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罪之名- 第二十九章 智多近妖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厌笔川 书名:以罪之名
    武侠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打苏醒后,白中元便在想方设法的查探爆炸案的真相,一是想找回丢失的记忆,二是想弄清楚隐藏在背后的隐情↓个人出现在了爆炸案现场,唐磊和许菲都丢掉了性命,只有自己成为了幸存者。

    原本,白中元以为能存活下来是受到了命运女神的眷顾』而到了此时,完全可以解读出真实的答案了。

    一切,都是阴谋!

    首先,以目前掌握的情况来判断,泄密真凶依旧可能是当年参与卧底行动的人员之一∞论秦长天的清白度有多高,在没有绝对的确凿证据之下,他的嫌疑一点儿都不比别人小,万一是隐藏的好呢?

    其次,如果周然养父真的找到了证据,那么在初步排除掉曲国庆的嫌疑后,泄密真凶只能是白志峰。

    再次,封非凡不久前说过,当年老局长曾想把白中元抽入专案组,却被秦长天横加阻挠破坏掉了。

    最后,卧底行动的总指挥去世,许菲的接头人更换为了秦长天。

    结合上述这些信息,可以整合出一条完整的“犯罪”逻辑链条。

    (1)白志峰就是泄密真凶,秦长天是其“同伙”,根据是第二点。

    (2)在总指挥去世之后,只有秦长天和老弄道许菲的真实身份,也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在暗中调查什么。

    (3)方言曾经说过,唐磊是特大盗车案的团伙儿头目之一,警方布局半年才找到了将其拘捕的机会,最终被突发的爆炸案破坏掉了。后续调查的种种俭表明,爆炸案是裹挟于文物案之中的。

    (4)周然手中有着直接证据,许菲的家里发现了一枚属于苏浩的完整指纹,说明他去过现场。

    (5)许琳刚刚调来支队的时候,她提示过一段隐秘的信息,在爆炸案发的那天,白中元和唐磊几乎同时抵达了许菲的家里。换言之,将他们召集过去的人就是许菲,进而可以得出许菲与唐磊认识的结论。

    将上述五点做出串联,便可以窥见到整起事件的清晰脉络。

    为了破获特大盗车案,方言布局整整半年‰此同时,许菲也摸出了文物案的线索,没成想两起案件的关键人都是唐磊。

    盗车案是大案不假,可如果搁置到文物案面前是必须要做出让步的,于是便有了白中元和唐磊齐聚许菲家里的事情。

    那次的见面,也就是白中元手机语音信息中许菲所说的任务。

    因为对接人是秦长天,所以从策划到实施他一定是知情的,为了将暴露的风险扼杀在摇篮之中,将计就计做了谋算。

    既然是任务,那么事前必定会思虑周全,不可能会存在过大的潜在握,至少在许菲家中见面的时候不会。而唐磊既然赴约相见,那就说明他对许菲是信任的,更不可能制造出那起恶性事件。

    如此一来,是谁预先埋下了爆炸的种子呢?

    只有一个人具备作案动机和条件,苏浩!

    捋出上述的种种,几乎耗尽了白中元全部的气力,指甲深深陷入了手掌中,内心充斥满满的都是愤怒和悲痛∪其是想到独自存活下来的时候,那张苍白中透着些许狰狞的脸上写满了自嘲≈在他彻底弄清楚了,活下来与运气无关,真正的原因是身上流动的血液,那里面刻着白志峰的烙印。

    白志峰,顾念了那丝父子情分。

    自打解开心结之后,白中元曾经思索过与白志峰的关系,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不管文物泄密案的真相是什么,不管“父亲”是不是清白的,血脉相连的事实终归是无法改变的,时机成熟还是要尝试做出修复。

    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

    有些问题,是血脉都无法调和的。

    ……

    愤怒之下暴走的白中元下手很重,以至于老牛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揉揉腮帮子,轻轻坐到了对面。

