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弃子 > 三国之弃子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君臣之情谊

三国之弃子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君臣之情谊

 热门推荐:
    ( )刘玉的耳力不错,他把司马徽在他后面说的话给全部听进去了!

    “老匹夫,尽给自己脸上贴金!”刘玉不屑地想着。

    想是这样想,不过刘玉这一世的身体是司马徽的种,也是事实。虽然这里面还有不确定性,但刘玉相信司马徽没有胆子说谎。

    走出司马徽小院的那一刻,刘玉感觉自己浑身轻松,他来到这个世上非常不解的秘密已经解开了,日后不用再为此担忧。

    无论之前司马徽做了什么,那都是过去了。别看刘玉嘴巴上说的那么严肃,实际上他现在都懒得去管了。

    刘玉登基的时候,都没有人敢质疑刘玉的身份问题。如今天下几乎都是刘玉亲自打下来的,还有谁吃饱了撑着会去找这种破事干!

    贴身的玉佩,刘玉并没有拿走,他留下来,也算是向司马徽表示自己和这个出身断绝了关系。

    “还好不是司马家的血统,要不然真的要担忧一下未来的子孙当中会不会出现白痴了!”刘玉倒是很庆幸自己不是司马家的子孙。

    历史上的司马家在夺得天下之后,开始按照世家大族的那一套划分天下。这很符合司马家的品性。其实按照司马家的那一套执行,勉强统治天下一百多年是没有问题的。可偏偏司马家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白痴。典型的就是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司马衷,智商低得可怜,几乎和白痴没什么区别了!可怜的西晋被折腾完了,到最后偏安东南。刘玉想到这里,甚至都怀疑司马懿父子三人是不是造孽太深,导致报应到子孙身上。

    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刘玉就不多想了。

    走了没有多远,刘玉就看到李贵带着诸葛瑾慌慌张张地寻找着什么,刘玉知道他们在找自己。

    果然,李贵等人在看到刘玉之后,顿时大喜,两步并作一步走,狂奔而来。

    “陛下,沉可找到您了!”李贵激动地说道。

    刘玉在见过孙策和周瑜之后,把曹操给叫走了,自己到了司马徽这里来。而一直侍候刘玉的李贵安排好了房间,等着好好侍候刘玉。谁曾想一直都没有看到刘玉的影子,仔细询问了一番,全部都没有人知道刘玉的踪迹。李贵慌了,他真的害怕刘玉又私自行动,跑到外面去了。这事情,刘玉又不是没干过。好在诸葛瑾比较有头脑,他在太守府内所有的进出口都安排了人,只要刘玉出去了,肯定会向他汇报。如今没有任何的汇报,证明刘玉还在太守府内。事实上,的确是诸葛瑾带着李贵寻找刘玉。

    见到刘玉后,李贵别提多激动了。

    刘玉倒是不知道自己在司马徽那一会的时间会让李贵如此慌张,他见到李贵很是激动,心中若有所思,问道:“仲允,可是有紧急军情?”

    被刘玉一问,李贵激动的表情就一僵,随后老实回答:“陛下,没有什么军情。”

    刘玉不高兴了,说道:“没有紧急军情,你慌张成这样,成何体统!”

    “臣有罪!”李贵脸色巨变,刘玉不高兴就是他的失职啊。

    “给朕关注军情!特别是交州的。还有传令下去,全军修整一日。东吴各地广发圣旨。由太尉曹孟德统筹全部军政要务!”刘玉对着李贵说了一大堆的安排。

    李贵立刻领旨,随后说道:“陛下,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免得累坏了身体!”

    在李贵的心中,什么大事都没有刘玉的身体重要。

    刘玉没有异议,他的确是累了,对李贵点点头。

    李贵急忙开始在前面带路。诸葛瑾则是恭敬地站在一边。

    刘玉突然停住了脚步,侧过脸对诸葛瑾说道:“没有朕的旨意,任何人不得打扰水镜先生!违令者斩!”

    诸葛瑾闻声一紧,紧张地说道:“臣遵旨!”

