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样的高中生活真的没问题吗 > 第97章 周六的日常

第97章 周六的日常

 热门推荐:
    周六课间。

    “下周是不是学校要办运动会了?”坐在刘子余前面的罗雄飞转过头来问。

    “好像还没通知吧,不过为班争光的时候到了啊。”坐在刘子余后面的邹发听到了,插了一声。

    “哦,听你这么说,你是有什么想参加的项目吗?”

    “100米接力跑。”

    “哦豁,我也想参加这个,4100的接力跑。”

    “你跑的快吗,去年是哪个班的啊。”

    “嘿,你这话,去年就是因为我,我们401班的接力跑才反败为胜。”

    “这么强啊,厉害了。”

    夹在两人中间的刘子余,看着他两隔空对话,有些憋不住了,于是插了句嘴道:“我,刘子余,3000米。”

    此话一出,邹发和罗雄飞沉默不语了。

    “你在开玩笑吗,刘子余,3000米,你去年跑一千米不是都累的够呛吗。”邹发说道。

    罗雄飞也是露出一脸夸张的表情,说:“3000米,真是猛人啊你,我们去年都没人敢报3000米,后面随便喊了个人凑个数。”

    刘子余笑笑,眼睛微眯道:“今时不同往日,人都是会成长的。”

    “刘子余,你可别逞强,虽然最近你天天早上晨跑,但3000米这种也不是一般人能跑的。”

    “rb,到时候看我表现行吧。”

    这个时候,上厕所去的诗人也回来了,“各位贤弟,你们是在探讨什么,说出来让愚兄听听。”

    “运动会啊,诗人兄,你有什么想参加的吗?”罗雄飞提醒道。

    诗人一听,人愣了一下,然后缓缓坐了下来,叹了口气道:“我也想参加,但奈何我只是一介文弱书生,所以有心无力啊。”

    文弱书生?

    诗人你这样子,是不是对于文弱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刘子余心里吐槽。

    “不过你们如果要参加的话,我会为你们加油的,到时候即兴作诗,为你们助威怎么样?”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刘子余三人异口同声道,对于诗人这样的说法,除了道谢接受还能干什么呢?

    他们已经习惯了。

    “你们......怎么好像有些不情愿的样子?”

    “没有!”三人又是异口同声道。

    “嗯?”君微言张了张嘴,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他们怎么这么熟练?

    不过还没等他想明白,数学老师已经随着上课铃声响起走进了教室。

    数学老师是个准时的人,准时到行动和铃声同步,不肯浪费一分一秒,他笔直的站在讲台上,泛着光的眼镜下面是一双小眼睛,显得格外严谨认真,他在等上课铃声结束。

    待到声音消失,他按照惯例拍了两下桌子,然后用富有磁性的声音喊道:“上课!”

    “起立。”

    “老师好~~”

    刘子余觉得上数学课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数学涵盖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时它也是一门工具,一门用逻辑推理观察世界、判断世界的工具。

    或许有些人觉得乏味,觉得在数字的海洋里面早已经迷失了自我,被各种公式方法搞的晕头转向。

    但不可否认的是,数学很重要,不容忽视。

    刘子余打起精神来,翻开课本,已经准备妥当,而旁边的诗人这个时候却开始犯困,打着长长的哈欠,让刘子余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刚刚振作起来的精神好像在这一刻又松懈下来。

    刘子余这边哈欠打完,诗人那边好像被传染了一样,又打起哈欠来。

    然后...刘子余又打了一个哈欠。

    “那两个哈欠打个不停的同学,困了就拿着书去后面站一会。”

    这样反复循环的动作自然被数学老师注意到了。

    数学老师的声音让其他人的视线也转到了刘子余这边,诗人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拿着书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后面。

    诗人都走了,刘子余自然不会不走,但他不是真的困,这完全是被诗人传染的啊,他想解释,不过现在却不是什么解释的场合,所以他也拿起书,走到了后面。

    不过说真的,这样站着,还真的不怎么困了。

    .............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时间飞逝,古人描述的总是这么有意思。

    “淦,这么快就要最后一节课了吗,舒服了。”刘子余在厕所遇到的现代人何云飞如此发言。

    “嗯...”刘子余上厕所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意愿和人讲话。

    不过在一旁的何云飞却耐不住寂寞:“刘子余,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掉坑里了?”

