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武:签到十年,登基为帝 > 第32章 以自己为饵,方可钓大鱼

第32章 以自己为饵,方可钓大鱼

 热门推荐:
    第三十一章以自己为饵,方可钓大鱼

    当目光落到的潮女妖身上的时候,孔繁淼的眼神再次发生的变化。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美丽的女子?好想就这样拥有她!”这是他此时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要知道他身为孔家家主,不管是身份和实力,在江湖上都是第一等的。

    江湖百花榜三十名左右的女子,他也不是没有享用过。

    可是看着眼前的潮女妖,他心中暗自计较,如果放在江湖百花网之中,这一位也是前十。

    看着孔繁淼那种贪婪好色的眼神,潮女妖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微笑。

    这种眼神,她见得太多太多了。

    孔繁淼突然想到什么,一下子收拾了心神,然后看向了血衣侯白亦非。

    “大人好深的心机,居然想到操控徐默这个白痴来进攻我们孔家!”

    “想来操控徐默那个白痴的,应该就是旁边这位美丽的女子!”

    “不过说真的,大人,这个计谋还是真的六啊?”

    “如此一来,逼着我们孔家不得不出手,不知道,我孔家如果出手的话,大人是否能够承受的住天下读书人的怒火?”

    孔繁淼看着白亦非,在那里自顾自的说道。

    “嗯,不错,不愧是孔家的家主,果然是心机深沉之辈!”

    “不过是一些小手段,开胃小菜而已!”白亦非无所谓的说道,仿佛死的并不是一个家族,而是一个蚂蚁而已。

    “大人如何称呼?”孔繁淼双手微躬请教导。

    “要知道这皇城之中,居然能够隐藏大人一位,如此天娇一样的人物,真的是难得啊!”

    “本座血衣侯白亦非,陛下下的一条看门狗而已!”白亦非没有任何的不适,毕竟狗是最忠诚的。

    至于那些不忠诚的狗,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成为桌上的火锅之中的涮肉。

    在听到白亦非自称自己为一条看门狗,孔繁淼这个孔家的家主明白,眉头微微皱起。

    此时他心中猜测,难道让小皇帝还有其他的底牌。

    眼前的这个男子修为与自己差不多,如果二人真正打起来的话,胜负应该在五五之数。

    “这一夜也差不多了,你们家也是最后一家了,这样我们俩开始吧!”白亦非看向了孔繁淼说道。

    此时孔繁淼的内心有无数的无法说出,大家说好了只是聊聊天,你却要生死相搏,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既然别人想动手,那自己也不能弱了孔家的名头。

    “大人就这么想为国尽忠,为小皇帝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孔繁淼说话间,已经取出了自己的判官笔。

    “人哪有不死的,如果陛下叫本官死,那么本官不得不死,如果陛下不让本官死,那么本官就不会死!”

    白亦非缓缓的说道,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可是仿佛是在阐述一个真理。

    “还有那两位朋友,站在那里看了那么久,是不是也应该出来了?”白亦非说话间目光落在了孔家的大院之中。

    话音刚落,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孔繁淼的身旁。

    “见过二位太上长老!”孔繁淼看到二人将判官笔握在手中,双手弓身行礼。

    “家主,你做的很好!”其中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身穿一身儒士青衫,右手微微抬起。

    “这位大人,大明孔家乃是盛唐孔家的分家,还请大人看在盛唐孔家的面子上,网开一面就此退去,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和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小皇帝的走狗杀了就是!”另外一个身穿黑色儒士长衫的身形消瘦的老者不屑的说道。

    血衣侯白亦非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两个老家伙全都有通天境界三重的修为。

    这样这件事情才变的有意思嘛!

    “不过说真的,大人,你这鱼饵下的确是有些大了,居然将自己做鱼饵,就是为了将我们两个老家伙引出来!”白袍的老头双眼微微眯起,眼神之中全都是杀意。

    “看得出来,对那小皇帝忠心耿耿啊!”黑袍老者补充道。

    “好了,既然二位出来了,不妨做个自我介绍,毕竟二位想来也不是那种籍籍无名之辈!”血衣侯白亦非看向这黑白二位老者。

    “好说,盛唐孔家内宗长老,颜子敬,家祖颜回!”白袍老者双手结了一个手势然后神情倨傲说道。

    “盛唐孔家内宗长老,冉子俞,家祖冉伯牛!”黑袍老者同样的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双手结手势,不过手势却是和白袍老者的不一样。

    听到二人的介绍,坐在皇宫之中的朱无炎,有些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孔家,真的和那一位儒家圣人孔某人,有着不可断的联系。

    这孔家在盛唐虽然说是五姓当中位列第一,在那大唐的朝廷之中占据了小半边天。

    可是这是那一位女皇同意的,既然她同意,不管搞风搞雨,都没有人会过问。

    可是这里是大明,不是大唐,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

    自己同样也不是那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朱无炎右手微微用力,一直握在手心的玲珑白玉杯瞬间破碎,然后化作玉粉被一阵风吹散。

    而此时,白亦非取出了自己的那一柄血剑,轻轻抚摸着,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这么说来,儒门圣地就是孔家的圣地了,那么徐阶背后的人,也就是你们两个了!”白亦非这一刻将所有的事情全都贯穿清楚了。

    “是又如何?”冉子俞不屑地说道。

    “那么先帝的死,也是你们两个动的手?”白亦非再次提问道。

    毕竟那一位一直在注视着,只要将该问的都问出来,那么这两个老头也就没有用处了。

    “先帝,不过是一个傀儡罢了,做傀儡就要有做傀儡的样子,居然想要超脱掌控,那么他的下场也只有被毁灭!”颜子敬满脸不屑的给出了答案。

    “好了,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那么大人还请你上路吧?”冉子俞说话间取出了一本书和一支笔。

    而这一本书正是儒门的至高盛典【论语】!

    :感谢我狼哥5000起点币打赏,威武我狼哥,人狠话不多,狼哥威武霸气,为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