    “陛下刚才在司马徽那里?看陛下的样子,似乎不怎么高兴啊?难道司马徽这个老不死的得罪了陛下?”李贵脑海里瞬间就想到了一些东西,但他的城府深了不少,没有表现出来。

    之后刘玉在李贵的指引下,来到了一间巨大的卧室。里面的装饰和布局,都是按照刘玉的喜好来的。李贵在这方面用了不少心。

    这种小事,刘玉完全不放在心上,直接坐在了软榻上。专业舔狗李贵端来了东吴特色的果品糕点和特等的茶水。

    端茶递水这种粗活,李贵作为司隶校尉是不用干的。可李贵发现太守府内的下人给刘玉准备的茶水居然是加了糖之类的东西。刘玉的口味是清炒茶叶就行。李贵不想刘玉不高兴,亲自接管了这些工作。

    刘玉轻轻喝了一口茶水,满口清香,整个人感觉精神一振,满意地说道:“这茶不错!是什么茶来的?似乎皇宫没有这个。”

    李贵笑呵呵地说道:“陛下,这茶,臣听诸葛瑾说是武夷山山顶上的茶树采摘下来的。一年不足一斤。连孙策都享受不到。此乃诸葛瑾机缘巧合得来的,特孝敬陛下!”

    “机缘巧合?”刘玉脸色有点不爽,说道:“估计是别人孝敬他的吧。仲允,东吴的世家,你该用点心了!”

    这么少的东西,刘玉不用多动脑子都知道是被世家大族给私吞了。诸葛亮在神武朝廷官居光禄勋,诸葛瑾作为诸葛亮的兄长,世家大族们在看到神武朝廷统一天下在即,绝对是好好地巴结诸葛瑾。好东西当然是送上来了。

    殊不知诸葛瑾知道这些世家大族的德行,表面上是收了,实际上在背后捅了世家大族一刀。以诸葛瑾的头脑,如何想不到刘玉喝了茶水之后会询问。李贵说的那些话,就是诸葛瑾故意转告的。

    诸葛瑾也不简单啊。

    “臣领旨!”李贵立正领命。每次拿下一个地方,世家大族都会被刘玉整顿一番。李贵都是轻车熟路了,知道该怎么做。

    “还有,特别给朕注意一下奉先等人,他们飞扬跋扈惯了,若是做出什么影响军心民心的事情就不好办了。朕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去转告吕布他们,但凡犯了军规,朕绝不轻饶!”刘玉叮嘱了一句。

    李贵不停地点头。

    大胜之后,难免会出现松懈。军中大将在战争进行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战后就非常需要放松一下。这一放松就会出现问题。轻者扰乱民生,重者会导致军心动乱,甚至发生哗变。

    “陛下,太尉一定会处理得很好的。您就好好休息吧。”李贵十分在意刘玉的休息。

    刘玉在李贵的侍候下宽衣,躺在了床上歇息。李贵站在一边侍候着,刘玉有什么想要的时候,李贵可以第一时间反应。

    如果不是知道刘玉不好女色,李贵此时都想找来一两个美女来给刘玉暖床了。这一路上,江南女子的温柔和别具一格的秀丽,让李贵很是心动。想到家中的母老虎,和典韦这帮不靠谱的损友,李贵就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胆啊。

    而刘玉可以拥有天下所有的美女,居然可以那么克制,李贵身为男人,是非常的敬佩啊。也因为刘玉的克制,才使得臣子们可以取到美女。要不然的话,他们就只能够娶刘玉剩下的了。

    刘玉躺在床上,悠悠地看着天花板,回想着自己这么多年来走过的路,脑海里也闪过了司马徽的嘴脸。

    “仲允啊!”刘玉叫了一声李贵。“你说朕若是没有当皇帝的话,此时此刻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李贵那是大吃一惊,他想不到刘玉会这么想,急忙给刘玉跪下,说道:“陛下,千万不可说此让人惶恐之言啊。”

    刘玉就知道李贵会是这个德行,直接做起来,对李贵说道:“起来吧。你们父子三人从朕微末之时就跟随朕,私底下别动不动就跪下。来,这边坐下,和朕说说话。”

    刘玉拍了拍自己床的另外一边,示意李贵坐在那里。

    李贵吞了一口口水,这可是和刘玉平起平坐的节奏啊。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李贵从地上站起来之后就坐在了刘玉的对面。或许是刘玉的话给了他很大的勇气。

    “这就对了。”刘玉的脸色好了很多。

    李贵看得出来刘玉心情郁闷,加上之前的猜测,于是试探地说道:“陛下,臣看您心中郁闷,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刘玉轻松地笑道:“世人都说你是朕肚子里面的虫子,此言不虚啊!”