    “气出完了吗,没有的话你可以再打我一顿。”

    “我怕打死你。”白中元回神。

    “你可以打死我,不过要在真相大白的那天。”老牛把茶水倒在手心,龇牙咧嘴的揉着肿胀的地方,“爆炸案发生之后我反复琢磨了很久,思来想去得出了一个结论,秦长天和白志峰没他妈一个好东西。”

    “你跟他们也差不多。”尽管依旧回忆不起与许菲相处的点点滴滴,可白中元心中还是愤慨难当。

    “你说是就是吧。”老啪息。

    “合作之初,你并不完全信任我吧?”白中元转移了话题,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纠结只会把关系弄得更糟。

    “没错,当时我不光有着戒心,还有疑心。”老糯快的承认,“爆炸发生时现场有三个人,唯独你活了下来。而且你的身份很敏感,跟白志峰血脉相连,很难说这当中有没有有待深究的隐情。”

    “可你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找我。”

    “是的,只能找你。”老牛继续道,“首先,我要确认你是不是真的失忆了;其次,我要观察你和白志峰之间的关系转变;再次,我要弄明白你对爆炸案的态度;最后,我还要搞清楚你对小菲的感情≡打你归队之后,我就在观察着你的一举一动,也在等待着与你真正摊牌的时机。”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早些时候说出真相,或许一切已经落下了帷幕?”

    “想过,但这种可能性太小∫不否认你的能力,而是的仇恨蒙蔽你的双眼,落入有心人编织的圈套中‖时这也是在保护你,我不消小菲的事情重演。”说完这番真挚的话后,老胖恢复了冷静,话锋一转继续道,“先不说秦长天和白志峰多么难对付,仅是你白中元我都放心不下。个中缘由不用再赘述了,唯一能告诉你的,是那起泄密案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即便是走到了今天这步,我依然要饿你,将那两人放置于整起案件中,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根据呢?”白中元已经抛掉了杂念,将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了案情上。

    “这个。”披天说着,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样东西,外面包裹着一块红布,无法窥见里面的真容。

    “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接过之后,白中元感觉到了不轻的分量,放到桌子上小心翼翼的打开,看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碎片¢片同样属于瓷器,不过与三足洗的相比要厚重的多,而且上面沾染着不少带有土腥气的杂质。

    “这是什么,从哪里弄来的?”

    “应该是属于那批文物的。”拿回去包好,老牛继续说道,“大年初一你不是问我在哪里吗,现在知道了吧?”

    “你去找这东西了?”

    “是的。”

    “具体位置是哪里?”

    “稍等。”说着,披天又掏出了一份有些破烂的地图,展开之后手指略过圈圈点点的地方,最后落了下来。

    “这是……”

    凑近之后,白中元仔细看了起来,连绵不绝的山脉之中,一座座村镇星罗棋布,如同夜幕中的繁星。老配指的地方做着清晰的标识,那座村庄不大,却占据了交通要道,进出深山都绕不开。

    彩云之南,硒鼓村。

    地图中标识的位置,不由得让白中元想到了青叶镇,于是便尝试找了起来,果然在几厘米之外有了发现。

    “你知道这里?”老判所察觉。

    “你继续说。”白中元默认。

    见此,老疟言道:“既然你知道青叶镇,就应该清楚那是当年文物回国出事的地方。包括青叶镇、硒鼓村在内,方圆数百里之内有着大批的葬墓群$些年有古董贩子在那里找到真东西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盗墓成风,文物损失极为惨重。等到当地政府重视起来时,所十物已经极其有限了。”

    “这跟当年的文物案有什么关系?”白中元捋不透这其中的关联,“就算是与关系,也应该是正向的才对◎为有着当地政府部门的重视,所以文物回国的事情会更加安全,没理由发生那件事情才对啊?”

