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尾巴戳到我了 > 你尾巴戳到我了 第91章

你尾巴戳到我了 第91章

 热门推荐:
    褚铎眉心微皱, 面色沉沉,他看了看自己,与人时似乎没什么两样, 可他确实是死了。

    看着抱着他哀哭的母亲, 褚铎心下又是一痛,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心思微转, 有几分嘲笑,竟如此这么容易就死了。

    果然, 人的生命说脆弱也是很脆弱的。

    “白城。”安静了一会儿, 褚铎开口, 目光静静的看着白城,“死后朕会去哪儿?”

    白城面沉似水,沉默半晌开了口, “地府,投胎转世。”

    褚铎自嘲,道,“可是我活着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怕是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

    白城从袖中抽出酒来,喝了口,依旧淡淡道, “这世间比你作恶之人多的是。”说着又喝了口酒,“不过,这个也不是不可能。”

    褚铎,“……”片刻静默后, 他又道,“朕曾在一些书上读过关于地府,关于投胎转世的事情,朕即便是不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怕是也要投胎于畜生。”

    白城喝酒的手一顿,轻轻一笑,淡淡道,“人有时候不如畜生。”

    褚铎没作声,将这话放在嘴边细细品了品,不由的点头,“这话一点不假。”

    白城说,“你是甘心为救我而死,故而没有什么执念,亦不是水鬼,所以,想必没多时,够摄生魂的黑白无常就要来锁你了。”

    褚铎一听,不由的心慌。

    白城淡淡扫他一眼,把手中酒壶扔给他,“喝。”

    褚铎不由得无语,眉头皱的更深,“此时此景,你觉得朕还有心思喝酒?”

    白城朝道,“一个鬼哪里那么多问题,还有,你一个鬼,总是自称朕未免有点可笑。”又说,“你心里放不下那高位,可你却还未看透,荣华富贵,滔天权力皆都是过眼云烟,生带不来,死带不走,这天下没了你这个皇帝,不出几日,便会有新帝登基,”说到这又是嘲弄一笑,继续道,“你还真当你自己是一回事了?”

    褚铎佯怒,道,“你说话就不能别这么尖酸?”哼一声,“朕都成了鬼了,你还不肯跟朕说上几句软话。”

    白城斜眼看他,轻哼一声,又是一嘲,道,“即便你是因替我挡那一剑而丢了性命,我也不会改变对你的看法。”

    褚铎无话可说,略微沉吟,看了看手上那壶酒,仰头猛灌了一口,忽而想道什么,忙道,“鬼喝你这仙酒,会如何?”

    一阵沉默,才听得白城淡淡道,“黑白无常不会勾你魂魄去地府。”

    褚铎哦了一声,忍不住唇间溢出笑意来,看着他道,“多谢。”

    白城没出声,只是面色淡淡,不知在想些什么。须臾,他出了内室,看了看那断了的赤狐剑。

    按理,父亲之骨所铸之剑是任何东西都砍不断的,可却被那三教九流之人给弄断了,实在是让他万分不解。

    更让他费解的是,剑虽断,可附在他周遭的结界却没断,像一个大锅盖,将他围拢在这小小的皇城里。

    父亲是何用意?如今褚铎为救他成了鬼,白城心中倒是有了那么几分猜测,就是不知这猜测可是父亲要他所做的用意?

    内室的褚铎望着这一室哀哭,心中一时不知是何滋味,自己死了,留下母亲独自一人在这世上,白城说的对,不出几日必然会有新帝登基,朝堂如此变革,不知母亲一个妇人家将会面对什么;还有这后宫妃嫔们,虽说与她们并没什么感情,可到底是他这个皇帝的女人,遇到如此大的变更,仿若那救命稻草断了一样,心中怕是绝望又迷茫了。

    以前自个是怕死的,不愿意经历死亡的,可如今当死亡真的来临,他竟平静的让他自己都觉得意外。

    若他只身一人,他到真想就这么结束一生,去投胎转世,不管投胎于什么,过新的生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听着母亲带着埋怨的哭叫声,褚铎心中又隐隐觉得难过。

    母亲素来强势,不甘自己出声卑微,为上位不得手段,倒是叫她真一步步如了意。

    如今,丧子之痛,是不是能叫母亲明白一些道理?

