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窃听系统- 327 打脸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叫天 书名:崇祯窃听系统
    与此同时,在旅顺的保定总督卢象升,也已经收到了有建虏军马到了的消息。

    毕竟金州的鞑子想要探听旅顺这边不容易,可明军这边想要瞭望金州的情况,只是远远观察的话,有军队过来的消息,是怎么样都不可能瞒得住的。

    卢象升同样召开军议,把这个情况做了通报。而后,他严肃地说道:“建虏先锋已至,相信其主力也已经离金州不远∫军能否在旅顺站住,接下来便是关键☆将务必用心,一起守住旅顺!”

    “谨遵总督军令!”大堂内众多将士一听,立刻一起出列抱拳大声回应道。

    从他们的回话中能听出来,他们信心很足。

    就见卢象升点了点头后,看向水师总兵芝龙问道:“皇上之前有过提醒,此战很可能会有朝鲜水师参战,你可有把握?”

    说实话,卢象升虽然文武双全,可航毕竟和陆地上的战事相差太多,因此,他虽然心中有数,可临战之前,还是要问一问水师总兵。

    芝龙一听,马上露出轻蔑一笑,不过马上醒悟过来,这是在总督大人面前,便连忙严肃了表情,抱拳回答道:“回总督大人,末将以前在闽地的时候,就曾和朝鲜、倭国都打过交道,就朝鲜水师来说,军中腐败之极,根本就不能称之为水师,只是其水师将领及朝中官员的私人船队而已々将估计,如今朝鲜水师的大小战船,一共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三百艘了°上尚可喜这叛将手中的三十来艘战船,其总数,差不多也和我军差不多。”

    说到这里,他提高了一点声音,用非吃信地语气继续说道:“末将敢用项上人头担保,一战便能让其全军覆没!”

    他从福建带过来的战船,如今已经全部就位,同样是三百来艘,加上之前的时候,已经见识过金州叛将的航水平,因此,他平时虽然很在意自己言行,可这一次,他就敢把话说满了。

    听到这个老油条都如此有把握的回答,卢象升很满意,点了点头看向李过道:“接下来,是你轮值。建虏必定会在其主力到达之前派出探马来刺探军情$果来者不多,就全歼了他们,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要是建虏探马过多,就放弃外围,缩回来便是□件只有一个,不能让建虏知道我军虚实,特别是水师情况,明白么?”

    李过一听,立刻大声抱拳回应道:“末将遵命!”

    他当然知道,这次战事的关键,其实不在陆地上,而是在合ˉ龙水师的实力,要是太早暴露的话,建虏就不会冒进了。

    此时,卢象升对于李过的能力,还是很相信的,听他答复了,便扫视过其他人,沉声说道:“此战,皇上非常关注,事先也多有交代,提供了不少建议$今,我大明上至皇上,下至众将士,万众一心。此战,本官就在这里与旅顺共存亡,与诸将共进退!此战,大明必胜!”

    “大明必胜!”堂下众将,都是士气满满,又再次齐声回应道。

    什么时候明军打仗的时候,会有皇帝的鼎力支持,又有总督一级的封疆大吏在前线坐镇?

    有这样的底气在,哪怕面对再厉害的敌人,又有何惧之有?

    没多久,卢象升站在城头上,看着李过领着手下出城,前去山林中埋伏,而后,回过头,不由得再次打量这座新型的旅顺城,心中不得不叹服℃不知道皇上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难不成,真是太祖托梦之后,成为了军事天才?

    可是,太祖当年,似乎也没有皇上如今这么渊博的知识吧?

    次日一早,不出卢象升所料,金州那边,果然又派了探马过来。李过得到禀告,立刻告诫手下,全员戒备,准备好了打一次苦战。

    然而,让李过没有想到的是,虽然明显看出来犯的鞑子探马中,有真正的鞑子在。可是,这些鞑子探马,依旧犯了之前鞑子探马犯过的错误,虽然谨慎,可对于明军的手段似乎还是不习惯,有点陌生。

    原先想着的苦战,压根就没有,看着鞑子留了不少尸体,仓皇退出山林,逃回金州去,李过是真纳闷了⊙道之前的那些假鞑子没有提醒这些真鞑子,什么地方要注意埋伏,明军有什么手段等等,这些难道就不告知?

