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百族战记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任性 一

第一百四十二章 任性 一

 热门推荐:
    “洛一姑娘,快快请起,你认错人了,我哪里是什么主上啊。”

    萧平已经没有地方退了,但是谨遵男女授受不亲的礼节又不好伸手去扶,只能站在原地着急道。

    洛一似乎很听很听萧平的话,马上站起身来看着他手中令牌道。

    “持此令牌者,无论什么身份都是洛一的主人。”

    萧平怔了怔,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子说认他为主,放在几个月前他接受起来可能没多少负担,可他现在和姜宁薛盈的关系已经扯不清楚了,怎么还会让这种事情发生,马上拿出另外一个令牌往身后张文谦手上一塞道。

    “洛一姑娘,你看我师弟手上也有一个令牌,你还是认他为主吧。”

    洛一面无表情看了看张文谦手中的令牌道。

    “主上,那个令牌是假的。”

    萧平惊道。

    “怎么可能,五师兄怎么可能会给我假的东西,况且你看着令牌跟你之间也有所感应····

    说到这里萧平想起现在不是先分辨令牌的真假,连忙把自己手上的令牌跟张文谦的令牌调换了下,萧平暗赞自己机智的同时道。

    “好了,现在我手上的令牌是假的了,我就没福气当你的主上了。”

    洛一似乎对萧平把自己推给别人的做法有点反感,两条细眉微微皱了起来。

    “洛一只认第一个拿出令牌的人为主,后面拿出来的无效。”

    萧平这下彻底没辙,皱眉想了想正欲开口跟洛一好好商量下这个事情,就听一旁张文谦道。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嫌弃我,所以怎么都不想认我为主是吧?”

    洛一听到张文谦的话,转头认真的看着他半响后冷冷的道。

    “是的。”

    张文谦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的嫌弃,捂着胸口退开几步,表情显得很夸张的伸出手指着洛一,可是张了半天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击,看到一旁也是呆立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萧平,连忙道。

    “师兄,你现在是她的主人,你快帮我说说她。”

    萧平哪里敢得罪要认他为主的洛一,只能好声好语劝说她断了这个念想。

    “这个,洛一姑娘,你看这个事情还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洛一冷道。

    “没有,我认定你了。”

    萧平无奈道。

    “你怎么这样啊~~~~~~~~~~你愿意可我不愿意啊。”

    洛一听到这句话突然死死盯着萧平不发一言,萧平被洛一盯着忽感一阵寒意,但是这种事情他真不能妥协,所以也是忍着不开口说话。

    过了片刻,洛一似乎先忍不住先开口道。

    “主上,是不是有心爱的女子了,怕她误会才不愿意接受我。”

    萧平打死也想不到洛一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他本来有是有个喜欢的女子薛盈,不过现在他跟姜宁又存在种理不清楚的关系,不过仔细一想他并没有心爱的女子,仅仅只是怕误会而已。

    “没有,只是原因比较复杂一时也说不清楚,反正我就是不能做你的主上。”

    洛一接着问道。

    “她姓什么?”

    萧平脑子刚好想着姜宁薛盈的事情,一时居然没反应过来随口答道。

    “她姓薛。”

    说完萧平才反应过来。

    “誒~~~~~~~~~洛一姑娘,你怎么又这样啊~~~~~~~~~~~。”

    洛一脸上似乎根本不可能没有其他表情,语气似乎也根本不会有多少波动,她说出来的话总让萧平极不适应。

    “主上不必担心,你把我当成你们人族任由差遣的下人就行。”

    “那怎么行,你是五师兄的父族人,按理说我们应该互相扶持才对,怎么能把你当下人。”

    “相互扶持是人族夫妻之间常用的词语,主上这是在隐晦的提示要我成为你的妻子,作为主上的仆人我很愿意成为主上的妻子。”

    “洛一姑娘你别这么理解啊,我说相互扶持是我们要相互帮助的意思,不是要夫妻之间那种意思。”

    “主上长相这么普通,还会拒绝我成为你的妻子,主上心爱的女子一定是个绝世美人。”

    听到这句,萧平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这时他才发现跟不在一个世界的洛一谈论问题是个极为错误的事情,马上转移话题道。

    “洛一姑娘,你令牌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你一看到这个就要非认我为主呢?”

    洛一想了想后用她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道。

    “令牌是由“万树之母”每万年才新生的一根枝桠制作,“万树之母”虽然不知存在了多少万年,可是这个令牌只制作出了三枚,数量这么少加上“万树之母”又没有时间去给这令牌取名字,这令牌也就没有个好听的名字,我姑且称它为“小绿绿”吧。”

    ““万树之母”每万年新生的枝桠经过一些特殊手段催生后,可以培育出“万树之母”的一尊分身,分身几乎完全复制了“万树之母的”一切能力,不过却没有“万树之母”周边木族提供给它的茂盛生命力,这就使得催生成的分身实力和大小都不到万树之母本体的一成,万树之母大人自觉这分身没太多用处,就赠与了夜魅族大长老。”

    “我天生对生命力有着极强的亲和力,就被送到万树之母大人身边修行,后来就成为了一名服侍万树之母的生命祭祀,这令牌虽说只是象征着“万树之母”的一尊分身,在我眼中却是如万树之母本体一般。”

    “在族内我是认“万树之目”为主,既然主上手持分身令牌,我也应当认主上为主。”

    萧平听到关于令牌的介绍也跟他猜测的差不多,然而这个认主什么的还是觉得有点站不住脚,人族史书上记载很多“万树之母”为大陆无数生灵做出的贡献,“万树之母”完全不需要夜魅族的谁去服侍它,五师兄也跟他提到过夜魅族很多方面已经超越了人族,夜魅族信仰什么的也许会有,可是那怎么也是对于“万树之母”的感恩,跟他一个手持令牌的人能有什么关系。

    萧平想着洛一这认主的事情极有可能瞎编的,但是见她不依不饶的样子,也干脆暂时不去理会,等族试一完就想办法送她回去得了,心中既然有定计,萧平开口道。

    “洛一姑娘,虽说名义是我在拍卖场把你救下来,但是我没想过要限制你的自由,最近我们人族马上要族试了,也没多少时间照顾你,你看最近就呆在这府上怎么样,我见府上女子都很多,你们之间交流沟通应该会比较方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