    忽然想起,从自个记事起,母亲于他就不像是个母亲,反倒是想一个严厉的师傅,一句句一步步的教他如何用手段得到自个想要得 。

    褚铎心里不自觉的有些怅然,母慈子孝,兄友弟恭、举案齐眉种种这些人生之乐,他这辈子都未曾有一丝享受过。

    细细一想,虽坐上这高位,实则他活的很是失败。

    褚铎捏着一颗心站在那看了他母亲一会儿,实在不忍再看下去,便转身出了内室。

    皇帝驾崩,所有人都拥进了内室,外室里倒是没什么人,只有门口候着的侍卫和伺候的宫人们。

    褚铎转了一圈,没找到白城的身影,不免有几分纳闷。

    正思想着,不经意的目光一扫,那断了的赤狐剑旁竟有一张狐皮。

    褚铎蓦然的瞪大了双眼,上前一步,怔怔的看着这张狐皮。

    狐皮鲜血淋淋,一看便知是刚刚剥下来的。他脑子里不由得想到前世那寒仓将赤狐活活剥皮之景,一时间僵在原地,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将这狐皮披在你身上,便可借皮还魂。”

    身后响起白城的声音,依旧是那样清冷淡淡。

    褚铎大骇失色,脸色一白,怔怔的望着他,许久才哑声开口,“这是……你的皮?”

    “自然是我的。”白城声音淡淡,语调轻描淡写,好似说的不是他的一样。

    褚铎再次怔住,心下一跳,脸色更是白了几分,又是半晌开口,问道,“可疼?”

    “废话!你试试活活剥皮可疼?”白城没好气道。

    “白城!”褚铎声音激动,似有几分哭腔,“为何?你为何要……”

    “没有为何,仅仅只是我白城素来不喜欠人的东西,尤其是命。”白城口气凉凉,他说着轻轻勾唇一笑,好似呢喃,“虽然剥了狐皮,可是却叫我误打误撞破了这结界,倒是不赖。”

    褚铎依旧怔怔的看着他,指尖轻颤,脚下生根,喉间似有棉絮,再一次良久才轻声开口,“没了狐皮,你可会……会死?”

    死?这个字眼叫白城失了笑,甚至笑出声来,看他一眼,指尖轻捻发丝,道,“你还真当我是几百年前那只柔柔弱弱的小狐狸?”

    说着哼一声,道,“这一次我白城是心甘情愿将这狐皮奉上,你我三世三生到如此,全部两清了。”略微停顿,提醒道,“黎明到来之前,你勿要将狐皮披在身上,否则等天亮了,你就真的是要去地府投胎去了。”

    褚铎猛然愣住,他没在意这话,只是在意“两清”二字,心下一沉,不由的问道,“所以,你要走?”

    白城看他,眼神淡淡,却未作答,只是用行动回复了他。

    望着眼前忽然消失不见的白城,褚铎猛然心生不舍,脱口而叫,“白城!”

    寂静无声,只有一阵风儿吹过,混杂着血腥味。

    静静愣住原地许久,褚铎才回过神来,缓缓看向那狐皮。

    天色将要亮了,褚铎看着那血染的狐皮,竟觉喉间哽咽。

    似一场酒醉后的梦,此刻醒了。

    “太后,皇上,皇上醒了!?”孙矩声音怔吓,更是惊喜,已然不是人腔。

    太后大震,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喜悦,大喜,大大的喜。

    黎明到来,雍华殿内一片喜悦,将先前的悲恸冲散。

    褚铎睁眼,哑着嗓子喊了声“母后”。

    太后应了声,便又放声大哭起来。

    褚铎转头看向窗外那跳出云层的太阳。三世三生,如今两清,心中再无一丝怨,也好。

    ——

    皇帝死而复生的事情传到了褚珩那里的时候,他有那么几分吃惊。

    正在啃鸡爪的白软一顿,当即忙撇清道,“阿珩,阿软什么都没做,阿软就是挠了他几下,谁叫他摸阿软来着。”他说着,可怜又委屈的望着褚珩,“跟阿软没干系的。”

