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金山梦 > 八十九 绝境

八十九 绝境

 热门推荐:
    这不对,怎么挺在停车场的几台警车都纷纷打开门,几个穿制服的警察哗哗地往车外跳:我操,还是没能把他们甩掉。。。

    坐以待毙还是逃,小陈选择了后者,能逃先逃吧,只要人自由了,办什么都好办。

    跨开大步往前跑,却不料前面的一个黑婆,忽然挥起哪厚厚的熊掌,迎面朝自己挥过来。

    “二脚踢。”小陈一跃,一脚踹在黑婆硕大的**上,另一脚就在她的脸上印了个鞋底印。还没有站稳,黑婆旁边的一个黑鬼已经从后面逝世逝世地给小陈一个熊抱,操!假如这样都能捉住我,岂不是没脸往见师父。反身就是一肘,这给个熊抱马上松绑,但同时小陈已经看到前后都有穿制服的警察,向自己围了过来,哪阴森森的枪口都对着自己。

    前无往路,后有追兵,投降吧?再怎么快,都快不过子弹,这警察又没有什么证据,大不了就是找大卫来保释自己吧。

    刚举起手,肚子上就重重地挨了一拳,疼得小陈不有自主地弯下了腰,“**你。。。”这粗口还没骂完,脸上又是火辣辣地一把掌,还没看清是谁,迎面就是一拳,这黑暗来临得片刻,小陈只感到这拳头,皮靴雨点般地打在自己的身上。

    这醒来时才创造自己趴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这腮帮子好疼,这鼻梁好疼,抽手摸摸,却创造全身都疼,还好,疼回疼,这牙没掉,鼻梁没断,至于这一身的疼痛,哪都是小意思,湿湿碎啦。这练咏春,先练排打,粗皮慥肉的,经得起打。

    站起来,瘸着瘸着往前移动了两步,一手捉住监仓的铁门,伸出手往,拿着外面锁上的大锁,往门上敲了几下。“噹噹”的钢铁的碰撞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回响。

    “干嘛?”这外面的警察没有什么好声气,从走廊的另一头探出头来,随便带来了一句布满烦躁的问话。

    接着走廊上方不是很刺眼的白炽灯灯光,小陈看到一个高瘦的警察想自己这里走过来,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怎么自己的命就这么衰啊,这白天抓自己的一个一个都是牛高马大的大汉,怎么不加些这种体型的在里面:“警官,我要见汤姆警司。”

    显然这瘦高的警察心情烦躁,大概是他的媳妇被别人睡了吧,开口就是一句:“**!我们汤姆局长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这么没礼貌的?这出口成脏啊!不过这在人屋檐下,没措施,忍着吧。“兄弟,我可以给我的律师打电话吗?我随身的背包呢?”

    黑人警察理都没理会小陈,转身走往,顺手“噹琅”一声把走廊头的另外一个铁门也给带上了。

    “我靠,没王法了。。。。”喊了一声的小陈也不再出声了,由于看着哪个警察地背影转过往消散后,这走廊一看到头,别说人影,就是鬼影也没有见到一个。省省气力吧。今天到底产生了什么事,怎么警察就对自己变成了全城大搜捕了呢?就是由于虾哥哪无意识地撞警察?但早上在赌场里见到的哪两个神秘人物,还有昨天在汽车旅馆的两个人,假如自己的断定没有错,哪警察对自己应当是全城搜捕了,看来真的是夜路走多了,现在终于碰到鬼了。但转念一想又不对,先不说这汤姆的承诺的可靠性,假如警察是证据确实地来抓自己,哪还能等自己一直到这个时刻,应当在赌场往的处所就安排警力,把自己堵逝世在赌场里了,还会让自己安安稳稳地睡一觉?想到这,这又让小陈感到了一点盼看,或许就是虾哥这无意识的一撞惹得祸,现在警察正在往取证,否则:不应当这一个下午的对自己不理不问的。。。?

    对了,虾哥,虾哥今天有点怪,本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今天怎么自把自为,做的事怪怪的,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他还好吗?

