也就看了一会,夏鹿鸣就看到这个一下子就变得和蔼可亲的男人朝自己点了点头,这是什么意思呢?

    夏鹿鸣红了脸,她不想说。

    吃过饭,由于爸妈在家,刘子余有些投鼠忌器,所以不好让刘子琪去洗碗,只能自己亲自动手。

    王若宜在刘子余家里呆了会,随便聊了会就带着夏鹿鸣回去了,或许是有些事情想问问夏鹿鸣吧。

    刘子余洗完碗,走出厨房,看着沙发上的老爸老妈以及蠢妹妹,止住了想靠过去坐着的冲动,而是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站住,你过来一下。”

    刘承思的话让刘子余停住了,他转过身问:“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不能叫你了吗,你爸我刚回来,不能和你聊聊天谈谈心吗?”

    刘子余就知道会这样,只要他爸一回来,刘子余耳边就会落不得清净,啥事都要讲几句,生怕没有存在感一样。

    “愣着干嘛,来坐。”刘承思的声音加重,看来是有些不满了。

    刘子余无精打采的应了声好,坐到了离刘承思较远的位置。

    刘承思瞥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再说他什么,抬起眼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后,几次张嘴欲言,不过可能是心中还没想好该怎么说,于是只能不停的喝茶,让一旁的刘子余有些着急。

    你要说什么就快说啊,如果是想要教育早点教育完自己好回房。

    刘承思似乎觉得这样也不好,于是放下茶杯,说道:“你在家又欺负子琪了?”

    刘子余诧异的看着刘承思,你纠结半天就是想说这个?

    “是的,混...哥哥他就喜欢欺负我,一点都不好。”刘子琪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词语咽了一半,抱怨道。

    “那是你找打。”刘子余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们是兄妹啊,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当哥哥的要多让让妹妹,毕竟她也是你最亲最亲的人了,以后她嫁人了,你想照顾她都照顾不到了。”

    “那...貌似听起来也不错,不过就她这副蠢样子能找到个合适的人嫁吗。”

    “你才蠢,我一点都不蠢╰_╯!”刘子琪生气的呲着牙,两条手臂开始挥舞起来。

    刘承思看着好像又要开始闹起来的兄妹两有些头疼,他看了眼杨洁,示意他开不了口,换人。

    杨洁看着落入下风,马上要哭出来的刘子琪,开口了:“行了行了,别欺负你妹妹了,你看看你,把你妹妹欺负哭了有什么好处,小时候的你可是高喊着以后要照顾爱护妹妹的。”

    刘子余有些羞赧,这都是些什么陈年烂谷子的事了,小时候不懂事,况且那个时候的蠢妹妹听话的多,老喜欢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当跟屁虫。

    不过当刘子余看见蠢妹妹那红红的眼眶的时候,也在后悔自己下手没轻没重,于是对着刘子琪说了声:“对不起。”

    “我...我可没这么容易原谅你。”刘子琪手臂上还有几道红红的掌印,与雪白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而这都是拜刘子余所赐。

    “我让你打回来行了吧。”刘子余伸出手,表示自己不反抗。

    刘子琪抽了抽鼻子,看着刘子余的脸,撇了撇嘴说:“你说出这种话,我还怎么好打你,你下个星期天回来要补偿我。”

    是了,现在已经是长假的最后一天了,明天又是上学的时候。

    “行,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你要说话算话。”

    “一定一定。”

    看着重归于好的兄妹两,杨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过她的下一句话却让刘子余呆愣当场。

    “你觉得,夏鹿鸣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