    李贵有点害羞,自己跟随刘玉多年,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刘玉叹息地说道:“朕也是烦闷不已。还记得当年朕只身去洛阳的事情么?”

    “臣当然记得了。当年臣都快急死了。”李贵当然是记得的,那次是刘玉冒着巨大的危险去洛阳,回来之后,灵帝就去世了。李贵知道这和刘玉脱不了干系。

    刘玉回忆地说道:“当年朕从灵帝的口中知道一些事情。而今天,朕已经解开了。朕才知道自己一开始只是一个棋子,更是一个危险到来之后被抛弃的弃子。”

    “陛下,这个…”李贵听到这个秘密就有点忧心忡忡,刘玉可以告诉他就是信任他,他不管具体是什么事情,可刘玉不开心,李贵就不好受了。

    刘玉摆摆手,说道:“朕知道你在担忧。朕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忧愁。即便是有人对不住朕,朕乃是天子,自然是可以原谅的。”

    刘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变得很舒服了。刘玉已经原谅了司马徽,毕竟司马徽把所有的缘由都说给他听,让他活明白了。

    男人活在世上,最要紧的不就是明白么?

    李贵一头雾水,刘玉说的这些话让他理不清,但可以想象到肯定和司马徽有关系。

    “这些年来,你鞍前马后地侍候朕,朕非常感谢你。这次回去之后,朕封你一个五千户县侯。整个大汉天下所有的地方,随便你挑。”刘玉豪爽了一番。

    李贵立马跪在地上,直接对刘玉磕头,说道:“臣谢主隆恩。”

    县侯,是当前非刘氏之人最高的爵位。刘玉也试想过弄个国公之类的爵位出来。但是被孙策这么一搅和,刘玉就决定缓一缓。

    李贵此时的心情不知道多激动。老李家往前数十八代,连个正经的官职都没有。到了李贵这一代可以封为县侯,那绝对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傻子才会拒绝这样的好事。

    “起来吧,朕不是说了么?不要动不动就跪下。”刘玉笑骂道。

    李贵回到刚才坐的位置上,摸了摸脑袋,尴尬地笑道:“臣太激动了,忘记了。”

    刘玉摸了一下胡子,说道:“朕记得你家中有三个子女?”

    “臣家中有二子一女。”李贵老实地说道。

    刘玉沉吟道:“这次回去之后,让文和好好教导一下你的两个儿子。日后这个暗部,朕还是觉得交给他们吧。”

    李贵被震惊到了,急忙推辞道:“陛下,不可啊。暗部乃是重要之衙。乃是陛下一手创办,若是让犬子接手,定然会让人非议啊。”

    暗部有多么的恐怖,李贵作为首领是最清楚的。掌握这支力量,在朝廷之中肯定有巨大的分量。要是掌权者有私心,还能够威胁到皇帝。

    李贵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权势已经够大了,有了刘玉的信任,满朝文武都会给李贵面子。但是刘玉要是驾崩了,自己的儿子接手暗部,新君会信任么?恐怕一个不好就是满门抄斩的节奏啊。

    刘玉拍了一下李贵的肩膀,责怪道:“你小子现在就在担忧朕死去的事情了,胆子够肥啊。”

    李贵冷汗都流出来了,这话非常的严重。

    刘玉沉吟道:“暗部,乃是天子最重要的工具。朕深思熟虑之后,认为由你李家来掌握,世世代代守卫朕的子孙,朕会传下旨意,后继之君,除非是李家违法乱纪,不得猜忌和伤害李家之人。也不枉你我一世君臣。当然了,你李家的子孙也不要作死,逼得朕的后人动刀子。”

    李贵目瞪口呆,刘玉这是要将他们之间的情谊,永远的传承下去。

    过了一会之后,李贵严肃地说道:“陛下之情,臣万死不能报答其一。臣百年之后,也会留下遗言。任何违法乱纪之子孙,赶出李家,人人得而诛之。对大汉不忠者,死于乱刀之下。”

    “和你说话就是痛快!”刘玉哈哈大笑了起来。

    李贵也笑了,他第一次感觉到刘玉真正地把他当成一个亲人。

    夜深,刘玉和李贵两人继续说着话。不知不觉中,两人最后同塌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