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第七百五十二章 肝胆(二十一)

盛唐风华 第七百五十二章 肝胆(二十一)

 热门推荐:
    恢复平静的李世民,身上那股如山的气魄重又凝聚起来,将杨思之前那份轻慢之意碾个粉碎。原本以为李家能有今日的成就,全靠隐忍功夫再就是卑鄙手段,趁父皇不备暗下毒手,再就是言而无信耍弄权术。如今看来却是自己想错了,单是李世民这么个少年郎,身上的气魄已经超过父亲,更有一份出人意料地定力。李家有这样一个麒麟

    儿,就足以胜过杨家。再加上老谋深算的李渊以及乐郎君这等虎臣,怎么看李家得天下当皇帝都是天经地义。想到这一点,杨思心中的不甘之意消散,又平添了几分惆怅。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自幼生在在帝王之家的杨门贵女,一想到自家的江山丢得彻底,怎么看都像是天数应当

    ,心里自然不会好受。

    李世民这时却朝徐乐道:“杨广倒是好心机好手段!死到临头还不忘用出这么一招,想要让李家成为众矢之的!”徐乐微微一笑,目光中充满赞许之意。不愧是我徐某的好友,也不愧是有资格执掌玄甲骑的军主,果然能看出杨广送玉玺背后险恶用心。若是他为玉玺所迷,一心只想着

    玉玺的用处不顾其他,这个人的成就也就是那么回事了。能看到这一层的人,才有资格在乱世中开创王霸之业,也有资格让玄甲骑辅佐!“杨广诡计多端善用权谋,这也是人所共知之事,二郎倒也不必因此就发燥。不管他有何打算,这玉玺都实打实放在这。有这么一方宝物在手,总归是一件好事。若是被外

    人知道玉玺在这艘船上,只怕会不顾性命前来抢夺,到时候就算是这滔滔江水,怕是也挡不住天下英雄千军万马。”“他抢任他们抢去,依某之见还不如把这东西丢入江中,大家落个彼此干净!”李世民此刻已经从被玉玺震慑的情绪中缓解过来,脑筋变得清爽,也知道该做怎样的选择。他的想法和徐乐差不多,玉玺不过是一件死物,自身并无神力。大家你争我夺,说到底都是为了名位大义。可是自古以来乱世中最大的大义还不就是刀枪兵马?兵强马壮

    者随便拿一块玉石,就可以宣称是玉玺。反过来,无权无勇之人手持玉玺也无用处。就像是面前的杨思,她就算高举玉玺亮明身份,又会有几个人真把她的话当回事?好虚名而贾实祸,非智者所为。为了这么一方玉石引来天下诸侯的围攻,也不符合李唐的利益。李世民倒是不畏战,也明白李家要想混一南北横扫**,必然要把天下诸

    侯一一扫平才能实现目的。不过这个目标固然不变,具体的实现方式总归有若干种途径,与天下人为敌,再靠着硬拼猛冲一口气解决,这怎么看都不像是智者所为。徐乐对于他的心思也能理解,事实上杨广送玉玺给杨思,很可能就是存着这个念头,以玉玺为武器,让李家陷入天下围攻之中。不过化解的方法,是否就是把玉玺一丢了

    之,又或者当玉玺没出现过,就是可商榷之处。徐乐摇着头:“我曾经和二郎心思一样,想过就当这玉玺从不曾离开江都。可是这几日养伤期间,又改了主意。宇文化及未曾得到玉玺,肯定能想到是落在你我手中,就算我们不说,他也会大肆宣扬。天下诸侯没人会听我们解释什么,就算我们说玉玺不在手中,又有几人肯信?既然左右都难逃污名,不如就放开手脚大大方方的承认。不管怎么说,这天下还是有不少人相信玉玺在谁手中谁就是真命天子,这部分人哪怕总数不多,可总归也是人。能让这些人信,便能从他们手中得到钱粮、甲杖又或者是疆土兵马。不管这部分力量总数几许,有这份助力总不是坏事。我阿爷也曾经说过,打天下这种事说白了就是两件事。一杀敌,二交友。多交几个朋友,便能少几场征战,少

    几次厮杀,就能多活下来几个伙伴,这便是大善。”他这话也是有感而发,这几日养伤期间他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韩家兄弟以及步离。交战之时舍生忘死,不可能顾及这些。如今仗打完了,他自然就要考虑这些好友伴

    当的死活。当时的情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以自己这等绝艺都伤得如此严重,又何况是他们?他们每一个都是自己的亲人、至交,不管谁受了伤损,对自己而言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从医官口中得知,这几个人全都没有性命危险,只要恢复得好,一身本领也不会

