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尾巴戳到我了 > 你尾巴戳到我了 第29章

你尾巴戳到我了 第29章

 热门推荐:
    “阿珩别闹, 尾巴不能随便玩的。”白软被他摸的脸蛋红红,浑身酥软的说道,“尾巴是阿软的软处。”

    褚珩的手一顿, 当下不解, “这么大的尾巴,是软处?”

    “嗯。”白软手小小心心的抽回尾巴, 蜷缩在身后,还不忘把手放进褚珩空掉的手里, 整个人钻进褚珩怀里, “别玩尾巴, 玩我。”

    褚珩:“……”

    白城回了青莲山望月洞闭关养伤。白软带着小山雀来时,他犹豫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小阿软, 可否让你家娘子帮个忙,将那两个野和尚手中的佛钵毁了。”

    白软点头,“好的,阿城。”手拍拍他的胸脯, “你好好养伤,我和阿雀会常常来看你,还会从王府带好多好东西给你。”

    白城勾了勾笑, 捏了捏他圆乎乎的脸蛋。

    白软抿唇,双颊的软肉跟着抿了抿,又道:“阿城,若不然你跟我回王府, 你自个在这里我不放心。”

    “这里清净。”白城口气闲闲。

    白软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又拍拍他的胸脯。

    白城勾唇笑,又捏捏他圆软的小脸,“小阿软,你又胖了。”

    这话叫白软一愣,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拍拍自己的肚子,后长叹了一口气,“阿珩总是怕我吃不饱。”话说着一转,笑道:“我家阿珩真好。”眸子水光光的拽拽白城的手,“阿城,你也赶紧找个娘子。”

    白城看着他,嘴角噙笑,“找娘子有什么好处?”

    “好处多着呢。”白软坐了下来,紧挨着他,“你看阿珩对我,便知道好处有多少了。”

    白软往石床上一躺,叹道:“这世间又有几个褚珩?”说着神色略沉,坐起身,盘腿坐着,肃然道,“不过,我必须提醒你,人妖殊途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人是最善变最可怕的。他靖王也不会是个例外。”

    白软听的愣愣的,滴溜溜的眼睛看着他。

    抿了抿唇,两条眉毛皱起,“阿珩不是善变的。”又抿了下唇,“阿珩一点不可怕。”脑袋瓜里冒出阿珩戳他屁股时候的模样,又赞同的点点脑袋,“是有点可怕。”

    白城噗嗤乐了,大手按在他脑袋上揉了揉,没说话。

    在外面飞玩完的小山雀扑棱着翅膀进了山洞,落在石床边,问道,“阿城,你法术素来厉害,这一次怎就让两个野和尚给伤了?”

    白城轻哼,“他们还没那本事,是他们俩手中那佛钵,所以小阿软你务必要靖王帮这一次忙。”

    “嗯,阿城放心,我这就回去让阿珩帮忙。”

    褚珩将那两个打着捉妖旗号的野和尚给抓了回来,并将他们身上那件捉妖的宝物佛钵给扣留了。

    没了这宝物,好比巧妇无米,自当是对妖怪没了什么威胁,加之褚珩从不伤及无辜,便命人放他们走了。

    白软觉得这事他家阿珩做的深合他心意,奖励似得亲了褚珩好几口,又嘴巴抹蜜般的说道:“阿珩,你真是阿软的好娘子,哎哟,我都不知如何来宠爱着你了。”他说着给褚珩捏捏胳膊捶捶肩,是个拍马屁的小样。

    褚珩很享受他这般,听了他的话心里也如同嘬了蜜糖一般,脸上不由得就满了笑意。

    同时,心里面也禁不住哼笑,这小妖怪说起肉麻话来真是一点不含糊,也不知打哪学来的这一套套虚头巴脑的东西来。

    又无奈的在心底叹一口气,偏偏自个还享受的,真是认栽了。

    ——

    京都,皇城。

    昨儿夜里无端端的下了场暴雨,将这皇城上下冲洗的干干净净。

    可这是高墙之内,除了肉眼能见到的,他就没有一丁点儿干净的东西。

    这不,皇上的妃子竟跟太监通奸,让褚铎逮了个正着,自然,这妃子与太监的下场是个死字。

    褚铎嗜血的眼睛里阴阴盯着那瑟瑟发抖的妃子,目光又转向已经被他刺了一剑倒在血泊里的太监,冷冷一笑,似乎还不解气,又挥剑刺了几下,直到鲜血四溅,跪在旁边的妃子吓昏过去,他才住了手。

