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林雪

 热门推荐:
    流泪的少女,橘黄色的灯光映着的脸,无月的天,这些都在刘子余的眼中。

    林雪抬起手,试着触碰自己的脸,湿湿的。

    “我哭了,可是,为什么?”

    泪水让眼前场景开始模糊。

    ..........

    “真是个怪人,我们不要和她做朋友了。”

    “除了学习好,还有什么,不知道天天装成一副高冷样子干嘛,对谁都是冷言冷语。”

    “林雪,你是不是自闭症患者啊,自己不觉得自己奇怪吗?”

    ..........

    奇怪的回忆。

    无聊的人总说些无聊的话,倘若每句话都要记得或者在意,一个脑子是不够用的。

    林雪深谙这个道理,所以她只留意自己在乎的人物。

    不过为什么自己还记得?

    偏见与诋毁,谩骂与嘲笑。

    这些些痛苦而又无聊的记忆,为什么会突然不知道从脑海的何处挤出来?

    记忆愈加延伸,痛苦就愈加强烈。

    哪怕是没有表情的少女,一时间也是由于哭泣而让整张脸都皱成一团。

    剧烈的悲伤袭来,让她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那一天,奶奶去世了。

    明明上一刻还握着她的手,挂着一丝和蔼的微笑。

    奶奶的丧礼是由她的子女一起举办的,大概她去世之前永远都不会想到,她死后第一天,她的子女就会因为遗产问题打架导致决裂。

    具体的,林雪记不得太多了,可能是幼时的自己不愿意接受这般丑陋荒诞的记忆。

    只是记得当时的月亮好圆好亮,让她被泪水盈满的眼眶,好像都能反射出皎洁的光芒。

    她悲伤难已,但吵闹的声音,东西摔破的声音,骂声哀嚎声,各类各样,不绝于耳。

    而她却只能躲在一角偷偷哭泣,看着月亮,她许了愿,以后都不要再哭了,永远也不要悲伤。

    若能避开猛烈的欢喜,自然不会有悲痛来袭。

    奶奶去世后,好像一切都变了,像林雪从那天后再也没见过父亲的其他兄弟姐妹。

    而林雪的父母两人的关系也走向破碎的边缘。

    自己是一个错误,林雪一直知道,父母并没有多么喜欢她,她的诞生好像就是家族延续的产物罢了。

    林雪也只是连接他们这段可笑婚姻的一把锁,不,不能称为锁,毕竟他们之间远没有这么坚固,只是一根绳子,一根细细的绳子。

    有一天,林雪发现自己好像不会笑了,不是不愿意笑,而是丧失了这种能力,这种笑的能力。

    没有笑的能力是奇怪的,一开始并没人会发现异常,但一旦被第一个人注意到了,就会一下子有第二个人知道,然后马上大家就会都知道。

    同学知道后,老师也知道了。

    老师知道后,林雪的父母也知道了。

    后面林雪记不得太多了,好像是这段记忆过于沉重杂乱,丧失了存在的意义。

    争吵与谩骂,互相责怪,愈加冰冷的家庭气息。

    林雪慢慢丧失了更多情绪,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却已经不想去思索原因,因为她自己觉得无意义。

    母亲她有一天走了,不过不是奶奶那种与世长辞,但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离开的悄无声息,从此以后再也不能从某个地方找寻到她的足迹。

    也许是一种逃避呢,毕竟她走之前一段时间看自己的的眼神愈发充斥着痛恨,林雪想不通为什么会有母亲恨孩子,她走了也许就是逃避自己。

    而不称职的父亲因此也越来越不称职,但有一点林雪是承认的,钱给够了。

    所以林雪能活到现在,也有她那父亲的功劳。

    林雪的微笑是根据记忆里的奶奶学来的,不过一点都不像倒是真的。

    对以世界微笑,这是奶奶告诉她的。

    而她只是用微笑去掩饰自己。

    掩饰什么,林雪自己也不清楚,大概是掩饰这颗丑陋的心。

    .........

    温柔的很纯粹的男声,让无止境跌入痛苦回忆的林雪缓过神来。

    “别哭了,事情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吗?

    但还是在心里啊。

    “皱成一团的脸可不好看,而且眼镜都快掉了。”刘子余伸出手本来想帮她抹抹眼泪,但发觉好像并不合适,犹豫了片刻把她已经滑倒鼻梁边缘摇摇欲坠的圆框眼镜取了下来。

    “我讨厌距离,我不喜欢适度的距离,我讨厌所有无缘无故闯入我的生活却又悄悄离开的人。”林雪的声音有些尖锐,不冰冷。

    此时此刻就像个宣泄自己情绪的小姑娘一般。

    距离这种东西,存在真的不好吗?

    刘子余不知道,他也想不明白,因为他不是林雪。

    他没有经历过林雪所经历的一切。

    也许,从很久以前开始,她身边的人都对她保持着距离。

    不过,林雪已经早已经习惯了,虽然说习惯不意味着喜欢。

    但现在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了呢。

    刘子余忍不住蹦出了个不要脸的想法,难道是因为我?

    不应该吧......

    如果这样,难道林雪还喜欢自己?

    但是她好像说过对于自己的好感不够的呀.......

    不过想到了长假车上她靠在自己肩膀上那事,刘子余有些不确定起来。

    情,不知所起,不知所终。

    少年伸出手帮少女抹了抹眼泪。

    ..........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在意距离了?

    大概,是在长假第一次正视自己内心的时候吧。

    逃避不了的谎言只能坦然面对。

    林雪那时并没有睡着,但却感到自己被黏住了一般,无法从靠着的肩膀抬起头来。

    少年的肌肉很僵硬,呼吸也有些混乱。

    不过自己其实也是。

    甚至心跳的很快,快到总感觉会蹦出口来一般。

    全世界有几十亿个人,却永远只有一个这样的少年。

    不过如此丑陋的自己,也只能在这样的时候独占少年的温柔了。

    有些狡猾不是吗,魔法使小姐。

    ..........

    长假第四天,林雪的手机没有弹出消息。

    长假第五天,林雪的手机没有弹出消息。

    长假第六天晚上,林雪的手机仍然没有弹出消息。

    看着床头柜上的纸坦克,林雪心想少年是不是已经忘了她了。

    她点开了大概是一个月前下的粉色,自己唯一关注的主更新了条动态。

    [图片]

    配上文字:游戏厅大胜利。

    是少年和魔法使小姐。

    不过这条动态很快就被她删除了,换成了另外一张并没有人物只有游戏厅内设施的图片。

    这个夜晚,林雪依旧没有等到消息。

    .........

    “你干什么!”林雪感受到了少年手指的温度。

    “抱歉抱歉,情不自禁,只是看你哭的太丑了而已。”

    林雪睁着眼睛,想努力看清被橘黄色灯光照的有些模糊的脸。

    过了有一会,她伸出了手。

    打了刘子余一拳。

    没有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