    受影响,徐乐才彻底放心。经过这番波折,他就更能明白阿爷这花的意思。打天下固然离不开打仗,但也不能一味厮杀,该用权谋手段也得用。交朋友杀冤家,都是手段不是目的。哪怕是满手血腥

    的武人,也不能一味嗜杀,否则就从人变成了工具,立战功再多威名再盛,也已经算不上一个真正的人。这方玉玺固然会为李家带来麻烦,但是也会带来盟友。徐乐相信,总归会有人因为玉玺的原因,选择向李家臣服。包括一部分揭竿而起的豪杰,他们并不一定都是觊觎天

    子宝座,很多就是因为大隋暴政活不下去,不得已举起反旗,所求者也就是一条活路。这部分人不求死也不当死,他们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一线生机,只要让他们看到由乱入治的机会,这些人就有可能放下武器归顺。包括骁果军其实也是一样,数量多达数万的骁果军,也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其中固然有人以杀戮为乐,就想着杀回关中夺取富贵,离开刀枪不会生活。也有些人乃是迫于无奈不得不跟着乱军行动,如果适当的时

    候让他们看到希望,这部分人也未尝不能招抚。至于成为众矢之的这一点,徐乐也考虑过了。不过在他看来,这既是坏事也未尝不是好事。如果时机得当,把这些诸侯一举消灭,反倒是省了大气力,从长远角度看,对

    李家反倒是利大于弊。“天下分崩离析,诸侯据地为王。其所辖州郡距离不一,有的地形险恶易守难攻,有的则是险山恶水鞭长莫及。要是一个州一个州的打过去,不知战火要绵延多久,百姓又

    要受多少苦难。其他的暂且不提,就光是钱粮支差,就足以让民穷财尽百姓疲敝。日后即便得了天下,也可能是个残破山河,不知要用多少年才能休养生息。”徐乐说这话也是感同身受,当日如果不是王仁恭为了争夺天下积蓄钱粮压榨民力,自己又何至于离开徐家闾,也就不可能走到今天。李家虽然仁厚,但也是相对其他诸侯而言,真到了打天下的时候未见得就比王仁恭厚道到哪里去。更别说下面的胥吏官员为了缴令,更是会无所不用其极,就算李家父子不想害民,也管不住下面那些办事之

    人。到时候再逼出第二、第三个徐乐,对谁都不是好事。而且战事拖延过久,对于李家也不一定是好事。当日东汉光武帝讨伐天下诸侯时,一样在蜀地接连损失得力干将。征战天下用兵如神的云台大将,最后死在蜀地刺客暗算

    之下,说来同样令人扼腕。这等事谁也不想发生在自己身上,最稳妥的办法还是速战速决,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完成统一,那样对谁都是好事。要想达到这个目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几场辉煌的胜利,彻底打碎那些诸侯的胆。让他们知道和李家打仗根本没有胜算,趁早投降归顺才有一线生机。能在这个乱世起兵

    谋反者,就没有几个省油灯,论起胆子谁也不见得输给他人。想让这些人丧胆,就不能小打小闹,非得大打出手,战事越凶险战果越醒目,效果才越是明显。从这一点看,徐乐倒是认为,让那些诸侯联合也好。他们越是自认兵多将广稳操胜券,败阵之后的心里打击越严重。把诸侯联军狠狠教训一通,最好一次打败若干诸侯组

    成的大军,他们也就不敢再打或者说失去了再战的力量。到时候说不定主动前来归降,从长远看倒是省了手脚。

    这样做固然要冒风险,一旦打败就可能失去一切。但是谋反打天下,本就是孤注一掷的豪赌,没有押上身家性命搏取前程的胆量,又怎能做大事?

    自古以来为君者都要努力维持纲纪,确保天下太平,万事求稳才能长治久安。可是谋反者就一定要掀桌,要把一切全部砸烂,才能由乱入治,谋反者才有机会登顶为君。听徐乐说完这些,李世民的血液也为之燃烧起来,也不光是他,就连杨思的眼中都似乎多了两团火焰,三个少年人不管出身经历为何,都还是血气方刚的岁数,对于冒险

    以及破坏本就充满了向往。这当口听了徐乐描述身上更是充满了力量,李世民看看徐乐,登时有了信心。只要有徐乐在自己身边并肩作战,就算是与天下为敌又如何?既然得了玉玺便要与天下为敌,那就与天下豪杰做过一场,看看到底谁才是真命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