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尾巴戳到我了 > 你尾巴戳到我了 第72章

你尾巴戳到我了 第72章

 热门推荐:
    开了春, 院子里渐渐暖和了起来。

    白软和小山雀,这一狐和一鸟总算是愿意出屋门走走逛逛了。

    今儿不知起了什么兴致,从街上回来, 非要捏面人玩, 弄得满屋子满身都是白面。

    连睡得床铺上都是面,褚珩脸色有变, 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俩。

    小山雀翅尖划拉划拉脸,又抖了抖翅膀, 屁颠颠的转身走开, 蹲在了软榻上紫檀小几下面。

    阿软的娘子发起火来可是要命的。

    而白软昂着小脸, 瞪着圆乎乎的眸子,手里还拿着捏的面人。

    “这是阿珩。”他软声道。

    “一点都不像。”褚珩开口。

    “你都没看。”白软委屈。

    “看了也不像。”褚珩意思性的看了两眼,“我有这么难看吗?”

    白软哼唧一声, 当下变了脸,那沮丧的小脸,目光幽幽的看着褚珩,整个人委屈的能凝水出来。

    须臾, 褚珩轻叹气,只能投降,伸手擦了擦白软脸上的面, “闭上眼。”

    白软一愣,后嘿一笑,乖乖闭上眼,撅起嘴巴来。

    他以为褚珩是要亲他, 哪里想,人家只是给他弹掉睫毛上沾的白面。

    看着眼前撅起嘴来索吻的小妖精,褚珩嘴边终于露出点笑意来,弹了下他的嘴唇,“睁开。”又道,“这么脏兮兮,我才不要亲。”

    语毕,白软的眼睛当下瞪得浑圆,滴溜溜的,全是个不敢相信的小模样。

    “面哪里会脏?面是可以吃的。”白软回道,嘴唇微抿,呆了呆,抓起一把面就往嘴里抿了口,并仰起脸来给褚珩看,“阿珩看,面可以吃的,不脏。”说完踮起脚尖,撅着嘴主动亲了褚珩一口,并嘀咕道,“阿珩不亲阿软,那换阿软来亲阿珩好了,反正都是一样的。”

    听了这话,褚珩的心里仿若什么柔软的东西拂过,将他所有的脾气全都吹没了,除了软还是软。

    伸手揽过他的小妖精,就着那张整天天冒蜜的小嘴吻了下去,好一番品尝,当然也吃了一嘴的白面。

    白面笑歪在他怀里,咯咯爽朗的笑声听的褚珩跟着心情大好。

    “我也来跟你一块捏面人。”褚珩道。

    “嗯,好。”白软整理好手上的面人,点了点头,指了指桌上捏好的那些,“阿珩,看,这都是阿软捏的哦。”

    一看氛围不错,小山雀屁颠颠的又从紫檀小几下走了出来,颠颠的飞落在桌子上。

    褚珩伸出指尖轻轻弹了他一个脑瓜崩。

    小山雀眨巴眨巴黑豆的小眼睛,抖了抖自己的羽毛,对褚珩弹他脑瓜崩毫不在意。

    白软软软的手指温柔的抚了抚小山雀的羽毛,“阿雀,接下来我要捏一个你哦。”

    “好的好的。”小山雀点点核桃大的小脑袋,找了块面团子,一个屁股蹲,坐下,舒舒服服的靠在面团子,悠哉哉的看着白软捏它。

    白软低着头,白净肉乎的小手认真的一点点捏着面人,不对,是面鸟,长翘的睫毛下抿着,嫩嫩肥嘟嘟的小脸让人看着忍不住想戳一戳,脸上、鼻尖处甚至连头发上都弄得是面,可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情,非常愉快的享受着捏面人。

    过了好长一会儿,终于手上的胖鸟捏好了,颇为满意的看了看,放在小山雀面前。

    小山雀黑豆大的眼睛呆了呆,有点郁闷的看着面前这只圆滚滚的面团子鸟,不过倒是有点那么小可爱。

    “可爱。”它翅尖放在上面,评价道。

    “跟阿雀一样可爱。”白软道。

    “阿软也是很可爱的。”小山雀回道。

    两个小妖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称赞,褚珩则怎么都捏不好,只能放弃,看了看白软捏的,虽然不怎么样,倒也算有点那么个意思。

