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武:签到十年,登基为帝 > 第17章 西缉事厂

第17章 西缉事厂

 热门推荐:
    第十六章西缉事厂

    几乎是呼吸之间,跟随太监前来的那些侍卫已经死伤大半。

    而此时,刚刚逃至门口的太监,看着那一句熟悉的身体,他在思考这具身体到底是谁的?

    又过了两个呼吸,地面之上出现了一朵红色的葵花,这一朵葵花娇艳欲血。

    很快葵花消失了,地面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那些尸体与血液,仿佛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看着如此轻描淡写的雨化田,唯一活下来的那一个侍卫,早已经瑟瑟发抖。

    “怎么可能?你是彼岸……”

    话还没说完,雨化田剑芒一闪这名侍卫直接炸裂开来。

    雨化田看了一眼周围,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的动作不是太大,没有将这里的环境污染。

    “臣不辱皇命,已经将这些垃圾清理干净!”雨化田重新回到了乾清宫,对着屏风内安慰着玲珑的皇帝朱无炎回命道!

    “很好!”朱无炎那平淡无波的声音,从屏风之内传了出来。

    雨化田得到朱无炎的夸奖很开心,因为这是一种信任,自从今天忽然知道了血衣侯等人的存在。

    雨化田的内心已经有了一些慌张,对于实力深不可测的血衣侯,雨化田充满了忌惮。

    因为作为工具,如果工具不再好用了,那么他迎来的将会是被主人抛弃的命运。

    雨化田不想做那一个被抛弃的工具,他也有着自己的野心以及无垠的羁绊。

    这个羁绊来自前世的执念,就是西厂!

    “雨化田!”朱无炎语气轻柔的喊了一声。

    “臣在!”雨化田急忙应和。

    “这宫中近来很是不太平,疏漏实在太多,人员又是太杂,也是时候清理一下了!”

    “还有,有些人的爪子实在太长了,该剁的还是要把它们剁干净!”

    “记住了,你是朕的人,如果有人阻拦的话,就连阻拦的人脑袋一起给砍了吧?”

    朱无炎用最平淡的话,说出了最狠的词语,这简单的几句话,可能让紫禁城血流成河。

    “嗯,去做吧!记住了,不要把地弄脏了!”

    听着朱无炎那平淡的语调,雨化田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当即叩首领命。

    “臣遵旨!”

    “臣定不负皇爷所托!”

    “嗯,去吧!”

    “诺!”

    雨化田起身,恭敬地退出了乾清宫。

    “见过皇爷!”这时候一个身影从阴暗中走出来,这个人正是潮女妖。

    原来锦衣卫一切事情妥当以后,潮女妖便前来复命。

    “做的很好,既然你们已经全面的接管了锦衣卫,那么接下来朕就把这一件事情要交给你们!”

    朱无炎说着将一块黄布丢给了潮女妖,这块布之上不是其他什么,正是今日徐阶逼迫自己加封的名单。

    既然你们想要升官,那么朕赐给你们这个棺吧!

    “诺!”潮女妖拿着那一份名单,再次消失在阴暗之中。

    而此时,皇宫冷宫的角落不起眼处多了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牌子。

    “西缉事厂!”

    这一块牌子,蕴含了雨化田的武道真意。

    第一眼望去,会让你不自觉的陷入雨化田的精神世界。

    如果是修为浅薄一些的,估计会立刻走火入魔,爆血而亡!

    这一块牌子立好以后,雨化田也没有多做停歇。

    宫外的事情自己做不了,那么宫内的事情,自己一定要办的漂亮。

    “马进良,现在西厂已经建立了,那么接下来我们也该活动活动了!”雨化田对着站在自己下手的马进良等人说道。

    “督主放心,小的们心里有数!”马进良依然带着他的修罗夜叉面具。

    就是因为这一句话,整个皇宫大类陷入了腥风血雨之中。

    就算是先帝的贵妃,也不能幸免。

    这一日,宫内的丧钟不停的敲响,弄的百姓们都以为新帝又驾崩了。

    经过一夜的疏理,皇宫大内变得亲近了许多。

    原本被世家大族,宗门势力完全渗透的皇宫,变得清净了许多。

    而西厂的诏狱之中,一队队的番子将一个个血肉模糊的太监宫女拉到了一边。

    其中不乏贵妃装饰的女子,此时她们头上的凤冠霞帔,早已变得不能保护她们。

    “秋霞姑娘,你是太皇太后,身边的红人,所以有些事情你是自己说,还是我来问!”谭鲁子看着眼前被自己折磨的不像样子的宫女问道。

    那个叫做秋霞的女子,早已血肉模糊,微微的睁开眼睛然后嘴唇动了动,吐出了一句话:

    “你倒是问啊!你不问我怎么说?”

    谭鲁子一时间很尴尬,他看向自己的副手然后问道:“我刚才什么都没问?”

    副手点了点头,刚才自己也就只顾着挥鞭子了,至于问问题,这种事情一直都是有专门的人询问的。

    “好吧!就等你这顿打白挨了,那秋霞姑娘,你是不是应该说出太皇太后的秘密?”

    谭鲁子看向秋霞,对于自己的错误,还是勇于承认的,可是再看向秋霞的时候,发现她的目光变得涣散。

    这一刻,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离了,呼吸变得缓慢,谭鲁子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死了。

    “二档头,这个小宫女死了!”副手取出专业的轻羽放在了她的鼻间,发现羽毛并没有飘起来。

    “死了吗?那我真的只能和你说一声抱歉了!”谭鲁子从怀中取出了绣帕,微微擦了擦眼角本不存在的泪水。

    “既然死了,那就再补上一刀,嗯,就说她想逃跑,然后被追击而死!”谭鲁子对着身边的下手吩咐道。

    要知道,只要进了西厂的诏狱,活人也要帮你退了三层皮。

    “那么下一个!”谭鲁子微笑对着站在门口的番子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