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艾泽拉斯之救赎 107章 狂徒决斗

艾泽拉斯之救赎 107章 狂徒决斗

 热门推荐:
    他特塞斯狂,他兰洛斯就不狂了吗?

    面对如此赤的挑衅,上将非但没有恼怒,反而是仰天长笑,看向对手的眼睛里,满是找到同类的兴奋。

    但那笑声实在是刺耳,兰洛斯眉头一紧,正要继续开口嘲讽尝试扰乱对方。特塞斯却好似看透了他的意图,突然收住笑声往腰腹拍下,抓钩应声喷射,直取兰洛斯面门而来。

    几乎下意识,兰洛斯向后仰身,激射的金属抓钩擦着他的刘海深深刺入后方的木质墙面。

    借着抓钩,特塞斯纵身跃起,如炮弹般弹射而出。

    当!

    迎面而来的劈砍加身,保持向后仰倒的姿势,兰洛斯受力不稳,格挡架势被这巨力生生压下。就在眼前特塞斯狰狞笑容毫无阻碍地映入眼帘时,后者抬起火枪直指他眉心。

    砰!

    硕大的弹丸击中木板,溅起大片木屑。兰洛斯为了躲避这一枪,只得继续向下躺倒在地。可显然,这就是特塞斯所期望的,他猛地一推弯刀,整个人立于空中,抬腿就是一脚,奋力朝对方面门踩下。

    虽用护手格挡,但这力道也将兰洛斯完全推倒在地。

    特塞斯借力高高跃起,翻转之间,手中弯刀闪过雪亮的寒光,伴随一声低喝自上而下,携全身力量向下挥砍。

    兰洛斯刚刚躺倒还未回神,那天降杀机的一刀就已经逼近面门。两手本能做出反应,架着宽厚的长剑稳稳横挡在上。

    当!

    刀刃交接,火星四溅,兰洛斯借着邪能在双臂间翻腾,稳稳架住这势大力沉的挥砍。反观特塞斯,一刀下去对方竟纹丝未动,令他莫名一阵心惊。但精于死斗的狂徒深知不能给对手留有余地,停顿片刻,另一只手上的火枪不知何时换成了又一柄弯刀。

    一刀压住对方手里的长剑,另一刀横空而来,朝着他眼眸奋力刺下。

    与此同时,抓住对方至死方休的进攻间隙,兰洛斯不顾那劲风撞得两眼生疼,鬼使神差地抬起脚,朝着特塞斯双腿之间的要害呼啸而去。

    他这是要逼着对方在这瞬息之间做出抉择,是要夺下他一只眼,还是要失去成为男人的资格!

    下作!歹毒!

    本能的危机意识让特塞斯想也不想收住力道,膝盖內夹,挡住对方那携混乱打击的凶悍一踹翻身向前。

    逼走压制起身的特塞斯,兰洛斯一个翻滚便重新立起,也不给双方喘息时间,抓紧剑,憋着气,邪能冲锋。

    特塞斯显然早有预料,不等落地,伸开腿在空中狠狠踹向舱室墙壁,在木质墙面的哀鸣声中借力回旋,抡起弯刀转身横扫。

    当!

    兰洛斯双手架着长剑架住这记旋风斩,随即脸上突然扯起一个得手的笑容。右手手腕翻转,借用掌心撑住剑柄,他竟一转眼反握住长剑。

    特塞斯余力未收刚刚踩实地板,却发觉手中的力道突然一松,刀刃顺着去势继续向前砍下,可兰洛斯早早就向后仰身,恰如其分地躲过刃口。

    与此同时,反握长剑以其弯刀为中心翻转,从刃口侧格挡变为刀背处助推,随即长剑贴着刀身,快如闪电地向前一挥。

    在对方招架力气收敛的那一刻,特塞斯就察觉到不对,来不及收回赋予手中弯刀的势,只能控制身体后侧,险而又险地避开这堪称神来之笔的反守为攻。

    可奈何,兰洛斯手里那柄三指宽厚的长剑本就接近双手剑的规格,仓促之下,他根本无法退开长剑横扫的范围。

    噗!

    猩红的血线自左肩一直延伸到右胸,特塞斯接连后退,直至紧贴墙壁,心有余悸地扶住伤口处。幸好自己紧急中踮起脚尖拉高身位,否则这一剑,怕是要直接见血封喉。

    锁骨和胸肋的疼痛让特塞斯皱起了眉头,随后又稍稍舒展,还好,骨头只是擦伤,还没断掉。

    另一边,兰洛斯没有再追击,换气的同时,静静看着鲜血从对方那道狭长伤口喷涌,将洁白内衬自上而下染红。

    不同于有高等再生的他,普通人受伤的止血和自愈时间都相对较长,特塞斯很强,但身体素质也依然处于一般人的行列。静静等他肾上腺素褪去,流血过多乏力,远比继续追击遭受他不顾生死的反扑要稳妥得多。

    “打得不错。”特塞斯显然也明白他的意图,重新装填子弹,缓缓站直,慢慢朝就近处的一处火炮挪动脚步。

    “承让。”兰洛斯虽有不解,但停歇的时间越长,对自己越是有利,他也只是保持着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距离,悠悠踱步。

    上将停在一桶火药的旁边,瞥了一眼满脸轻松的兰洛斯,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至极的狠辣:“但你别太小看我了!”

