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尾巴戳到我了 > 你尾巴戳到我了 第86章

你尾巴戳到我了 第86章

 热门推荐:
    白软想变成人, 可那处确实被马车颠簸就有些痛感,他只好还是以狐形躺在褚珩怀中。这也倒是比化成人惬意。

    因他可以平躺着、侧躺着、趴着、缩成团团、四仰八叉亦或者其他姿势,随意的在褚珩怀里折腾, 也不怕压着褚珩。

    加上带了好些个爱吃的东西, 白软更是个十二分的惬意,没一会儿, 就把小肚吃的圆滚滚,撑得还打了个饱嗝, 后靠在褚珩怀中, 露出肚皮来, 懒洋洋的微眯着眼睛发呆。

    毛茸茸的大尾巴还在自己眼前甩来甩去的,不经意间会扫到褚珩。

    褚珩的目光也盯着那白茸茸的大尾巴,半晌, 他伸手将那大尾巴轻握住了自个手里,而后抚摸着玩了起来。

    白软呆乎乎的抿了抿唇,抬眼瞅他,圆溜溜的眼睛瞅了好一会儿, 见他家褚珩玩他的尾巴玩的开心,也就随他去了,并体贴的挪了挪屁股, 稍稍把尾巴都朝向褚珩的方向。

    褚珩低眼看他,忍不住笑了笑,亲他脑门一口,道, “困了吗?若困就再睡会。”

    白软摇头,软声说,“阿软才不过醒了一小会呢。”

    褚珩笑了笑,确实不假,这小妖精睡了许久,醒来就吃,可真有他的。

    “阿雀飞出去玩还没回来,阿软也想出去玩了。”白软说着,双爪挠挠肚皮,脑袋转向车窗边看向外面。

    褚珩抱起他,把车帘子掀开,往前面坐了些,说,“这样如何?”

    白软端端正正的坐在褚珩前怀里,双爪着地,望着前面的景色,忍不住双眼亮了起来,发出一声赞叹,点头道,“如此甚好。”

    马夫是蓝律,他驾马车素来好的没话说,白软将视线落在他身上,圆乎乎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扭头看褚珩,问道,“阿珩,你会驾马车吗?”

    褚珩抚了抚他的耳朵,又抚了抚他的后脑勺,“自然是能。”

    “那你来驾马车,让蓝律坐马车如何?”白软还是很期待他家阿珩驾马车的。

    褚珩给他这个建议弄得轻轻挑了挑眉,觉得似乎不错,因去京都,路途遥远,一路上坐在马车里怕是要错过好多好看的风景。

    他当下没有犹豫的点了下头。

    白软露了笑,等和蓝律换了位置,他兴奋的坐在褚珩怀里,望着前面,要褚珩快点驾马车,还要快马加鞭。

    褚珩怕这小狐妖一不小心给从他怀里颠下去,便用一块布给护婴儿似得护在他怀里。

    白软看傻子似得看褚珩,小小声的说,“阿珩,阿软是妖。”

    褚珩原本的担心此刻被他这一句给弄得全没了,看着被自个强行绑在怀里的小妖精,登时忍不住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来。

    白软耸拉着耳朵,连同胡须都耸拉着,闷闷不乐道,“阿软不开心,但阿软不说。”

    这样帮着是安全,可却是热的,这么热的天,浑身是毛毛的白软是不喜热的。

    可自家娘子如此体贴,自己怎能这般,白软心思转到这里,忙哎哟一声,仰着小脸,“阿珩,就这样,我们快上路。”

    褚珩抬头望了望天,炙热的太阳正当空,天正是热的时刻,他便带着白软上了马车。

    白软双爪托腮,缩在褚珩怀里,只露出一颗白绒绒的脑袋瓜,圆溜溜的眼睛,圆乎乎的脑袋,连同那软乎乎的小爪子,他目光看着前方,十分满足的眯着眼睛吹着风。

    过了一会儿,小山雀扑棱着翅膀落在了褚珩肩头,喊白软,说道,“阿软,方才我去找了阿城,告诉他你要去看他了。”

    闻言,白软睁圆了眼睛,昂着头转向他,期待的问,“阿城怎么说?”

    “阿城很开心,说他在京都等着我们。”小山雀开心的说。

    白软点点头,软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正要跟褚珩说,褚珩低头看他,问,“阿雀原是去了京都,那有没有探一探京都的状况?”他说完抬头稍稍偏头看了看肩头的那只小山雀。

    小山雀点了点小脑袋,将褚铎生病的事情道出,并说,“他看样病的不清啊。”

    听罢,褚珩的眉毛不由自主的一皱,“病的不轻?”