    要知道,不管如何,金州的假鞑子和明军交手这么久,多少是熟悉彼此的手段了⌒些事情,再次来攻的话,那是可以避免的。可是,这次来犯的真鞑子,还是犯错了,付出的代价,往往是留下几具尸体!

    “该不会,金州那些假鞑子,心还是向着大明的?”李过忍不住自言自语道。

    这话一说出口,便立刻被他否定了℃要是这样,之前就不会屡次来犯了,那也是玩命的!如此一来,就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建州女真和那些假鞑子不和。

    还真别说,事实和李过猜测的也差不多了△要原因是豪格所领鞑子军队,所谓上行下效,豪格看不起尚可喜,他手下的那些建州女真,有何尝看得起这些投降过来的汉狗◎此,言语之间,就如同他们的主子对尚可喜一般傲慢,对假鞑子的探马,也很是鄙视。

    如此一来,这些假鞑子就算原本想要提醒这些鞑子探马的,也没有人再想着去提醒了。就存了心,看他们笑话,用事实来教训这些鞑子,回头放尊重点,你们也好不到那里去!

    于是,豪格在金州城头的箭楼里,就如同原本的尚可喜一般,都在等探马回报好消息⌒一点不同的是,尚可喜当初可是严肃地很,而豪格就要悠哉多了,显得信心很足。

    这让跟在他身边随时听令的尚可喜,心中很是有点不是滋味。不过没办法,在人家屋檐下,没法不低头≠者说了,他手下探马也确实无能,这么久了,连个基本战场军情都打探不出来。

    此时的他,还真相信,豪格派出的探马,肯定能抓个活口回来的。毕竟,那可是大清真正的精锐!

    于是,就在这样的心态之下,派出去的探马,比他们预料地还要提前回来。

    豪格等到的结果,和尚可喜所知道的情况,基本上没有区别:“主子,那些明军确实是明国秦兵,和上次关内交手的秦兵一个口音。”

    除此之外,其他事情,全然不知。

    豪格一听之下,当场抓了茶杯砸过去的。海口夸出去了,没想到竟然成了吹牛,这也太打他的脸了!

    在他这种心态之下,甚至在看到尚可喜面无表情的时候,他都觉得这个狗奴才肯定是在心中笑,怎么看就怎么不顺眼。

    于是,他有点恼羞成怒,立刻命令尚可喜道:“你立刻回去整军,明日一早,为我部先锋,攻打旅顺!”

    就算明军夜不收躲在树林中暗箭伤人,那又如何?既然刺探不来军情,那就直接用实力碾压过去好了。

    尚可喜一听,顿时一惊,连忙劝道:“殿下,不可啊!”

    “嗯?”豪格一听,顿时就不爽了,心中想着,这狗奴才果然在心中笑话自己,竟然连自己的军令都要反对了,于是,重哼一声后,恶狠狠地对尚可喜喝道,“怎么,你想违抗军令,该不会是觉得,本王不敢杀你这个智顺王?我大清军纪森严,你是想试试你的脖子有多硬了?”

    边上的班志富和许尔显听见,脸色顿时变了,连忙靠近尚可喜,一会真要动手的话,他们好像是要保护他们的主将。

    不过当事人,也就是尚可喜本人,却没有那么惊慌,只是低着头回答道:“殿下误会了,小人是觉得,如今贸然进攻的话,可能会吓跑旅顺的明军,如此一来,有违皇上本意 人是怕殿下这个做法,不能歼灭明军事小,关键是会让皇上对殿下有个做事鲁莽的印象∏样就不好了!”

    听到这话,豪格勉强忍住了要爆发的脾气′然他心中其实知道,自己在父皇的印象中,就已经有做事鲁莽的印象,可是,要是有可能,他也不想再提醒父皇,觉得自己这鲁莽的性子没有变。

    这也就是说,豪格其实不傻。就听他当即冷声喝道:“你手下不是还有三十多艘战船,比明军战船还多了一倍』要你截断明军合退路,那明军还怎么跑?”