    这没有人管,四周是一片安静,坐在水泥台阶上的小陈把自己摸了个遍,创造除了这一件汗衫和一条牛仔裤外,自己变得连个钢蹦都没有落下的地步了,光着脚走了几步挪回往哪光凉的水泥床上,哇,这全身酸,就像一个好久没有锤炼,而忽然体育课考800米跑后的第二天,这除了肌肉,连负责黏连的肌腱,骨头都疼,并且这疼痛是由里向外,就像漫画里描写的气功,阵阵地从颅腔,腹腔的骨头上传来。还好,最少这感到,让小陈放下心来,最少内脏还没有受损,这皮外之苦,几天就好。

    身材是没事了,可现在又有什么措施出往呢?不管到底警察有没有控制自己贩毒的前科,只有出往了才干感到到安全,也才可以想措施躲起来,否则的话,一条砧板上的鱼,早晚会挨这一刀。

    这从仓门看过往的走廊空空荡荡的,除了不知哪个舱室的水龙头没有关紧,这滴滴答答的水声传遍走廊的每一个角落,透过哪个层层叠叠焊满了铁枝的透气窗,可以看到这乌云遮月的天空。

    不是不是保障人权吗?这曼老爹奋斗一辈子,被欧美捧为明星的老头,就义一辈子留给南非国民的,不久是这个人权吗?怎么轮到自己的时候,这人权就消散了?从上午到现在应当也差未几十个小时了,这警察把自己搜刮干净地关在这里,这算什么人权啊?这不闻不问的,这不管是大事小事,总应当有个人来问一下啊?自己总还是能想个措施找人里捞自己,哪现在哪?这群黑鬼,就这样把自己扔在这狭窄的监仓里,完事了。既不审,也不问的。这时候小陈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本书--《秦城监狱的回想》,这里面小陈记忆最尤深的是这么一句:这人已经让被遗忘和孤单给逼疯了,哪怕是被人揍一顿,也是一件快活的事。现在小陈开端有这种感到了。

    四处摸摸,四处敲敲,实实在在的建筑,没什么洞,没什么裂缝,想在墙上打个洞或在哪找个松动的处所,这就可以说是连们都没有。唯一的盼看就是那个透气窗,两只手捉住哪层层叠叠的铁枝,摇一摇,坚固如磐,想想也知道不用白费气力了,也是,这么个三米长,两米宽的单独监仓,明显就是一个单独的隔间,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的处所,哪只能阐明一件事情,就是警察很重视你,但为什么这十个小时过往了,还没有人来提审自己呢?要知道,这南非的法律也就容许你居留48小时,假如这48小时之内警方还是不能找到可以定罪的证据,哪警方后面的麻烦可就大了,这英国的法律本来就是周密规定,多如牛毛,但越是规整洁全,就越是漏洞百出,这抓人的公差做事,十有**都是提心吊胆,反而犯事的人却是心安理得,反正钱总能搞定一切。

    忍着疼痛,做了一个引体向上,终于创造自己是在一座楼房的高层之上,这大楼之下,房灯,街灯,车灯在这夜色茫茫的大地之上,就如星空中点点繁星,没有见到海港和远航的船上桅杆上的红色的灯,看来这警察局的屋子是朝西的一边,这新堡就在这个方向哟400公里处,这老郑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他不知道他坐牢时的心情跟自己是否一样,他也像自己一样畏惧,徘徊吗?自己畏惧什么?自己徘徊什么?自己做的事应当由自己来承担,拿钱数钱的时候自己怎么没有想到今天?这叫做恶有恶报。

    说到钱,又想起敏儿,这个女孩,自己答应帮她完成学业的,自己这么一进来,以后谁还能赞助她,她不会又重新往沦落风尘吧?实在想想自己也是自作多情,就像虾仔提示的,现在她落难了,或许感到我们这样的毒贩子还行,哪有一天人家出人头地了呢?算了,善缘也好,孽缘也罢。总之自己还算良心未灭,算是做了件好事吧,至于以后的日子,看老天爷吧。钱,有钱了,做什么都可以,就如穆萨,他这些年来,他卖出的毒品可能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他不还是活得好好的,还有雄哥,就算是虾仔,光头平这些人,活得也很潇洒,该赌就赌,该嫖就嫖,自己呢?这不赌不嫖的,落得的下场也不见得比他们好,对,想起虾仔了,自己失事,他应当知道吧,怎么到现在还没个反响呢?就算他知道自己英文不行,他也应当往找大卫啊,哪怕不是他直接往找,此刻也应当通过穆萨,找到大卫来捞自己了,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呢,难道是虾仔也被抓了,否则雄哥必定会行措施来捞自己的,哪雄哥呢,难道我跟虾仔蹲大牢他就不会想措施探听一下我们的着落?不是都说他挺关照手下的兄弟的吗?

    本站重要通知:请应用本站的免费小说,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浏览器!!

    </br>

    <r>2()</r></></div>