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邀约

 热门推荐:
    这一拳,打在刘子余的身上,不轻不重。

    “林雪,你这是干什么。”既然有迷惑,自然要寻求解答,倘若不去问,那一直都是疑惑,就算之后再怎么猜测,都只是猜测罢了。

    林雪的拳头贴在刘子余的胸口偏下的部分,女孩子的手与男孩子的手差别还是很大的,就像林雪的手掌细腻白皙,一点也藏不住上面青青的脉纹,虽说拳头下看不见手指,但也知道一定是秀窄修长的。

    而刘子余的手就不是这样,骨节分明,远不像林雪的那样好看,并且较之起来,原本不是粗糙黝黑的手也变得如此了。

    “没什么。”林雪收回手,不带表情的回了句,声音一如既往地清冷。

    没什么,没什么会突然来一拳吗,你以为是何云飞吗?

    所以刘子余并不相信林雪的话,而林雪似乎也没有解释的意图,准备绕过刘子余离开。

    在林雪擦着臂膀走过的时候,刘子余恍然若失,于是他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袖子,拉停了她。

    “你要去哪?”愚蠢的发问,刘子余心想。

    “上厕所。”林雪言简意赅的回答。

    如此回答后,见刘子余还没松手,林雪目光上移,看着刘子余的脸说:

    “所以,你抓着我,是想一起去吗?”

    “当然...当然不是。”刘子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拉住她,不过这绝非是因为自己对于林雪有什么好感,或者说真想对于那莫名其妙一拳要刨根问底。

    刘子余拉住她,只是觉得如果自己没有伸出这手,林雪好像就要堕落令人生畏的黑暗中了一般,她的眼睛表情甚至连话语都没有提及,但刘子余却能真真切切感受到这一点。

    当然,也许这只是刘子余的妄想。

    刘子余尽量表情显得有些诚恳,说:“如果是有什么事,我能帮到忙的,请跟我说,我会帮助你的。”

    刘子余的话让林雪再度抬头,看到隐藏在圆框眼镜下那对好似前几天登山所见溪水一般清澈的眼睛,刘子余想从中看出些什么,但是虽然清澈却如同死水一般凝滞,从中什么都看不到。

    这样的眼睛刘子余见过,不止一次,相同点是都是林雪的眼睛,不同点则是看到的时间不一样。

    所以一个月过去了,林雪的眼睛并没有充满情绪,甚至到现在一丝儿情绪也寻不到。

    是啊,自己答应帮她,但是真帮了什么吗?假期约她出来,不就是为了帮她吗。

    但是之后呢,假期后半段跟着夏鹿鸣约会过后,刘子余似乎就忘记了这事一样,甚至说都没有主动再找过林雪,原来自己当时只是说着玩玩的吗?

    刘子余有些愧疚起来,这样的自己再度说出帮助别人的话语,却也还能这么信誓旦旦。

    多么无力可笑,刘子余心想,青春也许就是无数这样自以为是的真话编织成的吧。

    青春是谎言,也是罪恶。

    而他的手似乎也失去了抓着林雪袖子的理由,无力的垂落下去。

    林雪并没有离开,如果说她是那种能把所有情绪都能好好隐藏起来的人,那眼前这个男孩就不是这样的,或许一两种情绪他能很好处理,但一旦复杂起来,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就能完整的把他所思所想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

    人类的交流只有三成靠语言,剩下的七成则是从对方的眼神和微动作中收集信息。

    林雪不擅长表达,却会观察别人。

    观察人的一举一动,观察隐藏在冠冕堂皇背后的虚伪,观察她所在意的一切。

    少年能有什么错,他没有错,也许唯一的错就是答应会来帮助她,帮助这个已经沉迷在另一端甚至已经不会挣扎的丑陋之人,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但即便是错,后果也不能由他来承担,所有的痛苦都应该由自己承受。

    “晚上,能陪我走走吗?”

    林雪像是叹了口气一般说道,清冷的声音似乎难以掺和温度。

    晚上,是指放学以后吗?

