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各方云动

 热门推荐:
    第六章各方云动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百官中传来。

    “大胆卢宗,居然罔顾人伦,竟敢弑君,其罪,当诛!”

    紧接着,一道人影从百官中一个闪身出现在卢宗背后。

    一掌印在卢宗后心,卢宗一口鲜血喷出,右手指向背后偷袭之人,显然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

    “臣救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来人不是他人,正是铁胆神侯朱无视!

    如今的朱无视正是壮年,他虽然是皇家血脉,可是他是神武帝一次酒后乱性,让浣衣局的一个宫女珠胎暗结。

    所以虽是皇室血脉,可是身份却是低微,以至于神武帝分封之时只得到一个侯爵位。

    可是这一位侯爷,那是真的不甘寂寞,青年时期未争夺皇位扭转于江湖之上,拜得名师获得真传。

    至此,在江湖上闯下了偌大名头,而后先皇分封,封其为铁胆神侯,入主护龙山庄。

    “皇兄有心了!”朱无炎嘴角微笑,而后衣袖轻轻一挥,原本那十几名锦衣卫,被一道劲风扫过,全都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世人皆知,雷霆雨露均是君恩,尔等食禄,均为朕赐,今日尔等不思君恩,居然做如此叛逆之事成那些叛逆之人鹰犬!”

    “其罪,当诛!”

    朱无炎右手一握,那十几名锦衣卫如同被人握住了命脉,紧接着整个身体爆炸开来。

    “啊!”

    血肉飞散,一些距离比较近的大臣更是,被这碎肉洗脸。

    “啊”这些被洗脸的大臣一个个惊恐的大叫,他们那里经历过这种事情。

    看着一条条生命在自己面前被活生生的震成枯骨,还有那枯骨之内跳动的心脏。

    这是深深的剥离,将一个人身上每一块的肉全都剥离开来,却又保证他不立刻死去。

    “咔嚓咔嚓”

    那些白骨骷髅,微微一动,随后传来了骨骼摩擦的声音。

    紧接着轰然倒地,化为一摊血污,最后灰都没有留下一颗。

    这就应验了那句话,跟朕作对骨灰都给你扬了!

    “怎么可能?突破之中,居然还可以随意移动?”

    要知道突破之中,随意移动,轻则重伤,重则陨命。

    而这一位少年君主,居然敢在突破的时候居然敢击杀他人,关键是还毫无损伤,这一切不合常理。

    就在这时,那被九条真龙吞噬的大明皇道龙气发出了一声,惊天哀鸣。

    朱无炎这时候也收到了系统反馈的信息。

    原来这一条皇道龙气之所以隐匿自己,因为这条皇道龙气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灵识。

    这么多年隐藏自己,完全是因为在积蓄力量为化龙做准备。

    今日系统奖励的那一道万象龙气将大明的皇道龙气给吸引了出来。

    因为他感觉到只要自己吞噬了这一条龙气的话,那么自己就可以化形而出,脱离这个世界。

    当年太祖定龙脉,以皇道龙气镇压大明之气运,怎么算也没有算到大明的气运有被皇道龙气反噬的一天?

    这也是为什么成祖之后,大明的国运日渐衰败,整个大明风雨飘摇。

    九道真龙发出一声龙吟之音,大明皇道龙气也留下了自己最后的哀鸣。

    “定国运!”

    朱无炎一手探出,直接抓住了那一条失去灵智的皇道龙气。

    是的,皇道龙气的灵智在那一声哀鸣之中,被九道真龙之气给抹杀了。

    这一刻只留下了定国运的本能。

    太庙之中,太祖的画像面前的蜡烛,再次点燃。

    自从200年前蜡烛熄灭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点燃了。

    朱无炎随手一抛,手中的皇道龙气再次隐没在这紫禁城中。

    而此时他身上的气息再次发生的变化。

    “怎么可能?居然又突破了!”

    朱无视没有想到今天的惊喜会那么的大。

    朱无炎,再次释放了一些周身的元气。

    可是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元气的触动之下,天地间元气暴动。

    无数的星辰之力,如同银河倒坠,向着朱无炎奔袭而来。

    此时紫禁城的上空星辰璀璨,天下各方势力全都聚目于此。

    武当山

    张三丰,站在山前眺望着大明紫禁城的方向,久久未能语,这一刻,他的内心特别的不平静,因为他也猜到了自己努力守护那么久的平衡,这一次可能会被打破了。

    大秦,咸阳宫

    嬴政站在门前,眺望着远方的星辰,实力达到他这种地步,以后天地间任何一丝灵气的变化,他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

    “一日王境,看来这天下会因为你的存在而变得精彩,以后的日子有许多了!”

    盛唐,皇宫,七星殿密室内

    武曌,看着眼前的星空大阵,身上凤凰火焰燃烧,眼前的星空大战之中,代表着大明皇帝的那一颗紫薇帝星耀眼夺目。

    作为一个女人,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其中付出的努力比任何人都要多。

    蒙元,

    “大祭司,如何?”成吉思汗,向着大祭司询问道。

    “禀大汗,紫薇帝星闪耀,人主降临,大灾!”大祭司双手环肩,整个人虔诚无比。

    “可有破解方法?”成吉思汗一双鹰目,似乎可以射破苍穹。

    “有!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大祭司用只有二人可以听到的话语低声说出了方法。

    “一定要这样吗?什么时候我们草原也要用女人来换取和平?”成吉思汗没有想到最后的方法会是这样。

    “大汗,敏敏郡主天生就是皇后的命,可是这命格与我草原格格不入!”大祭司也有一些无奈,毕竟战争从来都是男人的事情,现在为了躲避战争,居然需要去牺牲一个小女孩。

    “可是敏敏她只有八岁!”成吉思汗神情有些落寞。

    “12岁之前是神最后的选择,大汗要为我草原各部落着想!”大祭司说道。

    “你先出去吧,让我再想一想!”成吉思汗早已过了壮年,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雄心壮志,此刻神情居然也有了一些英雄迟暮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