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朋友

 热门推荐:
    “所以,你为什么一个人去呢?”刘子余示意马不菲先把东西放在地上,看到她手指上被勒出的道道红印,于是开口询问道。

    “她们在打球啊,我正好不打,所以帮忙买点水。”马不菲搓搓手,短发也随着她的动作摇摆着。

    刘子余皱眉,他可不止一次看到马不菲一个人提这么多东西,开始还以为是她吃的多,不过的确她是比较能吃,但现在想来估计也是为这些所谓的朋友带去的。

    “是他们让你去的吗?”

    “不是嘞,是我自己去的,我看她们打球也比较累,所以帮帮忙,朋友之间不就是应该互相帮忙的吗?”

    马不菲的话让刘子余有些意外,这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马不菲居然说是她自己主动提出的要求。

    “好啦,不和你们说了,我要走了,拜拜~”马不菲像是歇够了一样,又提起袋子往运动场那边走去。

    刘子余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在意。

    林雪轻笑了声,说:“群体想要的只是能够满足他们需要,打动他们心灵的人。”

    夏鹿鸣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目光,她好像明白达令和月之恶魔对多手怪人的朋友有些不满意,但她不明白为什么?

    如果达令在忙,她也是很乐意帮他去买东西的。

    三人去学校超市也没买什么东西,刘子余就拿了瓶奶茶,而夏鹿鸣也跟着刘子余拿了同样的奶茶,此外还买了包辣条。

    说是要去挑选的林雪其实也没有挑选,只是在门口小站了会,看到刘子余买的饮料也跟着买了同样的。

    “不怎么好喝。”林雪喝了几口,说道。

    这冷淡的发言让刘子余有些不满意了,毕竟这也算他最喜欢的几种饮品了,于是他开口反驳道:“人和人的味觉总有些许差别,准确来说味道是由味蕾传递的,而由于每个人成长的环境有所不同,所以味蕾发育的情况也不尽相同,正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原因了,所以,林雪你觉得不怎么行,但是我觉得还可以。”

    “嗯嗯!”

    夏鹿鸣跟着点了点头,虽然她喝着也就这么好喝。

    “但我也只是在表达我自己的感受。”林雪拧好瓶盖,随意说着。

    刘子余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话语的漏洞,原本是想去反驳林雪说这款奶茶不好喝的话,却给林雪也辩解了一番。

    “不过,也可能是每瓶饮料存在着差异性,所以我们要不要换着喝一下?”林雪伸出手中的奶茶,看向刘子余。

    “嗯?”回应她的只有刘子余与夏鹿鸣的疑惑声。

    “你你你是想间接接吻吗,月之恶魔!”夏鹿鸣瞪大了眼睛,她可是看到两人都有喝过奶茶的,现在上面都还有他们的口水吧!

    刘子余视线从林雪的嘴唇上偏移开来,有些道貌岸然的说:“这不大合适吧。”

    “我开玩笑的。”林雪收回手,淡淡的说。

    刘子余面色古怪,最近这位高冷学霸,是不是对于恶趣味的玩笑情有独钟。

    .........

    几人自然也不会就这么回教室,而是选择在学校里随便走走。

    虽然不管怎么说,一男两女的气氛永远显得古怪。

    刘子余在排球场看到了马不菲,独坐在一旁的小凳子上,挂着笑容看着那些正在打排球的女生,泾渭分明。

    “那是多手怪人吧...为什么,看上去,这样的场景有些奇怪。”夏鹿鸣见刘子余停住脚步,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这样的有些怪异的场景。

    林雪望着马不菲,柳叶眉上抬,表情晦暗不明。

    她忽然有些孤独,来自马不菲以及记忆中的她自己。

    人们往往认为,感到孤独就意味着整个人形单影只,但实际上,并不是如此。

    独处时不觉孤独,人潮拥挤时却觉得孤独异常。

    林雪的孤独,两方面都有。

    她脱离了刘子余和夏鹿鸣,朝着马不菲走了过去。

    马不菲有些笑僵的脸在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垂了下来,她盯着被自己的影子覆盖的地面,才忽然发现除了自己所坐的地方,其余各处都有些阳光的明亮。

    看着看着,她扁了扁嘴,如同一直跳跃的火苗的眼睛,在这个时候也好似融入了脚下的灰暗。

    “你在做什么?”

    冷不丁传来的清冷声音,让低着头的马不菲打了个激灵,她抬起头,想看看是谁。

    逆着光的脸,却如此闪亮。

    好像是刘子余身边的女生,但自己不熟。

    很奇怪的是,爱交朋友的她,在看到眼前的少女却升不起半点这样的意愿。

    因为马不菲觉得眼前的这一位,能看穿自己,能透过自己露出来的外表看到那颗外强中干的心,她在这一位的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

    “你在干什么?”声音比之前更大了。

    林雪的声音也让那些打排球的女生停下了动作。

    “我...我没在干什么啊。”马不菲弱弱的说,她有些懵了。

    “没干什么,会坐在这?那些人不是你的朋友吗?”

    “是...是啊。”马不菲点点头。

    “所以她们为什么不跟你玩?”

    “我不会打排球啊...”

    “我问的是,她们为什么不跟你玩,你不会,难道不会学?她们不会教?”

    “我...我可能学的慢,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她们了...”马不菲眼神闪烁,不敢对视林雪的眼睛,她其实也是想玩的,但打了两球,就被一位女生叫去买零食去了,等回来的时候却被告知现在她们在打比赛,人够了。

    “你真悲哀。”林雪挂起一丝微笑。

    朋友,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马不菲所认为的朋友,只是从悲哀的想法中得到的悲哀结果,只是披着朋友外皮家伙,这样的怎么能称之为朋友,如果硬要用一个更为贴切的词语来形容,应该叫作乌合之众。

    因为群体只接受暗示力量的影响。

    马不菲的‘朋友’将她排除在外,也正是如此。

    林雪看着马不菲那张惊慌失措的脸,这是被戳破谎言所以露出的表情吗?

    她转过头,看向排球场上的女生。

    明明这边她们的朋友被陌生人责问嘲笑,但是她们却丝毫动作也没有。

    其中有个个子高高的,长得有一些好看的女生正露着看热闹的笑容,和旁边的女生窃窃私语。

    这就是朋友吗,真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