    小山雀又点点头,“是的呢。”

    褚珩心里想,不是说太后生了病,这也是他安排的探子得到的消息,不过,相比那些探子,他更愿意相信阿雀,倒不是说探子不忠心,而是探子毕竟是凡人,小山雀却是只小妖,它看到的听到的定然是比凡人听到的看到的更准确。

    褚珩又在心里做了些思量,越发断定是褚铎身体不适;至于太后为何召见他进宫,这事倒是叫他有那么几分不解了。

    褚珩心里不禁生出些许困惑来,不管怎样,此次前去也是要万般小心,因他的命早晚是要为了他家小妖精而献出去的,无论如何都不能毁葬送在他人的手上。

    白软软声软气的喊了一声,“阿珩。”将褚珩从思绪中拉回,低头看他,应了声,问,“怎么了?”

    “是阿珩在想什么?”白软小爪子拖拖自个的小胖脸,“那坏蛋皇帝生病就生病了,莫不是阿珩还心疼?”

    褚珩因这话失笑,挑了挑眉,目光柔柔看着白软,“你怎会这么想?”说到这套用白软的话,回道,“莫不是傻子来着?”

    白软给他说的哎哟一声,笑弯了眼睛,小爪子拍了拍,“阿珩学的真对。”

    褚珩给他这小模样弄得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后才专注的驾马车。

    ——

    皇宫内,褚铎的寝宫内,他坐在床上靠着床头,手上拿着奏折细细翻阅着。

    一声太后驾到,叫他立时将那些奏折藏在了被子下。

    太后进了内室,脸色绷着,不悦道,“别藏了,哀家都看到了。”

    褚铎蹙眉,道,“母后,孩儿只是……”话没说完就咳嗽了起来,有些喘不上来气的感觉。

    “皇儿……”太后神色大惊,忙呼传御医。

    御医前来,一番诊治,后开了药,太后吩咐人煎好了药,端上来要褚铎喝下。

    望着这药,褚铎却发了火,厉声道,“你们这些个庸医,除了给朕开这些苦药之外,还能做什么?”气的将面前药碗打翻,“来人,给朕拉出去,通通全部都斩了!”

    御医和伺候的宫人们立时吓的跪地求饶。

    褚铎气的捂住胸口,一下子吐了血。

    太后大惊,慌忙跑过去,扶住褚铎,惊呼道,“皇儿,皇儿……”

    褚铎心跳如鼓,脑袋晕眩,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后咽了咽喉结,虚弱道,“母,母后……孩儿……”话未说完,便昏了过去。

    而一直在不远处瞧着这一幕的白城,没有丝毫的波澜,只是静默的看着褚铎,看着太后和在场人的慌乱。

    褚铎是在半夜里醒来的,昏昏沉沉,脸色白的吓人,待喝过药后,他又吐了出来。

    实在心里烦躁,褚铎吩咐所有人退下,他想一个人静一静。

    待所有人退下,白城甩着大尾巴走到了床前,后幻了人形。

    如今他已经可以化成人形,只是父亲设下的结界,却还是叫他无法自由的出去,只能再褚铎身边转悠,倒是真让白城无比郁闷。

    不过,这些时日,褚铎饱受疾病缠身,他虽没什么感受,却也有几分同情了,用手段好不容易坐上这高位,这才短短三年,就生了重病,依他来看,这褚铎怕是要命不久矣了。

    褚铎看向他,声音很轻,“或许我死了,你就能离开这里了。”

    白城看着他,不知该如何作答,袖子一挥,出来一壶酒,他昂头先灌了一口,道,“我这里有好酒你喝不喝?”

    “酒?”褚铎轻笑,道,“怕是朕喝上一口就要一命呜呼了,不过,我确实想喝杯酒。”说着好奇道,“这是什么酒,怎么如此清香,闻着不由得让人馋了。”

    白城轻笑,“好酒。”略顿,看着他,道,“你怕死。”

    褚铎敛眸,坦言,“怕。”后抬头看着白城,“非常怕,朕不想死,若可以,朕倒是想活个长长久久。”

    白城又轻笑,“皇上到底是躲不了一个贪字。”说罢,又昂头喝了口酒,“既然如此怕死,这酒你还是别喝了。”略顿,“况且这酒,你们凡人喝上一口,能醉上一世。”

    褚铎有些迷茫和无措的看着白城,再三犹豫,他开口询问,“朕是不是真的命不久矣?”

    白城喝酒的手略顿,没有立刻回话,再喝了两口酒后,才点头道,“看着是如此……只是,”他停顿,又喝了口酒,“你的阳寿是多少,我不知。”望了望

    剑架上的那九尾赤狐剑,缓声道,“若是父亲活着,他能告诉你。”

    褚铎没有立刻接话,他揉了揉眉心,低咳了几声,不爽道,“你父亲到底是为何叫你这只狐狸在我身边?莫不是你克朕,才叫朕生了这治不好的怪病!”

    闻言,白城冷笑,“你这人……”他摇头,“真是应了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说完这一句又摇头,“不对,你这人压根就没有可怜的地方,全是可恨。连那些给你治病的御医你都要斩杀,若你不是皇帝,怕是早就不存活在世上了!”

    听了这话,褚铎的一张脸犹如寒霜,凉凉的看着白城,好一会儿才将视线收回,道,“没错,你说的对,所以,朕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同情,包括你在内,因弱者才会被人可怜被人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