    听到这话,尚可喜心中念头一闪,便又回答道:“殿下,合风云变幻莫测,小人只是比明军水师多十多艘战船而已,这不妥当◎一明军在这段期间又有新增战船怎么办?还有,万一海浪太大,风向变换等等,这些都是会影响水师战力,会抵消大清水师对明军水师的优势……”

    他就欺负豪格不懂航,开始滔滔不绝地描述航的不可靠性,反正就是说些豪格难以理解的事情,要让豪格知道,就只是目前水师战力的话,不方便出战—不然,真按豪格的意思去做了,万一出现问题,他是承受不起后果的×少他觉得,这智顺王恐怕就会没的。对此,他当然不愿意了。

    听着他在那叽里呱啦地说个没完,豪格不耐烦了,便厉声打断道:“难不成按照你所说,这旅顺就不打了?”

    “非也!”尚可喜一听,心中一喜,连忙回答道,“皇上已经限期朝鲜水师来援。据末将所指,朝鲜水师至少有两百来艘战船』要朝鲜水师一到,在小人的指挥之下,便能碾压过去 人敢用项上人头担保,到时候明军绝对没有合退路可逃了!”

    豪格听了,心中还是有点不愿意,因为再等下去的话,大清主力就到了。到时候,这次打下旅顺的功劳,就要分润出去了!

    可是,代善似乎知道豪格什么脾气,就在这个时候,派了信使赶到了,告诫豪格不得轻举妄动。

    豪格可以鄙视尚可喜这个智顺王,不把他当人看,就当是他家的一条狗,可是,面对老资格的代善,他得叫大伯的本次主帅,那是不敢再乱来的』如他本人刚才所说,满清在这个时候的军纪还是非诚厉的∧怕他是皇太极的儿子,真要犯了军法的,就是皇太极也不会放过他。

    也是因此如此,当初在关内的时候,眼看着要打下贾家庄,杀了卢象升的,他也不得不领了多尔衮的军令退兵。

    两天之后,满清主力便到了。浩浩荡荡地,几乎一眼望不到头。

    金州城内外,人喊马嘶的,一下变得热闹非凡起来。

    代善相对豪格来说,还是能克制自己喜好的。并没有让军队进城,把汉军赶出去←领着大军,就在城外扎营。

    不过,但他听到探马竟然无法探听到旅顺明军的基本军情,也还是怒了。

    这一次,他就没有什么顾忌,立刻派出了大量探马。毕竟他领着大军到来,旅顺那边的明军,肯定是获悉消息的。

    让豪格和尚可喜意外的是,这一次,竟然就没有发生探马之间的大规慕事,明军夜不收主动后退了。

    于是,满清探马终于第一次到达了旅顺城的附近,而后看到旅顺城时,不由得目瞪口呆◎为他们在以前的时候,压根就没见过这样的城池。

    于是,立刻画下草图,飞报金州。

    当代善看到这个旅顺城的草图时,也是非斥外∈遍军中,甚至连孔有德和耿仲明这些汉将,他也都问了,竟然都没人知道,为什么旅顺城会是这个鬼样子。

    对此,代善只能得到一个结论,就是明军来不及修筑完旅顺城,因此,不但城墙这么矮,还造出了这么一个丑八怪城池。

    不过另外一点,他还是很吃惊的◎为据探马回报,旅顺城内的旗号,是明国保定总督卢象升!

    “这一次,定不能放过那卢象升了!”豪格在意外之余,立刻大声嚷嚷地表态道。

    上一次,他就差点砍了卢象升脑袋,没想到如今,又有了这样的机会,他自然是不能放过了。

    就在他们说话间,外面又有人来报,说图尔格和朝鲜水师,一起到金州了。

    叫天说

    这一章,是补上周六的°一算,还有六个万赏加更,和一个推荐票加更△天要是不加班,就能还掉一更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