    目光看向桌上摆放的从街上买来的捏好的面人,褚珩伸手拿过那只小胖狐狸,细细瞧了瞧,真有几分像他家的小妖精。

    又拿起小山雀瞧了瞧,这只山雀真是太像眼前靠在面团子上那只肥鸟了。

    最后拿起自个的那个面人,瞧了瞧,忍不住道,“还真是有几分像我。”

    白软看他,软声道,“捏面人的爷爷说他见过你。”

    “哦,原来如此。”

    白软砸砸嘴,“阿珩,阿软渴了。”

    候着的丫鬟忙准备温度刚刚好的茶,恭敬奉上,褚珩接过来,送到白软嘴边。

    喝过水,白软继续认真的捏面人,跟街上的不一样,他没那些颜料小刀什么的,直接和面捏来玩,无非是打发时间。

    褚珩将白软剩的茶喝光,拿了颗酸梅干塞进白软嘴里。

    白软被酸的脸皱在一起,身子也哆嗦了一下,却很享受的吃他家娘子给他的酸梅干。

    因嘴里吃着酸梅干的原因,白软的腮颊鼓起,褚珩忍不住伸手用指尖轻戳白软鼓起来肉乎乎的腮帮子。

    白软毫不在意,觉得自个真是对他家娘子十二分的宠爱,并用鼻尖蹭蹭褚珩的手指,继续埋头捏面人。

    褚珩来了兴致,戳完左脸颊戳右脸颊。

    白软的腮边微鼓,等酸梅干吃下午,才看向褚珩,口气带着十二分的宠,伸出胖乎乎的手摸了摸褚珩的手,“阿珩乖,阿软在捏面人。”

    褚珩眼里含笑,视线看向白软捏着面人的小肥手,白软的手已经肥出一个个小窝窝来了。

    不过,白软一直坚信自己只是毛多,而他脑袋瓜忘了,变成人的时候,他身上没毛的,反而是皮肤光滑的很。

    这粉团捏的白玉雕的小狐妖不是盖的。

    站在那看了会儿,褚珩又禁不住伸手戳白软圆软的脸颊。

    白软眉头一皱,啧了一声,“阿珩不乖,都说了我在捏面人,你别打扰我。”

    褚珩心中喟叹,小妖精连故作生气的模样都如此让他心肝颤,真是妖精来着!

    而白软哼唧一声,皱眉看他,双唇翘起,不满道,“阿珩莫不是傻子来着?怎么都不听阿软的话?”

    褚珩道,“谁叫我的小妖怪太可爱了,我就忍不住的想摸一摸,戳一戳。”

    听了这话,白软猫儿眼一眯,下一刻笑了,嘿嘿两声。

    褚珩搂住他的腰,低头亲了口他的脑袋,后刮了下白软的鼻子,“别捏了,瞧瞧这屋子都让你弄的全是白面了。”又道,“你和阿雀你们俩现在满身都是白的。”

    “阿软本来就是白的。”白软说着将脑袋埋进褚珩胸膛里,看样确实累了。

    两人坐在了软榻上,白软打了两个喷嚏,皱起眉头,“全是这些面给闹的。”

    褚珩给他擦了擦脸上的面,又拍了拍手上的,吩咐人准备洗澡水。

    “阿雀也要洗澡的。”小山雀央求道。

    “自然是给你洗,不过,若下次你再跟着阿软瞎起哄,就把你扔回青莲山去。”褚珩说道。

    小山雀吓的一愣,忙不迭的点了点小脑袋,乖乖等着洗澡。

    白软仰头看褚珩,“不能吓阿雀的,他胆子小。”

    “那以后你就乖一点,可不能总什么事都随心所欲。”褚珩跟他讲道理,“屋子里全是面,连床上都是,我们俩现在就坐在面堆里,待会儿下人们打扫起来颇为麻烦不说,我们浪费了不少白面。”

    听罢,白软了然,充满歉意道,“阿珩不气,阿软以后不会了。”

    见他如此,褚珩又不免心疼,搂紧他的腰,接着道,“倒不是说不让你玩,而是有个分寸,懂吗?”