    “不想说话,你能闭嘴吗。”

    “我靠,刘子余,你怎么这么冷淡啊,你变了啊,是不是因为跟林雪坐久了,身上已经沾上了她的气息。”

    “......”

    “不过,说回来,刘子余,你真是个斗士啊,一个人招惹这么多的女生,是准备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吗。”

    “滚!”刘子余言简意赅。

    而刘子余说出这句话后,何云飞那边就没声了。

    正当刘子余以为何云飞这货是走了的时候,他那张贱贱的脸却从厕所隔板边探了进来,与刘子余四目相对。

    “你没掉到坑里啊。”何云飞笑笑。

    “???”

    刘子余懵逼了,怎么上个厕所还不得安宁。

    “你特么......”刘子余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嘿嘿,我这就走,你安心拉,走了走了。”何云飞看刘子余的脸色不对,直接选择溜之大吉。

    刘子余握住手上的纸巾,心里在琢磨,自己是怎么交上这么一个朋友的。

    初中的时候,何云飞还是一个很正经的人啊,不过自从初二那年,他入宅后,就开始越变越怪了,原本高高瘦瘦的他,开始往两边横着长,脸变得愈发圆润,双下巴开始显现。

    当然,现在的何云飞还是看不到双下巴,这是因为后面他去了一波健身房,把身上的肥肉减了下来。

    但就算如此,他那种贱贱的气质却没有丝丝改变。

    或许,已经刻进了吧。

    ————————

    周六的最后一节课是物理课,赵祁将要讲的内容讲完后,看了看表,发现没有几分钟了,便索性也不继续开始新内容。

    他站在讲台上,往底下巡视着,凡是被他望去的地方,一个一个坐的那叫一个端正。

    学生时代的装模作样,真是有意思,还以为老师看不出来吗,这些都是老师以前玩烂了的招数啊。

    赵祁心想,但这种话是不会说出来的,毕竟有时候看起来还挺有意思的,或许这是教师的恶趣味吧。

    他拿起自己的老式保温杯喝了口水,润润嗓子,习惯性的抬了下眼镜后,说:“这一周又要结束了,也不知道你们学了些什么,还是那句老话,现在的学习是为了你们的将来着想,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高考是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以后的方方面面都与之相关,所以现在的苦啊累啊,都是能在将来得到回报的。”

    “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底下有人小声议论。

    不过赵祁的听力是极好的,他脸一垂,眼镜上泛着的寒光,让人汗毛直立。

    “朱昆仑,就你会说话,这么会说话,明天来我办公室说。”

    “哈哈哈哈......”底下发出了阵阵笑声,而朱昆仑同学脸瞬间垮了,他现在只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袁兮兮从位置上站起身来,拿着纪律本走到讲台旁,将其递给了赵祁。

    老赵翻阅了两下,扶了扶眼镜说:“这周你们表现还不错啊,违纪的人少了很多,我看了看,明天来陪我的也就两三个啊,守纪律是件值得表扬的事情。”

    然后老赵念出了那几个这周违纪较多,因此被请去明天同老赵喝茶的名字。

    这里面自然没有刘子余,更没有何云飞。

    下课铃声响了起来,刘子余听到了楼上的有些刺耳的桌椅挪动声,乱乱的嘈杂的脚步声。

    真好啊,准时下课。

    不过今天的老赵好像也不准备讲多少废话,简单的交代了两句,就宣布了放学,然后便率先出了教室。

    这是赶着回去陪老婆孩子吗,刘子余心想,不过这再怎么说也是件好事。

    刘子余稍微收拾了下书包,就准备带着夏鹿鸣回家了。

    带着夏鹿鸣回家,这样的话语好像也有些不恰当,但是刘子余却很自然而然的这么想,明明两人的家并不是一个家。

    他转过头,看向夏鹿鸣的方向,这个时候这个少女正在那认真清点东西,防止回去漏带什么东西。

    模样看起来是很可爱的,刘子余忍不住笑了笑,这样的少女,奇奇怪怪的就闯进了自己的生活,并且还住在了自家隔壁,这是她所谓的命运吗?

    夏鹿鸣收拾好后,往刘子余这打了打招呼,示意可以走了。

    刘子余点点头,也站起了身,然后也看见了在最右端还坐着的林雪。

    她在望着窗外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