    褚珩唇边浅笑,指尖戳戳他白净漂亮的脸,“他的生死跟我们无关。”

    白软点点脑袋,继续啃鸡爪。

    褚珩从盘子里那几串葡萄上摘了一颗来,剥开皮,送到白软嘴边,道,“别光吃肉,也是要吃点水果的。”

    白软张嘴吃了那葡萄,葡萄下肚,他砸砸嘴,软声道,“没有青莲山的葡萄好吃,也没有青莲山的甜。”

    褚珩,“……”青莲山的葡萄甜?

    这话叫褚珩不由得挑了一侧的眉毛,蓦然回想起当日他家小东西给他送葡萄吃,那酸的他浑身哆嗦的葡萄,到现在想来都不由得又浑身一哆嗦。

    白软又摘了颗葡萄放进嘴里,细细的品着,圆乎乎的眸子晶晶亮,一颗似乎品不出太大味道来,他就摘了好些颗塞嘴里,弄得两颊鼓起来,艰难的吃着,那双漂亮的杏眼眨也不眨的看着褚珩。

    “嘴里塞这么满做什么?”褚珩见他吃的略艰难,忍不住道。

    因嘴里塞的太满,白软没办法说话,只用自己的大尾巴扫了扫褚珩的脸颊。

    褚珩笑,拽住那尾巴,“你这尾巴如此蓬松好看,是不是因你是九尾狐,将九条尾巴聚在了一起?”

    白软看傻子似得看他,瞅了瞅自个的大尾巴,轻轻摇了摇,将嘴里的葡萄吃下肚,哼唧道,“阿软是一条尾巴的狐狸。”说完用肉窝窝的小胖手戳褚珩的下巴。

    褚珩没作声,轻握住那只作怪的小手,放在自己手心里,他看着面前的小胖狐,思考着,前世的事情白软忘了,如今白软既是妖也是仙,白软的父亲和那位徐世风大仙都说日后白软是要经历天劫,且是大天劫。到底有多大,他们也不止,作为父亲,白鹤轩对他的那一番说辞和请求是合情合理的,可徐世风和月老两位仙人又说了些哑谜似得话,真叫他一时之间参悟不透。

    褚珩心中暗暗地琢磨着,参悟不透的还有白软父亲他老人家的态度。

    “阿珩。”

    白软一声软绵绵的叫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低头看去,是白软甩着他的大尾巴,指了指几个剥好皮的葡萄,“喏,阿软给阿珩剥的,吃。”

    褚珩心尖冒甜,拿了一颗放进嘴里。

    “好吃吗?阿珩。”白软一副讨夸奖的小表情。

    褚珩点头,“非常好吃。”

    白软眯眼笑,下一刻哎哟一声,歪在褚珩怀里,嘴里嘟囔着,“可还是没有青莲山的好吃。”说到此看褚珩,小小声的问,“阿珩,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呀?阿软想家了,也想回青莲山看看了。”

    话正说着,一声“圣旨到”扰了他们俩。

    白软一听,尾巴和耳朵立时收起来,瞪圆了眼睛,伸长了脖子看那前来宣旨的太监。

    褚珩拉着白软的手站起来欲要跪地接旨,就听太监孙矩恭敬道,“靖王,皇上有旨,您不必跪地接旨,坐着即可。”

    听了这话,白软蹬了蹬腿,收回目光,拉着褚珩坐下,继续吃葡萄。

    当孙矩宣读完圣旨,白软立即道,“阿珩,坏皇帝都说了允你安全回封地,那我们现在就走。”

    小狐妖丝毫不顾忌皇上的人还没走,拉着褚珩,叫上在外面玩的小山雀就走,还不忘冲孙矩和尾随的宫人们道,“都别挡我们的道呀。”

    从京都回了封地比去时快了许多,回了府,白软就爬上了床睡大觉。

    原本睡得正想,白城喊他,让他立刻骨碌爬起来,坐直了身子,有些迷糊的看着床前白衣如仙的白城。

    “阿城。”他呆乎乎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