    撩了下自个有些乱的头发,用剑指向地上的妃子,哼了又哼,咬牙道:“把这个女人的眼珠子给朕挖出来!”

    伺候的宫人们听罢倒吸一口凉气,皆都垂首更低。

    片刻之后,褚铎看着剑上的鲜血,笑了又笑,后又握了握拳头,喃喃道,“朕居然不如一个太监。”说罢仰天大笑出门去,喃喃自语,“朕居然……还不如……一个太监……哈哈哈哈……”

    贴身太监孙矩愣怔在庭院中,半晌,沉重的叹息了一声,吩咐人将那太监处理了,而后又吩咐人将娴妃拖下去。

    后带着人大步追了上去,跟在褚铎身后良久,褚珩将手中长剑给他,“拿去扔了。”

    孙矩愣,接过剑,思忖片刻,才小心翼翼道,“皇上,这可是您随身多年佩戴的宝剑,不仅宝贝,还能斩妖除魔……”

    “斩妖除魔?”褚铎哈哈大笑:“朕就是这世上最大的魔!谁敢杀朕!”说着夺过那剑,诡秘一笑,又扔给孙矩,稳了稳情绪,深呼吸一口气,“太后寿宴还有一个月,各封地的王爷可有什么行动?”

    “回皇上,都在盯着靖王的一举一动呢。”

    “那靖王那边最近如何?”褚铎清了清嗓子,沉了嗓音问道。

    “探子来报,和您赐的王妃如胶似漆。”

    听此,褚铎诡秘的笑了,“你会信他褚珩真跟朕的细作如胶似漆?”冷冷哼一声,甩袖朝自个寝宫走去。

    ——

    靖王府。

    屋子软榻上,白软正趴在那数铜钱,一枚、两枚、三枚……

    整整二十枚,数完又一枚一枚的放进小瓷罐里,小手拍了拍瓷罐,小小声的低语,“瓷罐啊瓷罐,替我保密哦。”说完歪身往那儿一躺,心满意足的猫儿眼一眯,笑着想,等瓷罐装满钱,阿珩过生的时候,就能给他买寿礼了。

    过两天阿珩要去京都给太后贺寿,昨儿问阿雀,说贺寿便是过生,还说人过生是要送礼品的,白软询问了褚珩何时过生,说是要等立冬的时候,他琢磨着这段时间要好好的准备礼品,可不能亏了这世上如此好的娘子。

    可思来想去,青莲山能送的他全都送了,总不能送石头。白软询问了秋容,秋容说他们人类送的东西都是论价,金银珠宝各样宝贝,只要有钱,那就不怕没礼送。

    秋容还说了很多,但总归是都离不了一个字:钱。

    末了,秋容又补充,“王妃,虽说钱重要,但送礼最在乎的还是心意,有钱的就多送点的,没钱的,就是送碗一文钱的面条,人也高兴,礼轻情意重便是这个理。”

    白软点点头,将这些个话都记在心里,虽听得有些许个迷糊,但他明白了,自个没钱,给阿珩是送不了什么好东西了。

    不过,又掰着手指头数算了日子,距离阿珩过生还有好些时日,不怕不怕,他开始攒钱便是。

    这才弄了个小瓷罐攒钱,到今日攒了已有二十枚了。

    想到这二十枚钱,白软又猫儿眼眯起,开心的抖起脚丫子来。

    “瓷罐里装的什么?”褚珩突然出现,明知故问道。

    白软一骨碌爬起来,将瓷罐抱进怀里,圆眼溜溜,“不告诉你。”

    褚珩浅笑,坐下,憋笑看着他,“给我看看。”

    “不给看。”白软转个身,背对着他,“阿珩快闭上眼睛,不许偷看。”

    褚珩看戏般的看着他,又故意出声,“里面什么宝贝,你这么紧张。”

    “什么都没有。”白软慌忙藏,还不忘唬道,“不许偷看,若不然阿软就不跟你玩了!”又偏头问在那伺候着的冬梅,“阿珩有没有闭上眼睛?”