    “本末倒置了。”

    “你是说先发生的文物丢失案,然后才有了盗墓成风的事情?”白中元皱眉,这样的话倒是说得通。

    “没错。”披天点头,眼带深意的问,“你觉得这其中有没有联系呢?”

    “联系,什么联系?”稍作沉思,白中元猛然一惊,“难道,后来盗墓四起的原因是回国文物的丢失?”

    “完全正确。”披天面色凝重,“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说文物案没有那么简单了吧,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

    白中元没有说话,而是思索起了当中的关系,如果老诺的是事实,那么整起事件的首尾是什么样的呢?

    文物回国后丢失,然后犯罪分子故意走漏出消息,暗地里大肆渲染墓葬群里面有着珍贵文物的事情※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尤其是在二三十年前,那里条件艰苦,人们生活困顿,必然会红了眼。

    如此一来,幕后真凶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首先,那批文物本身就是秘密回国的,借助全民盗墓事件进行洗白′次,所谓穷山恶水多刁民,尤其是在那个法律普及落后的年代,群众性事件必然会从宽处理,从而给予了犯罪沃土≠次,钻法不从众的漏洞,降低那批文物的犯罪性质☆后,出土的文物就像是一块块肥肉,肯定会招来大批嗜血的豺狼$此一来,也就解了大批文物无法出手的难题,一箭三雕着实时极为高明的手段。

    “你分析的结论很残酷,但这就是事实。”披天唉声叹气。

    “不不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批文物早该流失了才对,这与卧底行动岂不是冲突了?”白中元摇头。

    “一点儿都不冲突。”老疟指核心点,“卧底行动的目的是挖出当年掠夺文物、谋害人命的真凶,这与文物的流不流失没有直接关系≠说,你凭什么认为那批文物该流失,万一幕后真凶另有谋算呢?”

    “谋算什么?”

    “当然是钱。”披天解释道,“你不妨仔细想想,在盗墓成风的那段时间,贩卖文物的价值如何?”

    “明白了。”白中元甩甩头,混沌的脑子清醒了过来,“当时经济条件落后,加之暗地里流通的文物很多,自然是卖不上高价的。可如果等到那股浪潮渐渐冷却平息,再拿出的文物可就以稀为贵了。”

    “这正是幕后真凶狡诈的地方。”老啪息连连,“借助盗墓事件,给那批归国的文物改头换面,然后收藏起来伺机而动♀样一来就不是杀人越货的事儿了,而是与无数民众一样,性质演变为了盗墓。”

    “这一里一外,可是天地之别啊。”此时此刻,白中元真的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幕后真凶太能算计了,在利益最大化的同时又留下了一条足以鲍性命的退路,这等心思和智慧已经近乎于妖了。

    “唉……”

    披天叹息着摇头,又揉起了红肿的腮帮子。

    “不对。”就在这个时候,白中元察觉到了说不通的地方,“老牛,我记得那批文物在归国时做过登记造册的,同时还标注了编号⌒此作为证明,那就不可能做到改头换面,你说是不是?”

    “理是这个理,可你没有考虑当时的形势。”披天做着提醒。

    “你的意思是先不说那册子最终有没有濒下来,就单说那批文物也是不能摆到明面上来的,否则不仅会违背“老爷子”归还文物的初衷,还会将警方至于不利的局面中,甚至影响后续的卧底行动?”

    “这些不考虑行吗?”披天又叹气。

    “那幕后真凶,该不会连这些都算计到了吧?”

    “你觉得呢?”

    白中元没有说话,而是发起了呆,良久之后才回过神来:“关于你拿出的碎片,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有。”

    披天点头,凝视出声:“我隐隐有种感觉,那批丢失的文物没有在犯罪分子手里,他们也在找。”

    “什么?”这句话,惊得白中元直接站了起来:“老牛,这句话可不是能随便说的。”

    “我当然明白。”披天压低了声音,“我这不是信口胡言,而是有着切实根据。”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