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吧,渣爹- 第五百二十二章反诗(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舞夜夭 书名:颤抖吧,渣爹
    ()“你在顾瑾书桌上见过,就能保证诗词是顾瑾所写?”

    隆庆帝郑重般询问,“没准是顾瑾从何处抄回来,仔细研读赏析的。”

    他虽然不是太重视写诗词的才子,但是对写出传世诗词的才子还是有意保护的。

    隆庆帝再宠顾湛,也不会准许顾湛栽赃污蔑方展,只要方展是诗词的原创。

    隆庆帝自己也爱诗词,时常有诗词传出去,引得不少人夸赞,隆庆帝知晓写出诗词的艰难。

    连他都得自己费力构思写出好诗词,旁人所用在诗词上所用心血更多。

    隆庆帝自诩是天才诗人,被皇帝这个身份耽搁了诗词才华。

    顾四爷沉默一瞬,松开抱着隆庆帝的大腿,郑重的叩首,“臣以脑袋保证,那首咏春是顾瑾所做!绝非方展所写。”

    “……上次臣带着顾瑾和瑶瑶他们去庄子上,顺势把顾瑾灌醉了,顾瑾酒醉后活泼豪放,兴致极高,臣便捉弄顾瑾,联合瑶瑶把顾瑾引到山林中去,咏春中的景色就是描写的那片林子,当日正好瑶瑶顽皮,臣就带着瑶瑶爬上树去,砸了顾瑾一脑袋花瓣。”

    “结果花瓣中有虫子,瑶瑶把虫子也撒到顾瑾头上去了,顾瑾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怕虫子,他……差点吓哭了。”

    “随后他在林子里追着瑶瑶打了很长时间,咏春中所写的顽皮少女就是瑶瑶。臣记得清清楚楚那日瑶瑶穿了一身碧绿的衣裙,诗中也提到过的。”

    隆庆帝:“……”

    还有这么当爹的?!

    顾瑶和顾瑾真是……太辛苦了。

    顾四爷眸子闪过一抹羞愧,手指再次扣着地砖,底气不足:“您知晓顾瑾的性子,内敛稳重,冷静自持,臣就没见他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弄得外人都说顾瑾似大哥,臣气不过,才去闹腾顾瑾。”

    隆庆帝:“……”

    “正是因为臣做了这事,顾瑾才在酒醉后写出和清醒冷静不同的豪迈诗词,既有小女儿般的轻快,又有少年人的意气风发。当时臣还没扶正李氏,顾瑾还是庶子,他也做过诗词,中规中矩,锋芒内敛,很少有这首诗词的灵气和意气。”

    “若不是诗中景色是臣亲眼所见,他追着瑶瑶打了半个时辰,瑶瑶的告饶,顾瑾的放纵都在诗中有所展现,臣也不信这首词是顾瑾写出来的。”

    隆庆帝提笔默写出这首诗词,经过顾四爷这么已解释,他也发觉诗词中蕴含的意气非是成年人能写出来的。

    每首诗词都有一定的意境,这首诗词同方展往日缠绵悱恻的婉约派风格有所不同。

    他以前只当是方展回忆起年少时同师妹……瞄了一眼顾湛,师妹不就是顾四爷的继室?

    就算这首诗是方展所做,方展也是个没良心的,当面甩顾湛耳光!

    不过仔细琢磨,诗词中对少女的描绘好似不沾男女之情。

    少女顽皮也不是汪氏的性子。

    “顾瑶……”

    “以前瑶瑶就是活泼骄纵的,她被黄灿打破头,差一点死了,养好病后,她一下子成熟懂事了许多,不过顽皮时也有,更多是关心顾瑾和臣了。”

    顾四爷赶忙解释了一通,以事实证明顾瑶捉弄顾瑾的事。

    在顾瑾的作业上偷偷画小乌龟。

    把顾瑾给她的字帖弄破。

    还曾经把顾瑾送她的诗词拿去垫了桌腿儿。

    隆庆帝听得嘴角微抽,“这些是不是你教给顾瑶的?”

    顾四爷脑袋摇晃得如同拨浪鼓,“没有,绝对没有,臣哪会做这样的事?!”

    “说实话!”

    “……”

    顾四爷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臣八岁以后就不玩这把戏了,不捉弄大哥了。”

    隆庆帝扶额苦笑,顾清这个兄长还真是辛苦呢。

    难怪传言顾四爷最疼顾瑶!

    还当顾湛宠爱庶女多过嫡女,事实是顾瑶同他臭味相投!

    八岁就不玩了?

    隆庆帝可是一点都不相信!

    “朕记得去年顾爱卿曾经上书请罪,他带回去的折子被笔墨污了。”

    隆庆帝盯着顾湛,“是不是你做的?”

    顾四爷眸子闪烁,嘿嘿,嘿嘿嘿的傻笑。

    “臣有时候被大哥教训得狠了,也会偷偷去书房……臣不是有意打翻砚台的,谁让大哥用完砚台不清洗干净?”

    “不过您说得奏折被污染一事,臣不记得了,许是不是臣做的,毕竟大哥总是把重要的折子封好后,才敢把臣关在书房里罚抄书的。”

    隆庆帝:“……”

    难怪顾清至今没有儿子,也没见他纳妾生子,他是被顾湛给折磨得不想再要儿子了吧。

    “陛下现在不是追究臣到底做了多少的糗事,每次大哥都教训臣的,臣发誓不再犯,虽然臣屡教不改,但臣被教训时,的确不想再犯的。”

    “就是有时候被大哥教训得狠了,臣忍不住拿大哥的宝贝书画出气。”

    顾四爷觉得自己很无辜单纯,都是长兄逼他的。

    “此时最重要是查清楚诗词的原作者到底是谁!还请陛下还顾瑾一个公道,臣不希望顾瑾就那么一次喝醉,被臣和瑶瑶联手算计捉弄写出来的诗词最后落到无耻抄袭之徒头上,给无耻之人扬名。”

    顾四爷再次砰砰砰磕头,另外两首诗词他是没见过的,也不信顾瑾能写出来。

    不过既然其中一首是抄袭的,那两首诗词意境更高,忧国忧民的传世之作肯定是方展不知从何处偷来的。

    没有一番历练写不出高尚情怀的诗词。

    顾四爷轻声道:“那两首诗词的气节更为出色,胸襟更为宽广,有主政天下之心,绝非连乡试都考不中的方展能写出来的。”

    隆庆帝眸子深沉,捏紧手中的毛笔,“主政天下?!”

    顾四爷明显感到后背一寒,小心翼翼解释:“啊,那气魄不是主政天下么?臣……臣感觉不到其中的深意,不懂意境,只觉得气势磅礴,有天下尽在手中的感觉。”

    砰!

    隆庆帝面容冷峻,一甩手将笔墨纸砚扫落在地,冷笑道:“很好,太好了,朕竟然还不如顾湛看得明白!”

    “来人,给朕传锦衣卫指挥使,朕倒要看看是不是有人窥伺朕的江山。”

    顾四爷懵逼了,他做了什么?</div>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