    抓起一把黑火药抹在创伤处,特塞斯咬牙低吼,抬起火枪紧贴其上。

    砰!

    啊——!

    火焰在胸口爆燃,惨烈的叫喊带来一股令人作呕的焦臭,特塞斯浑身如筛糠似的剧烈颤抖,似是忍受不住,整个人蜷缩下来。

    见状,兰洛斯虽惊于对方的魄力,但本能抓住机会,脚下一跺,整个人如猛虎下山,飞扑上前。

    就在此时,特塞斯突然抬头,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眸,投射出的无边的嗜血光泽。

    意识到不对,兰洛斯连忙停下脚步,可那火药桶已经翻滚到自己脚下。

    轰!

    手枪射击的动静被爆炸声掩盖,特塞斯借着抓钩和爆炸的余波助推,一举跃上驾驶的平台,倚靠着船舵,他面带狞笑,俯视下方那滚滚黑烟中的烈火。

    与此同时,浑身被黑烟包裹的兰洛斯飞身而起冲出火海,在甲板上接连后退,好一阵才缓住架势,抓紧护栏,佝偻着身体不断喘息。

    火药桶爆炸的余波撕碎了他的伪装,灰发精灵原本的样貌也因此恢复。同时,海盗装束也变成了一身精良皮甲,可惜,原本样式得体点缀精致的成套皮甲此刻布满了猩红的窟窿。

    爆炸和大部分木屑钢钉击穿了他紧急施放的护盾,一小部分漏网之鱼借机成功刺入他的胸腹。

    “果然是你,高等精灵,兰洛斯。”虽然对方脸上古怪的妆容令人不解,但那一头标志性的灰白束发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特塞斯脸上的笑容也愈发扩大,“我就知道,以你的骄傲自负,一定会找上门来。”

    “这是在夸我吗?”身上的余烬和黑烟散去,兰洛斯运起邪能,穿透皮甲刺入体内的木屑纷纷在一缕缕翠绿的邪火中灰飞烟灭。

    “当然。”特塞斯也借机缓过气来,重新站直身板,“我可是很敬重像你这样的英雄。”

    “既然如此,打个商量如何?”感受到高等再生迅速修复着身体,兰洛斯虽看起来狼狈,但声音却明显更有底气,“我也不难为你们,告诉我风险投资公司在荆棘谷的部署或者据点就成。”

    “这就是你的目的?哈哈!”特塞斯笑了起来,尖锐的笑声充满了讥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原来大名鼎鼎的战争英雄跟我们海盗也一个模样嘛。”

    人群哄然大笑,可兰洛斯脸皮厚如城墙,又怎因为这么点事情羞愧?

    “人生在世,求食色财权,为快活一世,有何不妥?尔等宵小,苟且偷生,妄称潇洒,我看,不过是一群胆小鼠辈。”

    这话一出,众海盗群情激愤,嚷嚷着要将他剁碎。可特塞斯大手一挥,立刻止住了他们的喧闹:“说得好!”

    上将从驾驶室跳下,四平八稳的步履,显然是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

    “只可惜你挡了我们的财路,否则,我倒是很愿意跟你举杯共饮。”

    “大可不必。”兰洛斯微笑着回绝,“我那儿有个精通酿酒的老师傅,只要你告诉我风险投资公司的内幕,这酒,我请你喝也无所谓。”

    踩着被烧焦的木板踱步向前,特塞斯满脸遗憾地摇了摇头:“你既然能找到这里来,想必也知道了风险投资公司跟我们血帆舰队的合作关系了吧?”

    “既然这样,你倒是说说,我凭什么给你透露金主的信息呢?”

    兰洛斯摸了摸下巴,邪魅一笑:“凭我这张脸行不?”

    特塞斯眉头一挑,看着卖相完全被那滑稽的涂涂画画毁得一干二净的精灵,也不正面回答,反问道:“你说呢?”

    精灵满脸遗憾地耸了耸肩:“那就是没得谈咯。”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特塞斯冷冷一笑,手枪在指间飞快打着转,似是有些等不及了。

    “那当然了。”兰洛斯当作没有看到这狂徒脸上浓郁的杀气,眉目一挑,不屑地扫了一眼在场众人,“否则我可不敢一个人上你这贼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