    冬梅怯弱弱的瞧了眼正眼睛眨也不眨看着白软的褚珩,轻咬了下唇,左右一衡量,撒谎道,“闭上了。”

    “那就好那就好。”白软放了心,还不忘夸奖褚珩,“阿珩你如此乖,日后阿软定给你好多宠爱。”转了个语调,带点儿柔气又带些个故作的唬气,“不许睁开!等我再让你睁眼的时候再睁,乖哦。”

    他说着撅着屁股将那瓷罐偷偷放到软榻下面。

    褚珩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视线落在白软圆软的小屁股上面,嘴边的笑意更浓。

    小妖怪的屁股浑圆软乎,手感颇好,待会定要揉上一揉。

    而白软还浑然不知,自以为自个藏得万无一失,乐的眯眯眼,可转过身来,撞上褚珩的视线,圆眼一瞪,顿时呆住。

    褚珩被他的小模样弄得失了笑,稀罕的抱过他来,在他脸上亲了又亲,“本王没看的。”

    白软眼睛瞪的圆不溜秋,给这话弄得半信半疑,转脸问冬梅,“闭眼了?”

    冬梅苦着一张脸,低下头没敢回话。

    白软当即气鼓鼓的,扭头问另一旁的秋容,“秋容,你实话跟我说,阿珩可是闭眼了?”

    秋容脑子活,这小祖宗是得哄着,她点头,“闭眼的,奴婢瞧的清清楚楚。”

    白软黑眼珠滴溜溜,又是抿唇又是皱眉的,接着又瞄了眼秋容,跟她对了对眼色。

    秋容略略点头,演戏似得跟他回了个眼色。

    见此,白软心中明了,刚攒的那点儿气瞬间没了,圆眼一眯,笑着扑倒褚珩怀里,小手摸胸,宽慰道,“阿珩,你且别气,罐里的东西阿软有用处,以后你就知道了。”手移到褚珩脑袋上,轻轻拍了拍,“乖哦。”

    褚珩眉眼间带着浅浅笑意,轻握住白软的手,缓缓开口,“这又是在哪儿学的口气和话语?嗯?”尾调上扬,对这小妖怪实打实的想打他屁股。

    “昨儿出去,在街上看到一孩童哭了,他娘亲便是这样哄的,没一会儿孩童就不哭了,这定然是值得学习的。”白软说的一点不假。

    褚珩却听的嘴角抽了又抽了,好一会儿才压住揍他一顿的那股冲动,耐心教导,“你想学哄人,可不是这个学法,那是母亲对子女,你我是夫夫,怎能那般?你说,是不是?”

    听罢,白软哎哟一声,眉毛一皱,拍拍脑门,“笨,笨,阿软真是笨。”

    褚珩忙将他那只手攥到手心里,“别拍了,再拍更笨了。”

    白软瞪他。

    褚珩笑的温柔,忽然问,“三字经抄写的如何了?”

    白软眉头一皱,垂头丧气道,“那些个字好难,阿软写不来,也不想写。你若生气,就生气。”

    他说的坦荡荡,倒是让褚珩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好了。

    瞧着白软委屈的劲,褚珩自知也不能对一个小妖怪苛求太多,手臂绕过他的腰肢,将他圈住,“好,全凭你高兴。”

    “那是自然。”白软脸上笑眯眯,带点儿得意。

    褚珩大手揉捏着白软的屁股,“明日我就要去京都了,你在家乖乖的,不管去哪儿玩,都带上护卫。”

    白软因这话神色微顿,看向他,“阿软跟阿珩一块去京都。”

    “不行,你必须留在府里。”

    白软欲张口,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