    刘子余没来的及去问,林雪已经走了,可能她真的是要取厕所吧。

    望着渐远的背影,刘子余心情复杂。

    ...........

    晚自习上刘子余写着作业,有些枯燥乏味,所以开始东张西望起来。

    他左边是墙壁自然没什么好看的,所以视角朝右边转着。

    不过诗人的大圆脸占据着他的绝大部分视野,所以刘子余往左边靠了会,才得以看到更多的东西。

    诗人这个时候在被他命名为『微言诗集』的牛皮本上写着什么,大概是灵感来了,挡也挡不住了,刘子余没去打扰他,视线越过他朝更右边望去。

    看,不是瞎看,而是要找准目标看。

    比如看自己在意的人,观察下他们现在在做什么,这样才有意思,漫无目的的浏览只是浪费时间,

    刘子余看了看夏鹿鸣,这位少女正在将脑袋往她右边的女同桌那凑,估计是写作业遇到难题去看题目答案是什么,坐她旁边的女生刘子余认识,是班里的前几名。

    不过她这探头探脑的频率也太高了吧,或许自己应该劝劝夏鹿鸣少和刘子琪玩,愚蠢是会传染的,不过那样的话,蠢妹妹就显得未免太过可怜了。

    视角再往下移,坐在最那边的林雪映入眼帘,她在认真的写着作业,可能不是老师留的,而是自己给自己布置的。

    林雪年级第一也是有理由的,至少刘子余做不到如同林雪这样写作业一直不停。

    所以她说的晚上是指放学以后吧,刘子余心想。

    看了一会,好像又没什么意思,刘子余准备再度转动视线。

    不过对于林雪旁边的女生,刘子余倒是有些在意,名字叫赵颜如,取自诗经当中的『有女同车,颜如舜华』。

    这位是开学转进来的新同学,长的还是挺好看的,这不止刘子余一个人以为,何云飞那家伙都不知道提到过几次了。

    刘子余在意的也不是她的长相,而是她的动作。

    握着拳,脑袋一会偏向林雪,一会又转正回来,似乎是想说什么却又过于害羞。

    这本来是种好现象,毕竟似乎有人愿意主动和林雪说话了,这是一个不错的契机,但是埋头写作业的林雪却丝毫没有注意到,透露出惊人的专注力。

    这让刘子余真想按着林雪的头,转向赵颜如,让她好好听听别人要说什么,这可能是友谊的开始啊。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真要这么做,后果会怎么样,刘子余也不知道,毕竟不会有人喜欢别人按着自己的脑袋吧。

    视角再度移动,可以看到的熟人就多了,例如罗捷,刘俊,张杰,何云飞他们都在后几排坐着,也不是同桌,只是隔的不远。

    明明已经第三节晚自习了,怎么都还在写作业?

    应该也没这么多作业吧,刘子余看了会,转回了头。

    也许可能是存在了一个名叫袁兮兮的神奇生物,镇住了场子。

    ...........

    放学的铃声如期而至,如同打破了什么桎梏一样,安静的教室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刘子余靠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从他眼前不断的走出教室的人。

    然后,大姐头混进了教室,刘子余眨眨眼,确定是自己没看错,天知道楚含韵是怎么一下子跑到自己教室来的。

    不过别人来刘子余班,自然不是来找他的。

    楚含韵进门也看到了这个坐在第一列靠在椅子上,如同歇凉的老大爷一般的刘子余,看了一眼后,却没打招呼,直接走向了夏鹿鸣那边。

    真是不讲礼貌的女人,刘子余心想。

    楚含韵不知道和夏鹿鸣讲了些什么,夏鹿鸣那张脸上明显有了些意动的神色,然后她两一同走出了教室。

    出去之前,夏鹿鸣还热情地和刘子余说了声‘达令再见’,刘子余自然也是和她们两说了句再见。

    估计是大姐头良心发现,本来已经半个身子迈出大门,听见刘子余的再见后又折了回来,含糊的说了句再见。

    等到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刘子余偷偷往林雪那边瞟了一眼。

    她没走,不过她在看着自己。

    于是刘子余正襟危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