    白软点头,“懂得。”说着叹了一口气,十分自责的样子,“若不然待会打扫,阿软也帮忙好了。”

    褚珩给他的懂事说的笑了起来,“你先把自己洗干净再说。”

    将小山雀扔进私人订制的小浴桶里,又将白软扒光扔进浴桶里。

    白软觉得他家娘子真是好的没话说,让人给阿雀做了一个小小的浴桶,供阿雀洗澡。

    而小山雀也觉得阿软的娘子很好,为表示感谢,他将自己存了好久的上等的小米和瓜子叼了些给褚珩。

    褚珩收下了,并回了礼,给小山雀做了个新窝,比之前的富丽堂皇很多。

    小山雀感动的差点儿掉泪,满意非常。

    白软趴在浴桶边,热情的招呼褚珩来洗,那点小色心明明白白的挂在脸上,真是一点儿不知含蓄。

    褚珩心里发笑,缓慢的宽衣解带,等只剩下一条亵裤的时候,白软没出息的咽了口口水,伸长了脖子盯着褚珩的腿间看。

    褚珩给他那灼热的目光弄得浑身燥热起来,闭了下眼睛努力将那欲火压下去一半,褪掉亵裤进了浴桶里。

    随即白软就黏了上来,抱住褚珩的胳膊,笑眯眯的,放肆的用脚丫戳了戳褚珩的下体,乐的歪在褚珩肩头,笑的要多贼有多贼。

    褚珩眸色一沉,半咬牙,“再不老实,我可要来生气了?”

    白软才不怕,反而更放肆,将手伸到那处,玩捏起来,还笑眯眯的看着褚珩,真是要多坏有多坏。

    褚珩那处哪里经得住他如此玩捏,当下便硬挺了起来,惹的他也粗喘了一声,一把攥住那作怪的小手,咬牙道,“再如此不知轻重,我可真要生气了?”

    白软乖乖老实了,腮边微鼓,晶晶亮的黑眼珠滴溜溜的转着,不知道小脑袋瓜里又想什么。

    “阿珩,你玩我的,我玩你的,如何?”他开了口,一张小脸带着兴奋,还泛了红,说完害羞的笑了起来。

    褚珩给他这一出又是一出的弄得险些扎架不住,呼吸又重了两分,猩红了眼,大手掐住白软的腰,紧盯着眼前不知死活的小胖狐,不过下一刻手一滑,白软一下子秃噜到水了,险些呛一口水,褚珩慌忙掐住了他的鸽子窝。

    笑的正欢的白软当即吓了一跳,一脸懵的看着褚珩,全是个不解。

    褚珩亲他一口,“腰有点粗没掐住。”

    白软:“……”

    不待一息时间,挥舞着手气呼呼的在褚珩胸膛招呼了一顿,嚷道,“阿珩坏!阿软的腰粗吗?明明细的很。”说完拍拍自个的腰,幽幽的叹了口气。

    褚珩憋笑,歉然道,“也不是多粗,是你皮肤太光滑的缘故。”

    白软哼,调整了一下姿势,坐在浴桶里,抱着膀臂,气鼓鼓的瞪着褚珩。

    褚珩凑过去亲他,一口接一口的,将白软那点刚攒起来的气给亲没了,又叹了口气,拿水洗了把脸,滑进了褚珩怀里。

    小妖精自觉他对他家娘子简直是宠爱的没话说,也觉得自个真是十二分的大度,后又理所当然的想,当相公的自是该如此待娘子的呀。

    而褚珩给白软弄得心里软软,抱紧了怀里这个软软的小妖精,真恨不得将世上最好的东西全拿来给他。

    “阿珩,阿软生气的时候,你不许哄阿软,因为阿软太好哄了,一哄就开心,这样阿软很没面子。”白软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褚珩好笑的点点头。

    白软又嘟囔道,“你这磨人的小娘子,相公拿你真是没办法。”

    褚珩心里笑出声,吩咐人加了些热水,给白软洗澡。

    洗过澡,吃过饭,小山雀缩在新窝里睡大觉,白软则窝在褚珩怀里写字,模样认真,写的颇好。

    “阿珩,我写的好吗?”白软求夸。

    “好。”褚珩擦擦他脸上沾的墨汁,柔笑道。

    白软拿出自个的看家本领,往外冒蜜,声音清朗道,“还不是阿珩教的好。”

    褚珩失了笑,在他脸蛋上捏了一把。

    正当这时,有护卫来通报,说是有一老者称是王妃父亲。

    褚珩疑惑的皱起眉头,正想着问个详细,却见白鹤轩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褚珩神色一顿,看向他。

    白软抬起脑袋也看向白鹤轩,下一刻继续写字。

    当下把白鹤轩气的吹胡子瞪眼,好不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